</br> 玻璃房顶本是精致华丽的代名词,因为有了具带血的女尸而变得诡异起来。
</br> 下一秒,玻璃顶棚竟然逐渐开始瓦解,由深到浅慢慢划开一条巨大的裂缝。
</br> “嘭!”的一声,玻璃碎了,女尸从上面掉下来,重重砸在地上。
</br> 赵子延紧紧搂着第五玥,一边防止她看到这种诡异的场面,一边在想幕后主使者应该就快要现身了。
</br> 究竟是谁?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br> 可就在这时,房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
</br> 赵子延保持着战斗态势,等待与敌人开战,可门外面的不是敌人,是陆涯之。
</br> “你还想躲到什么时候?快出来吧!”陆涯之冲着房间里面大喊。
</br> 赵子延有点诧异。
</br> 房间里面明明只有他和第五玥两个人,从他们进来到现在,难道说,一直还有别人?
</br> 听见陆涯之的声音,知道帮手又多了个,第五玥好像没刚才那么害怕了,把头往外探了一探,喊道:“陆涯之,怎么是你?”
</br> 陆涯之跨过尸体,看见躲在赵子延身后的第五玥:“你没事吧?刚才我在楼上看见一个人,追着他一路跑到这里,也就是在这个房间门口,消失了。”
</br> “消失了?”第五玥和赵子延几乎异口同声。
</br> 房间的门一直紧闭着,不可能有人进来,而且他们之前,还一直在做那种事。
</br> “你们闻到一种奇怪的味道了吗?”陆涯之吸了吸鼻子,仔细嗅着空气里的味道。
</br> 是女尸身上的味道?
</br> 第五玥捏捏鼻尖,转而问陆涯之:“看她的样子像才死不久,应该不会有尸臭味才对。”
</br> 陆涯之摇头:“不对,不是尸体身上的味道。”
</br> 赵子延好像突然明白过来:“是药品的味道!催情药!”
</br> 难怪刚才……
</br> “溶解在气体里的女性专属催情药,在和二氧化碳充分混合的一段时间过后,就是这种味道。这时sns的项目产品,怎么会在这里闻见?”
</br> 陆涯之也不明白。
</br> 而且,这到底和相思雨有什么关系?
</br> 就在这时,赵子延听见楼上有脚步声跑过的动静,急忙抬头喊了声:“谁!”
</br> 三人不约而同追了出去。
</br> 赵子延知道这样追下去的话,肯定会被对方逃跑,于是让陆涯之从电梯过去,在一楼堵着。
</br> 这时候,二人的默契才充分体现出来。
</br> 第五玥也想到了这点:“那我从楼梯这边去三楼!咱们一人一层楼堵住他,看他去哪里。”
</br> 那个神秘背影见陆涯之进了电梯,赵子延又在后面穷追不舍,一时无奈只得扭头上楼跑去,刚好碰到迎面而来的第五玥。
</br> 被第五玥撞个正着,赵子延又在后方,神秘人终于逃不掉了。
</br> “你是谁!”赵子延喊。
</br> 对方摘下面罩,引得第五玥和赵子延惊呼:“牟叔!”
</br> “是我爸派你来的吧?”第五玥好像明白过来:“包相思雨的人就是他,以另一种身份,是吗?”
</br> 牟震把头放低,哑着嗓子说了声是。
</br> 第五玥继续问:“他把相思雨做成杜美玲的样子,是为了怀念的杜美玲吗?”
</br> 牟震不敢答了。
</br> 第五玥却还在自言自语:“所以他爱我妈是假的,他一直再骗我妈。”
</br> 牟震小心翼翼地抬头:“老板不管怎么样,对小姐你都是真的,他一直以来都把你当亲生女儿,而且,你本来也是他唯一的女儿。”
</br> “我现在说的是我妈!”第五玥有点崩溃的喊道:“赵腾只是得不到杜美玲的爱,所以才碍于男人的好胜心选择了我妈,可我妈却傻傻的爱了他那么多年,赵腾这个骗子!”
</br> 牟震默认了第五玥的解释,只是给了一个眼神向赵子延,要他安慰一下第五玥。
</br> 没想到兜兜转转,人心却这般复杂。
</br> 几个前辈的爱恨纠缠,有的人直到死都没看明白。
</br> 第五玥冷笑一声,自叹,这真是噩梦边境啊。</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