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第五玥想过无数个和赵腾对峙的场面。
</br> 比如当着赵子延的面,质问他和相思雨的关系。比如拿着刀以死相逼,让前一辈的恩恩怨怨就此了结。再比如一把火烧了赵氏产业。
</br> 唯独没有想到的是,有一天,第五玥把赵腾写进新闻报道,以新闻的方式,和赵腾了结。
</br> 上午10点,芦城中心的文化艺术馆热闹非凡,从嘉宾区,媒体区,新闻区到经销商区早已座无虚席,甚至有些网红也专门跑过来,就为了见一眼赵腾。
</br> 准确来讲,是见证赵腾在新闻发布会上,就之前爆出来他与相思雨的关系该如何解释。
</br> 相思雨被警方带走,那天已经被判定为谋杀,赵腾是第一嫌疑人。
</br> 新闻总局把这次主持的机会全权交给了第五玥。
</br> 有人说,第五玥为了出业绩,已经不顾自己父亲的名誉。也有人说,第五玥是一个真正的记者,在大是大非面前毫不犹豫,是新闻第一人。
</br> 但第五玥对这些言论充耳不闻。
</br> 她站在前台中心的发言台前,扎着高马尾,衬着华伦天奴的银色拽地鱼尾礼服。显得既隆重又干练。
</br>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她:
</br> 看!那个就是赵腾的亲生女儿。现在在新闻总局做记者,听说这次事件就是她把赵腾揪出来的。
</br> 她可真狠啊,这种女人能干大事儿,这不是大义灭亲吗?
</br> 谁知道他是大义灭亲还是为了争夺财产什么的?豪门家族那些事,我们平凡人可想不了。
</br> 十点半,已经距离发布会约定的时间过了40分钟。
</br> 第五玥在场后给赵腾打了五六个电话,赵腾一直处于未接听的状态。其他工作人员也找不见赵腾。
</br> 早晨,赵腾是被警方带过来的,就坐在里屋,可是现在连同那个警察一起都不见了。
</br> 人群哗然。
</br> 有人又开始在底下叫喊:“赵腾那个资本家人呢,你们父女俩是不是一起上演了一出好戏,把我们观众当傻子玩儿呢?”
</br> 人群更加沸腾,各种议论声不绝于耳。
</br> “赵家就没有一个好东西。赵腾到底杀没杀人先来这么一出记者会是什么意思?我们可一点也不关心你们的家事。”
</br> “人家就是想给自己女儿一个崭露头角的机会,你就看看就行了,当什么真呢?”
</br> “还害得我白起这么大早…行了行了,那就都撤了吧。”
</br> 第五玥站在台上,柔声细语的回答:“我想给大家讲一个故事,你们愿意听吗?”
</br> 第五玥说完,不经意间与赵子延对上一眼,赵子延眼里的赞赏之色,几乎要溢了出来。
</br> “听!”喊出这个字的人是陆涯之。
</br> 接下来,台下坐的人也都人云亦云的跟着喊:“讲什么呀?快讲吧。”
</br> 说来也奇怪,明明刚才还沸腾的人群,突然随着陆涯之的开口字形安静下来。
</br>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第五玥。
</br> 第五玥这时站在话筒前,打开话筒开关,“讲这个故事前,我想先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觉得赵腾是一个好人还是坏人?”
</br> 底下的议论声开始:“当然是坏人了,资本家哪有好的?”
</br> “算是为芦城做了点贡献的企业家,他是好是坏,我们怎么会知道?”
</br>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们对赵腾是不是好人不感兴趣,只想知道他会不会被绳之以法。”
</br> 第五玥低着头,许久才微微抬起上眼皮:“对于我的母亲而言,赵腾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但对于另一个女人而言,赵腾可真是个痴情种啊。”
</br> 赵子延听这话觉得不太舒服,毕竟第五玥说的那个人是他的母亲。
</br> 不过也正因为是第五玥,赵子延预感到她接下来讲的事情,可能是他不能承受的。
</br> 赵腾被警方带走的这几天,第五玥也在家里闷了几天,这期间她一直都没出门,到底在做什么?
</br> 不可能就是为了今天的曝光吧?
</br> 赵子延心想,第五玥接下来要讲的那个故事,到底会是什么呢?</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