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事情结束之后,第五玥像被放空了气的皮球似的,一动不动的躺在沙发上。
</br> 赵子延也没好到哪儿去,他小心翼翼的用双手支在沙发上,生怕自己上半身的力气太大,压到第五玥。
</br> 方才做完后的疲惫,加之现在谨慎的状态,让一向很勇的赵子延不由得叹了口气。
</br> 第五玥伸出左手,几个指头轮换着抚了抚赵子延的头发,还是那么柔软,像从前一样。
</br> 她又感觉自己的脸颊上有冰冷的液体滑过,滴答滴答,很缓很慢。掠过她鼻尖的时候,还能闻到一股腥咸的味道。
</br> 是赵子延的汗水吗?
</br> 哈哈,这家伙…第五玥心想,还以为他有多厉害呢,不过也才一次就开始流汗了。
</br> 接着,第五玥缓缓的睁开双眼。
</br> 这一看不要紧,直接把第五玥吓了一跳!
</br> “啊!”第五玥惊呼一声。
</br> 赵子延被第五玥吓了一跳,也顺着她圆愣愣的眼神,扭头向上看去。
</br> 这时,他才发现,他们所在这间房间的顶部不是白色的墙面,而是一个透明玻璃。
</br> 非常透明的玻璃,可以直接看到上面。
</br> 目前所在的位置是别墅第二层,那么玻璃顶所通这间房间,应该是三楼某个房间的地板。
</br> 而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br> 可怕的是这上面竟然趴着一个女人,脸色煞白,披头散发地裸着上半身,只剩半个被撕破的吊带,还挂在肩膀上。
</br> 女人的旁边有一滩血迹,正顺着地板往下渗。
</br> 滴答滴答…
</br> 第五玥这才反应过来,刚才滴在她脸颊上的不是赵子延的汗水,而是这个女人的血液。
</br> 赵子延方才也被这恐怖的画面吓了一大跳,惊魂未定时,他深吸了一口气,慢慢让自己保持平静。
</br> 但随之而来的恐惧,再一次侵入他的大脑。
</br> “这个女人是谁?”第五玥断断续续的喘着气问。
</br> 赵子延一动不动的盯着那个女人的面相,过了许久,他才说:“应该就是相思雨。”
</br> “她是死了吗?”第五玥用颤抖的手,把脱去的衣服一件件穿起来。
</br> 她一刻也不想在抬头看,但理智告诉她,她此次来找相思雨的目的,也正在于此。
</br> 她就是为了寻求真相而来,她总要靠近真相,总要靠自己的双手和双眼,一步步揭开关于赵腾背后的面纱。
</br> 须臾过后,赵子延才把头放下来,坐在沙发上发呆。
</br> “怎么了?”第五玥没见过赵子延这样。
</br> 即便是上一次,赵子延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后,到他不是赵腾的亲生儿子后,第五玥虽然觉得那时的赵子延落魄,但至少不是像现在这样,跟被人吸食了魂魄一般。
</br> 第五玥既担心又害怕。
</br> 但同时,第五玥又在劝自己冷静,劝自己坚强。
</br> “赵子延,你在听我说话吗?”第五玥伸出右手,在赵子延面前晃了晃。
</br> 这时,赵子延又一个激灵反应过来,开口说话:“这个人是相思雨。”
</br> “我知道。”第五玥回答:“你刚才已经说过一遍了,所以,她是死了吗?我们得想办法出去,去我们所对应楼上的这间房。”
</br> 赵子延好像听见了,又好像没听见。
</br> 因为他点头,却完全没有回应第五玥的话,看样子好像在思考别的什么事。
</br> “赵子延?你到底怎么了?”
</br> 赵子延这才慢悠悠的说出口:“我觉得她长得很像一个人。”他指了指楼上那个脸色煞白的女人。
</br> “你说相思雨?”
</br> “嗯。”
</br> 第五玥这才慢慢回忆,她之前看过相思雨的照片,和现在楼上的这个女人面相并不相似。
</br> 但是应该不会看错。
</br> 因为相思雨的左耳是残缺的,这一点不会有错,所以即便面向上有少许的变化,也可能是她整了容,但人一定是相思雨,没错。
</br> “你觉得她长得像谁?”第五玥好像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
</br> 赵子延却反而觉得更为恐怖,“像我的妈妈,杜美玲。”</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