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她还不忘回头,对着殷殷伸出舌头做了一个鬼脸说:我现在就回去告诉祖祖听,你在凡间勾三搭四,挣不正经的钱,等着吃鞭子去吧你!说完念了几句咒语就消失不见了。
</br> 殷殷在原地气得直跺脚,回去的时候看见白宝灵已经舒服地窝在了祖祖的怀里撒娇。
</br> 她知道现在的形势对自己很不利,立马用尽全力地瞪着眼睛,没一会就落下两行清泪,她提着裙子哭天喊地地说:祖祖!宝灵在凡间假借学习之名私交凡人,我怎么说她也不听劝,还对我安上了各种罪名,我冤啊!
</br> 殷殷趴在祖祖的身边,捶胸顿足,好不凄惨。
</br> 好了。祖祖说着拍了拍白宝灵,白宝灵落了地,顿时变回原来的样子。
</br> 她得意地看着殷殷说:别装了殷殷,事情我都已经跟祖祖说了。
</br> 殷殷闻言撇了撇嘴,擦干了自己费劲挤出来的两滴眼泪。
</br> 宝灵喜欢,就让她学去吧。祖祖发话。
</br> 好吧。殷殷嘴上应着,心里却不太服气,觉得祖祖也太偏心了白宝灵一些,基本上对于白宝灵都是有求必应。
</br> 转而对祖祖哀求说:祖祖,那我那些钱?
</br> 祖祖看了殷殷一眼,缓缓地说:还是我那放着吧,你花钱大手大脚的,以后有什么跟我直接拿也是一样的。
</br> 殷殷顿时泄了气。去跟祖祖要的话,那每次都得跟她说明钱用在哪里,与其费心思去想借口,还不如再去挣一点来得快。
</br> 唉,也就是我一个人没人疼没人爱的了。殷殷无精打采地坐在了一边。
</br> 祖祖笑了,对她招着手说:你过来,我也疼疼你。
</br> 以前殷殷也老喜欢对祖祖和青萝撒娇,只不过大了以后没那么亲近了。
</br> 细想起来,大概是白宝灵到这里的时候开始,当时殷殷对这个小妹妹也很是喜欢,直到某一天突然发现大家都围着白宝灵转的时候,殷殷才知道姐姐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
</br> 意味着她不再是宝塔山的老幺,意味着她是个长辈,意味着她要比妹妹稳重。
</br> 跟妹妹打闹的时候,大家总是更偏向要让着妹妹,等她受了委屈想要像往常一样在祖祖腿上撒娇的时候,那个地方已经被别人霸占了。
</br> 想起这些事,殷殷难免总会有点难过,但她依旧大大咧咧地笑着嫌弃说:我才不去呢!我又不是小孩!
</br> 青萝正在摆饭,看见殷殷忸怩的样子,笑着说:这么大个人了,还在吃醋。她知道殷殷虽然表面上无所谓,但是内心其实敏感得很。
</br> 殷殷,你过来。祖祖笑着把殷殷招呼了过去,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精致的钿花盒子说:给你的。
</br> 殷殷接过来打开一看,居然是她想要很久的南海赤珠粉。
</br> 给我的吗!殷殷大叫起来。这南海赤珠粉用来抹脸最能养肤,每次只需一点,便能让皮肤细腻,白里透红,容光焕发。
</br> 而且这赤珠难得,有钱也买不到,在人界和妖界都是有市无价的存在。
</br> 原本是给你和青萝一人一半的,不过青萝说她不要,便都给你了。祖祖说。
</br> 白宝灵看了看,不满地说:那我的呢?
</br> 青萝笑着解释:你还小,用不着这么好的东西。
</br> 殷殷高兴得要跳起来,啥也顾不上了,敷衍地抱了一下青萝算是道谢便跑着上楼要去试试了。
</br> 去哪?要吃饭了。青萝叫住殷殷。
</br> 不吃了。殷殷丢下一句。
</br> 吃饭哪里有变美重要?
</br> --------------------
</br> 希望大家多多收藏评论投液~
</br> 大家的支持将会是我最大的动力↗
</br> 笔芯o↗
</br> 第27章 一个人回家
</br> 吃饭吃到一半,打扮得像是花孔雀的殷殷下了楼。
</br> 她穿的衣服料子是丝绸织金花的,头上那一支蝶飞牡丹的发簪是镂金缀红宝石的,即使是浑身上下金光夺目的打扮,也掩不住她脸上精致无暇的妆容,远看已觉是貌若西施,近看更觉是天仙下凡。
</br> 之前的殷殷也是美的,但是没有现在美得这么张扬。
</br> 赶紧过来吃饭。青萝习以为常地给殷殷摆着碗筷。
</br> 殷殷,你也太美了吧!白宝灵忍不住赞叹。
</br> 殷殷冷哼一声说:那是当然,我本来就天生丽质,用了赤珠粉以后更是锦上添花。说着便到了祖祖的身边像只开屏的孔雀那样展示着问:祖祖,我好看吗?
</br> 祖祖眯着老花眼说:好看。
</br> 那你以后有好东西记得还给我哦!殷殷得意地说。
</br> 白宝灵一听不愿意了,说:这次都给你了,下次就应该到我了。
</br> 抢什么?殷殷打扮是为了出去相亲的。青萝打趣说。
</br> 殷殷丝毫不慌,她自知自己的个性肯定是迁就不了别人,就算她们想要逼着她去相亲,她也会把事情搞黄,冷笑着说:这天底下配得上我的人都还没有出生呢!
</br> 几人听了都笑了,在说说笑笑中把饭吃完。
</br> 殷殷得了赤珠粉以后心情大好,也不计较白宝灵还要在秀才那读书了,吃完晚饭就不见了人影,估计又是去哪里炫耀去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