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第二天白宝灵看见殷殷彻夜未归犯了难。
</br> 变小孩模样是小事,让祖祖或者青萝挥挥手就成了,但是耗子精那边一直都是由殷殷联系的,也不知道殷殷有没有交代耗子精以后都去接送自己,毕竟总不能让一个几岁的小孩子自己去上学吧?
</br> 青萝不知道白宝灵的小脑瓜子是怎么想东西的,简单的事情总是往了复杂去想。她把自己连夜赶制好的新衣放在白宝灵的身上比划着说:这有什么难的?我送你去,就说我是你的姐姐就行了。
</br> 可是那狐狸秀才能看出我们的真身,这哪里说得过去?白宝灵嘟囔。
</br> 妈是耗子精,大女儿是藤精,小女儿是蛇妖,这一家子简直跟马戏团一样了!
</br> 妈能是后妈,姐就不能是后姐?青萝反问一句。
</br> 这好像也能说得过去?
</br> 这颜色就是好看。青萝忍不住赞叹自己的好品味。
</br> 白宝灵低头看了看,这衣服料子一摸就知道比往常的还要矜贵,而且颜色还是显眼的玫红色,一穿出去,保证回头率百分百。上次秀才就已经注意到她的吃穿不是一般人,她不想今天更加显眼招摇。
</br> 穿这衣服去学堂不太好吧?白宝灵犹豫着说。毕竟这也是青萝的一片心意。
</br> 会吗?青萝低声念了几句咒语,一挥手,白宝灵顿时变成了小孩子,身上的玫红缎子衣服衬得她整个人十足像是过年时画上的福娃娃。
</br> 青萝拉着白宝灵的手看了一圈,说:是显眼了一些,不过实在是好看,好歹穿这一次吧。她把白宝灵拉到跟前,伸手给她绑着头发,不一会,两个辫子小发包就缠好了,青萝又取来两个带穗子的白兔绒小球绑了上去,风一吹就动了起来,更显得人灵巧可爱。
</br> 天啊!我家宝灵真是太可爱了!青萝忍不住在白宝灵的脸上亲了一口,恨不得把她塞进自己的肚子再生出来。
</br> 青萝,我不是你的布娃娃!白宝灵提醒说。不知怎么的,她感觉青萝看她的眼神带着点不怀好意。
</br> 青萝拿起手帕擦了擦白宝灵的脸说:如果我生女儿,一定要生一个跟你一样可爱的。
</br> 白宝灵撇了撇嘴。心想:青萝真有这个心就好了,往日里她就是跟男人多说一句话她都嫌浪费时间,还说什么生孩子?
</br> 好了,好了,赶紧上学了。青萝把东西都收拾好,便牵着白宝灵的手去学堂了。
</br> 刚进门,秀才已经在那等着了。
</br> 先生!早上好。白宝灵挥挥手问好。
</br> 原本在看书的秀才抬起头,就看见一身红衣的白宝灵,眼睛亮了一下,笑着说:宝丫头今天穿上新衣服了?真好看。
</br> 先生好。一旁的青萝微微向前低头问好。
</br> 秀才这时候才注意到了青萝。只见她身穿淡青色的衣裙,脸上只画眉点唇,一举一动,大方得体,如清风拂过竹林一般。
</br> 您是?秀才赶紧回礼作揖。
</br> 白宝灵抢答:是我的姐姐!她看见秀才看青萝的眼神,不禁偷偷笑着。
</br> 先生,宝丫头性子比较调皮耍怪,劳烦先生多费心思了。青萝笑着说。
</br> 我才不是呢!白宝灵气鼓鼓地反驳。虽然她知道青萝说的是场面话。
</br> 秀才听着笑了,不敢看青萝的眼睛,赞许说:宝丫头活泼可爱,学习又很认真,不费心神。
</br> 青萝闻言摸了摸白宝灵的小脸,交代了几句便要走了,秀才亲自把人送出了门才退了回来。
</br> 白宝灵撑着头,带着笑意问秀才:先生,我姐姐长得好看吧?
</br> 秀才一笑,拿起课本轻轻碰了碰白宝灵的头顶说:我现在可要检查你昨晚的功课了。
</br> 白宝灵丝毫不怕,她还担心秀才不检查呢!连忙拿出自己昨天临摹好的字,像是什么宝物一样郑重地交到了秀才的手里,又翻着书说:昨天我还把后面的几个字也写了呢!
</br> 好!秀才翻开作业查看,发现她写得很认真,不含糊,并且越写越好。
</br> 秀才见状觉得可以加快白宝灵的教学速度,让她现在就开始学古诗词。他翻开书本,找到《春晓》这首诗,对白宝灵说:你看看这首古诗你会哪几个字,会的读出来,不会的先跳过。
</br> 白宝灵扫了一眼,发现挺多字她都是会的,便开口读了起来:《春》春眠不觉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她一口气读完,只有一个字不会读。
</br> 秀才很高兴,指着她不会的字说:这个字读晓,其他你都念得很对,你学过这首古诗吗?
</br> 白宝灵讪讪地笑了说:我在别的书上看过这几个字,问过别人怎么读,所以能读出来。
</br> 是什么书?秀才好奇。
</br> 白宝灵不敢再说。总不能告诉他这个连女子的眼睛都不敢看的先生,是在画本子上看到的,便随便糊弄了过去。
</br> 秀才第二首教的是《悯农》。因为生字比较多,他先读了起来:
</br>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