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白宝灵艰难地啃了两个,第三个实在是吃不下去了,她跳下椅子在秀才的桌面上放了一个,板着认真的小脸说:先生就帮我吃一个吧,我实在是吃不下了。
</br> 秀才看着肉包子,忍不住地分泌着口水,他也不记得自己上次吃肉是什么时候了,他抬头对白宝灵致谢说:那先生收下了。说着掏出一块手帕把包子认真地包好,放在了一旁。
</br> 先生,你怎么不吃啊?白宝灵好奇。
</br> 秀才不好意思地说:家中母亲也很久没有吃过包子了,打算拿回家跟她一起分甘同味。
</br> 原来是这样。白宝灵伸着小胖手往食盒里又掏出来一个,重复刚才的动作说:这是我请大娘吃的。
</br> 秀才顿时百感交集,心想:世间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女娃!
</br> 你家里人知道了怕是会责怪你。秀才担心。
</br> 毕竟肉包子在外面卖得三文钱一个,他一个月的教书费才收一百钱一个人。
</br> 又因为学堂里暂时没有别的学生,所以白宝灵家里给了三倍的价钱当做是秀才专门教白宝灵的费用,现在他还拿别人的包子,怕是不妥。
</br> 先生,没关系的,我爹爹常年在外,家中就后妈跟姐姐照顾我,平日里她们怕我吃不饱穿不暖,会给我做很多吃的,吃不完就丢了,也是浪费。白宝灵宽慰他说。
</br> 秀才还想说些什么。
</br> 白宝灵学着他刚才的样子说:我也要和先生还有大娘分甘同味!
</br> 秀才忍不住笑了,在这一刻,他教学的目的得到了最好的结果。
</br> 吃完午饭,白宝灵迫不及待要学习更多的知识,秀才说的她都认真听着,写字也更加专注起来。
</br> 秀才很是欣慰,难得一个几岁的小孩都还能这么认真地学习,比一些半途而废的大人好多了。
</br> 直到耗子精来接她的时候,白宝灵还感慨时间过得真快。今天她认识了很多生字,又练习了书法,心里很是满足。
</br> 秀才看时间不早了,让白宝灵早点回家,给她指了几个字让她回家以后可以练习临摹。
</br> 拜别了秀才,白宝灵高高兴兴地和耗子精出来了,殷殷一早就在不远处等着,耗子精见状把人交给她就溜走了。
</br> 怎么样?殷殷觉得白宝灵肯定有很多话要跟她吐槽,问:他这个人是不是古板又脾气差?
</br> 白宝灵不明所以,摇头说:不会啊!先生很耐心,也很好。
</br> 什么!殷殷不相信。他没有说你榆木脑袋,教啥也不会?也没说你没用心学习,就爱偷懒?
</br> 白宝灵瞪大了眼睛说:怎么可能!先生说我很认真学习,他很欣慰来着。
</br> 什么!殷殷气急了,认定秀才就是看人下菜碟,故意针对自己。
</br> 看来我还是太好心了些。殷殷不爽地说。随后又摆手:算了,我大人有大量,反正钱也给他了,以后各不相干。说着就牵起白宝灵的手要回家去。
</br> 白宝灵一听不乐意了:我明天还要来!
</br> 难道你还真打算在他那里学?殷殷觉得奇怪。明明昨天白宝灵还不情不愿的。
</br> 白宝灵理所当然地点头:当然啊!要学就要好好学,而且先生说我认真学习两三个月的话,看书写字基本上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了。
</br> 殷殷莫名感觉到被背叛说:你要学我们有的是钱请那些名师,他一个穷酸秀才能教你考状元么?
</br> 白宝灵很是失望地看了殷殷一眼说:有志者,事竟成。先生说他以后就是想考状元来着。
</br> 我呸!就他?殷殷冷笑着说。
</br> 白宝灵看着殷殷这幅瞧不起人的样子,摇头晃脑起来: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br> 虽然殷殷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但是可以猜得出来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br> 看着白宝灵不过是在秀才那上了一天的学,就敢在她的面前耀武扬威,再多几天的话,那还了得?
</br> 殷殷直接伸手捏住了白宝灵的脸蛋,申明:我们才是一边的!你怎么帮着别人说话?
</br> 白宝灵也不生气,一改常态地拍了拍殷殷的手说:我只认理,不认人。
</br> 很好。殷殷冷笑着说。没想到那秀才不愧是半只狐狸,一下子就把她的身边人给迷得五迷三道了,既然如此,我就不帮你变回去了,好让你能天天上学去,不过你这个样子,也甭想去见你的阿禾了。
</br> 白宝灵知道殷殷就爱拿捏她的软肋,挑了挑眉也不慌,说:好啊!你不帮我,我还能找青萝,要不就是祖祖,到时候我找她们帮忙的时候说的事可就不止一件咯。
</br> 哟~现在会顶嘴了?殷殷撸起袖子说:等你能见到她们再说。
</br> 说着一手提起了白宝灵,往她的屁股上狠狠招呼下去。
</br> 白宝灵只恨自己现在的小短腿跑不过她,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连忙求饶说:我错了,再也不敢了。
</br> 听到这句话,殷殷的脸色才好了点,把白宝灵放了下来,警告说:以后你还敢向着外人,你看我抬头看去,白宝灵已经跑远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