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吗?你为什么会选择放手?而不是直接杀了我?”
</br> 魏尔伦怔了一下,才道:
</br> “因为我想让你活下来。”
</br> 兰堂的睫毛垂下,表情悲哀,声音逐渐低下来,呜咽道:
</br> “保罗,这不公平,”
</br> 这场恋爱的所有选择权都在魏尔伦手中,他只能被动的接受选择。
</br> 都是因为他的异能太弱了,
</br> 兰堂下意识地想:
</br> 如果他的异能可以和魏尔伦一样强,甚至可以压制魏尔伦,他根本不需要为这种事情担忧。
</br> 即使魏尔伦想要离开他,他们撕破表面的伪装,他依旧可以打断魏尔伦的腿,让魏尔伦留在他身边,
</br> 让他的神明成为他笼中的金丝雀,只为了他而歌唱,无法看到任何人,余生只能依赖他一个人!
</br> 兰堂心中升起了蓬勃的野心,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只能隐藏在最深处,伪装出柔软无害的表面,引诱神明的落下:
</br> “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保罗,请不要离开我,与其让我孤独地度过一生,不如让我就此死去。”
</br> 杀了兰堂才是公平吗?
</br> 魏尔伦无法理解,但能感受到兰堂的痛苦,心软了一些,只能问道:
</br> “你想让我怎么做?兰堂。”
</br> 他因为爱上了兰堂而舍不得下手,但是,兰堂反而因为他的心慈手软感受到了痛苦,
</br> 这和兰堂所说的爱不一样,兰堂究竟想要的是什么?
</br> “我想让保罗爱我,永远停留在我身边。”
</br> 兰堂低声道:
</br> “如果保罗做不到,那就在离开我之前,杀了我吧。”
</br> “好,我答应你,”
</br> 魏尔伦目光迟疑,缓慢抬手搭在兰堂的后背,成为一个拥抱,道:
</br> “在我离开你之前,我会杀了你。”
</br> 如果离开需要杀掉兰堂,他可能永远都不会离开兰堂。
</br> “我相信你。”
</br> 兰堂闭了闭眼睛,后退几步,表情十分信任,内心却依旧不安,道:
</br> “今天晚上,保罗就告诉我你真正的秘密吧。”
</br> 兰堂无法确定魏尔伦所答应的承诺是否是谎言,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秘密才会让魏尔伦这么慎重。
</br> 但是,无论是什么秘密,他都不会选择逃避!
</br> “魏尔伦先生,”
</br> 芥川银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依附在攀爬网上,直到被魏尔伦拎着后领拎到小房间内,喝着茶水,看着兰堂离去的背影,疑惑问道:
</br> “你是和兰堂先生吵架了吗?”
</br> 芥川银敏锐地察觉到魏尔伦现在的心情与刚才她感受到的不一样。
</br> “没有,只是和兰堂产生了一些认知上的争执,虽然我依旧十分困惑,但是,我被他说服了。”
</br> 魏尔伦将芥川银放在地上,眼底有些困惑,很快掩盖下来,转移话题道:
</br> “小银的进步很快,也很有勇气,不久之后,就可以开始训练了。”
</br> 芥川银被转移了注意力,眼睛喜悦地看着魏尔伦:
</br> “太好了,魏尔伦先生。”
</br> 她终于可以学习技巧变得强大,可以拥有力量保护她想要保护的家人们了!
</br> 另一侧,兰堂在离开游乐区后,去寻找了中原中也。
</br> 虽然兰堂确定自己不会因为魏尔伦的秘密退缩,但是他还是想要提前做好准备。
</br> 兰堂知道中原中也是魏尔伦最宠爱的弟弟,平时魏尔伦也不会有什么秘密特意隐瞒中原中也,
</br> 说不定中原中也会知道兰堂和魏尔伦之间的秘密!
</br> “兄长和兰波之间的秘密?”
</br> 中原中也一脸茫然,察觉到兰堂糟糕的心情,摇摇头道:
</br> “我没有听兄长说过,我只知道兰波是兄长过去的同伴。”
</br> 他们是因为兰波吵架了吗?
</br> 难怪他感觉到兰堂现在的心情十分糟糕。
</br> 兰堂换了一张影片,按下了放映机的开关,电影屏幕上,黑白色的默剧突然出现,静静地上演。
</br> “那么,中也知道保罗会认为你是弟弟的真正原因吗?”
</br> 兰堂在中原中也身边坐下,眼睛看着电影,心思却不在电影屏幕上。
</br> 中原中也:“我当然知道。”
</br> “可以告诉我吗?”
</br> 兰堂目光凝重,低声道:
</br> “拜托了,中也,我真的很想知道真相。”
</br> 兰堂先生想要知道这些干什么?
</br> 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br> 中原中也一头雾水,但还是摇头道:
</br> “这需要兄长来决定。”
</br> 虽然中原中也对他们的身世没有那么看重,但是他的兄长十分看重他们的身世,中原中也认为自己不能擅作主张。
</br> “保罗已经决定把这个秘密告诉我,只是需要等到晚上,”
</br> 兰堂神色阴郁,低声道:
</br> “中也现在告诉我应该没有关系。”
</br> “当然有关系,”
</br> 他和兄长告诉兰堂先生的效果是不一样的!
</br> 中原中也莫名觉得房间内的气氛十分压抑,百思不得其解道:
</br> “既然兄长已经决定告诉了你,那兰堂先生为什么还要来找我?”
</br> 魏尔伦决定告诉兰堂先生是一件好事,为什么兰堂先生的心情却十分糟糕,看上去特别忧郁!
</br> “保罗说过,如果我对他的话语有一丝逃避的想法,他就会离开我。”</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