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兰堂叹气,向中原中也强调事情的严重性,道:
</br> “我以前遇到这样的事情时,保罗都是说要直接杀了我的。”
</br> “啊?”
</br> 中原中也摸不着头脑,困惑道:
</br> “那证明……兄长的脑回路变好了?”
</br> 遇到躲不开的矛盾终于不再选择互相残杀,而是用和平的方式解决问题。
</br> 兰堂脸色苍白,语气幽幽:
</br> “我宁愿他要杀了我。”
</br> 中原中也震惊道:
</br> “兄长选择离开而不是选择杀人,这对兰堂先生来说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br> “这对我来说,是一件糟糕的不能再糟糕的事情。”
</br> 兰堂将大衣裹紧,目光忧郁又失落,问道:
</br> “中也,你们的秘密十分恐怖吗?”
</br> “一点都不!”
</br> 中原中也因为兰堂的回答,大脑一片混乱,下意识道:
</br> “只是兄长十分看重而已。”
</br> 兰堂先生和他的兄长果然不愧是情侣,脑回路的不靠谱程度都不相上下!
</br> 中原中也想了想,又透露了一丝内容,道:
</br> “兰堂先生,既然兄长决定要告诉你他的秘密,那就证明,兄长要答应你的告白了!”
</br> “真的吗?”
</br> 兰堂精神一振,脸上恢复了一丝血色,问道:
</br> “中也,我知道你最了解保罗,但是,这真的是一个告白的好时机吗?”
</br> 明明他的保罗还在因为这件事想着要离开他!
</br> “当然,”
</br> 中原中也毫不迟疑地下保证道:
</br> “只要兰堂先生对兄长告白,兄长一定会答应!”
</br> 他的兄长本来就要答应了兰堂先生的告白,只是因为他的话才拖延了片刻时间,现在决定告诉兰堂,他们的身世一定经过了深思熟虑。
</br> “那就借你吉言了,”
</br> 兰堂的心情平复了一些,转而问道:
</br> “中也,保罗告诉过你,他的生日是什么时候吗?”
</br> 说不定,他还可以在保罗生日的时候向保罗正式告白!
</br> “兄长的生日是三月三十日。”
</br> “那就要等到明年了。”
</br> 兰堂熄灭了小心思,所有的注意力都移到了晚上:
</br> 希望今天晚上所有的一切都能顺利!
</br> 作者有话说:
</br> 感谢在2023-06-29 22:18:01~2023-06-30 15:46: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br>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cy 36瓶;云之初 10瓶;陌上花开 5瓶;就这样吧 3瓶;蓝桉、迦娜、莫过于此 2瓶;s 1瓶;
</br>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br> 第61章 捡到人的第六十一天
</br> “咚咚……”
</br> 电影房的房门被敲了两下, 紧接着传来被推开的声音。
</br> 是中也又回来了吗?
</br> 兰堂猜测,却提不起精神应付到来的人,只能装作自己在看电影。
</br> 屏幕上,只有黑白色的小丑站在公园旁, 手中拿着一捧气球, 动作焦急想要离开,却仿佛被无形的玻璃框在一片区域中, 拼尽全力也无法离开, 看上去滑稽又可笑。
</br> “兰堂, 你生气了吗?”
</br> 等到进入房间的人坐在他的身边,发出声音, 兰堂才恍然意识到是魏尔伦!
</br> “保罗,”
</br> 兰堂看向魏尔伦,轻声问道:
</br> “你怎么来了?”
</br> “我刚才问了中也,他说你在这里, 看上去很不开心。”
</br> 魏尔伦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 瞳孔隐隐透露出了担忧,道:
</br> “我是来向你道歉的, 兰堂, 我刚才的想法并不是真的想要离开你,只是因为爱上了你, 所以才无法对你下手。”
</br> 如果在以往,兰堂听到这些话, 一定会十分开心, 但现在, 兰堂的心被魏尔伦的秘密沉甸甸地坠着, 丝毫感受不到喜悦。
</br> 兰堂勉强露出一个微笑, 低声道:
</br> “如果保罗足够爱我,根本不会在意我会不会逃避。”
</br> 只会和他一样,即使明知对方想要逃避,也会强迫对方停留在他的身边。
</br> “但是,这样你会开心吗?我觉得不会。”
</br> 魏尔伦没有等到兰堂的回答,就自顾自地牵起兰堂的手,贴在他的脸上,问道:
</br> “兰堂,我的脸漂亮吗?”
</br> 兰堂看着魏尔伦的表情,感受到魏尔伦的主动亲近,心跳有些不受控制,道:
</br> “很漂亮。”
</br> “我的异能也十分强大,是世界上只有数十人的超越者的水平,”
</br> 魏尔伦的眼睛直直地看着兰堂,眼中没有存在一丝得意,而是蕴含着绝望的悲哀:
</br> “但是,兰堂,你不知道,我所拥有的一切都不是自然形成的,”
</br> 兰堂眼中满是茫然,一时没有理解魏尔伦的意思。
</br> “我的身体不过是一个被培养皿培养出的复制体,异能是人造的矛盾型特异点,”
</br> 魏尔伦握紧了兰堂的手,仔细观察着兰堂眼中的神色,缓慢又迷茫的声音:
</br> “你告诉我,你喜欢我的灵魂,但我本身并没有灵魂的存在,就连我的人格,也只是研究员随手打下来的一串字符。”
</br> 在他来到五年后的事故发生之前,他的身世带给他的绝望与痛苦,没有人理解,也不会有人理解。
</br> “不被上帝祝福,没有父母,出生于虚无的人生,就是我的秘密,兰堂。”</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