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万一兰堂讨厌他们的真实身份,影响他们地感情应该怎么办?
</br> 魏尔伦注意到芥川银后,几乎迫不及待地改口,拖延时间道:
</br> “我还有一个秘密没有告诉你,兰堂。”
</br> 秘密?
</br> 兰堂愣了一下,下意识问道:
</br> “是兰波和你的秘密?”
</br> 虽然魏尔伦没有第一时间给兰堂答复,但兰堂已经从魏尔伦的表情中看到了答案:
</br> 又是兰波!
</br> 明明已经成为了一个死人,还霸占着魏尔伦心底的一角不放!
</br> 兰堂垂下睫毛,遮挡眼中的冰冷,表面却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打击,表情泫然欲泣,声音颤抖地念了一句兰波的名字,道:
</br> “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再询问你这个问题了。”
</br> “兰堂,”
</br> 魏尔伦眼中升起心疼之色,
</br> 只是万万没想到,兰堂一直因为兰波的存在耿耿于怀,他眼中的小隐瞒,竟然给兰堂带来了这么大的心理伤害!
</br> 换位思考,如果兰堂也因为先认识了他的本体,而一直有隐瞒他的秘密,魏尔伦认为自己也无法忍受!
</br> 魏尔伦下定决心,抬起手,将兰堂的长卷发捋到他的耳后,安慰道:
</br> “不要伤心,我并非想要隐瞒你,只是这里不是一个好地方,小银还在这里。”
</br> 虽然魏尔伦看重芥川银,但是并不愿意把他的秘密被芥川银得知,哪怕只有一丝的可能性!
</br> 什么?
</br> 小银?
</br> 兰堂的表情顿时僵住了,猛地抬头看向攀爬网,意识到芥川银离地面的高度听不到地面的声音后,表情才放松下来:
</br> 刚才被兰波的存在冲昏了头脑,他已经忘记了芥川银的存在!
</br> 险些以为自己又要社死一次的羞耻感让兰堂的大脑都慢了几拍,呐呐道:
</br> “那、那保罗的意思是……”
</br> 因为芥川银在这里,所以魏尔伦才不准备把他的秘密告诉他。
</br> 也就是说——
</br> 兰堂的眼睛亮了起来,表情欣喜,问道:
</br> “保罗终于愿意把所有的秘密告诉我了吗?”
</br> 他们之间再也不会有因为兰波产生的秘密隔在中间!
</br> 太好了!
</br> 作者有话说:
</br> 感谢在2023-06-28 14:43:49~2023-06-29 22:18: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br>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炮竹碎 1个;
</br>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氐惆怅南朝事 30瓶;蓝桉 5瓶;戏影灵绝世 3瓶;迦娜 2瓶;dawn、w夜、风轻云淡、邪君君君君 1瓶;
</br>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br> 第60章 捡到人的第六十天
</br> “当然, ”
</br> 魏尔伦答应下来,脸上依然挂着微笑,眼底的神色却凝重下来,越到话尾, 语气越低, 道:
</br> “当我向你袒露内心的时候,如果我发现你有一丝的逃避想法, 我就会……”
</br> “杀了我。”
</br> 兰堂毫不犹豫的接话, 苍白的脸颊浮上了激动的红晕:
</br> “保罗, 我很期待这一刻。”
</br> “不,”
</br> 魏尔伦摇头,
</br> 如果是以往,他的确会因为兰堂的逃避想要杀了兰堂,但当魏尔伦想要和以往一样顺利地说出时,却惊愕地发现自己在迟疑。
</br> 魏尔伦缓缓地吐出一口气, 仿佛下定了决心, 停顿着道:
</br> “我不会杀了你,而是会选择离开你。”
</br> 既然兰堂无法接受他的身份, 这只能证明兰堂已经成为了一个完全的普通人, 应该过着普通的生活。
</br> “扑通——”
</br> 兰堂的心脏急促的跳动了一下,随即升起绵密的刺痛,
</br> 死亡没有让兰堂升起危机感,魏尔伦离开的宣言却让兰堂失去了安全感!
</br> “我不接受!”
</br> 兰堂的脸色重新恢复了苍白, 双手握住魏尔伦的手, 近乎一字一顿地道:
</br> “保罗, 你不是说过会让我永远待在你身边, 直到死亡才会我们分开。”
</br> 魏尔伦:“我没有说过。”
</br> “你说过!……是不是有人和你说什么了?”
</br> 兰堂真正开始觉得委屈了, 眼睛湿漉漉的,道:
</br> “你明明说过如果我转而爱上了其他人,你就会杀了我和那个人。”
</br> 这难道不是他的保罗对他隐晦的告白吗?
</br> 让他余生只爱保罗一个人,只有死亡才会让他们分开。
</br> 到底是谁在他的保罗面前胡说八道,才会让保罗怎么会升起这么恐怖的想法?
</br> “没有人和我说过什么,”
</br> 魏尔伦奇怪地否认了兰堂的话,表情平静,道:
</br> “因为这是我自己选择的放手,所以,我不会迁怒到你身上,兰堂。”
</br> “你可以迁怒到我身上,”
</br> 兰堂声音急促,又缓和下来,将魏尔伦的手抬起放到脸侧,目光哀伤,声音低哑道:
</br> “你不相信我,认为我会逃避,所以想要和我分手。”
</br> “我们还没有开始谈恋爱。”
</br> 魏尔伦皱起眉毛,将手抽离,声音发冷,道:
</br> “你为什么要纠结这个选择?我说过如果你想逃避,我才会这么做。”
</br> 难道兰堂对自己这么没有信心?
</br> “你已经想着要离开我了,”
</br> 兰堂声音加重了一些,又转而放轻了声音,向前一步,抱紧魏尔伦,哀哀道:</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