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陆涯之回去之后,低着脑袋,又在边看手机边吃饭
</br> 第五玥坐在他身旁,从侧面看过去,某个角度像极了陆裕。
</br> 毕竟是亲兄弟,还是有些像的。只是之前第五玥只觉得他们鼻子和眼睛像,陆裕走后,不知怎的,第五玥觉得陆涯之在说话行为上,也越来越像陆裕。
</br> 她把陆涯之带回的照片装进包里,若无其事地靠在沙发上发呆。
</br> 线索到这里又断了。
</br> 本以为相思雨会和赵腾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本以为找到赵腾杀人的证据,她就一定能为第五琪报仇雪恨,可什么都没有。
</br> 据打听,相思雨已经连续三年和照片里的那个男人在一起了。
</br> 那男人应该实力不小,给她在芦城郊外买了套别墅,平时出差的时候也都把相思雨带在身边,至于为什么不把相思雨娶进家门,估计也是碍于某种身份的缘故。
</br> 有钱人大多如此。
</br> 陆涯之看出她的心事,把橘子瓣上的白色经络摘干净,慢斯条理地拿过去递给第五玥:“总会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在此之前,我们得先好好活着不是?”
</br> 第五玥其实打心底里佩服陆涯之。
</br> 以前她年纪小,觉得陆涯之就是个大人渣,不干人事,是个实打实的畜生。
</br> 后来长大了,看人也更全面些,就也能在陆涯之身上找到些优点。
</br> 不多,但是有。比如他的屏蔽力超强。
</br> 陆涯之很少会在意别人怎么看他怎么说他,说他人渣也好,败类也罢,他就只顾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br> 今朝有酒今朝醉,大概是陆涯之的至理名言。
</br> 陆裕就不行。
</br> 陆裕像陆涯之这个年龄时,最在意的就是亲戚们对他的评价。
</br> 今天二舅姥姥说他是陆家最后一个争气的人,他便铆着劲的干,连续熬几个通宵学习。明天三姨夫说他不如陆家之前几个创始人,他便又不服气地拉项目,恨不得一个人当三个人用,晚上甚至还气得睡不着觉。
</br> 可陆涯之不是。
</br> 陆裕死后,也常有人拿陆涯之和陆裕比。
</br> 有人说:陆裕走以后,裕丰集团就算是完了。陆涯之远比不上他那个哥哥,陆氏就要栽在他手里头。
</br> 陆涯之对此不屑一顾。
</br> 他也是发自内心觉得,裕丰栽在他手里也没什么不好,至少世界上又死了个资本家,少了个吃人性命的狂徒股份公司。
</br> 也是第五玥这几年经历的太多,忽而变得不那么非黑即白。
</br> 有些人看着两袖清风,有些人看着热情好客,有些人浪荡一生无妻无子,但这统统不能代表什么。
</br> 所以她现在回头看陆涯之,也没觉得他有什么不好,只是觉得他年少时做的那些风流往事让人恶心。但他现在既然肯改邪归正,她也就不再计较什么。
</br> 反正也不是和他处对象。
</br> 她象征性地回复陆涯之:“今天花了多少钱?给我个数,回头我转给你。”
</br> 陆涯之没搭理她,把遥控器往沙发上一摔,靠近过来,一只手臂搂在她脖子后面,“怎么,觉得我现在没钱了?”
</br> “不是那个意思。”第五玥往旁边坐了坐,躲开他有意无意的搂抱。
</br> 陆涯之识趣地把手伸回来。
</br> 他对整个世界的屏蔽力都很强,唯独对第五玥不行。
</br> 第五玥眉头一皱,他就在想,是不是自己这个动作又让她感到厌烦了?是不是刚才说错什么话了?是不是哪里做的太高调了?
</br> 总之又是一顿复盘。</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