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陆涯之和第五玥两个人盘算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从相思雨这里下手。
</br> 一是第五玥从赵腾身边摸索了半天,除了相思雨,似乎也找不到再和他有联系的女人。
</br> 二是当第五玥决定去调查相思雨时,却神奇的发现相思雨神秘失踪了。而且就是不久前的事。
</br> 她和陆涯之决定从相思雨这边开始调查时,不过也就是几天前的事,对方竟然这么敏感,提前把相思雨藏起来了。
</br> 越是这样,第五玥便越觉得相似于身上有事挖掘。
</br> 陆涯之表示赞同,立刻派人找出了关于相思雨最后几天的动向。
</br> 果不其然,相思雨前天晚上时,还在那个神秘男子的别墅里。这不过才几天时间,人就不见了。
</br> 可疑的是周围几个监控也一点没有她的踪影。
</br> 报警吗?毕竟是一个大活人不见了。
</br> 可是如果报警,线索的主动权立刻又陷入到对方手中。又或许这本身就是对方下的套,警方那边不免有他们的人。
</br> 第五玥这几年成长了许多,做记者后,又见识到这些人玩弄的花花手段,比之前更谨慎小心。
</br> “一定是我们那天去走漏了风声,那边动作太快,明显也是有眼线安插在那里。”第五玥回忆道。
</br> 陆涯之想了想,把抽了半根的烟灭掉。
</br> “我明白你的意思,虽然我们上次有意伪装,但毕竟还是暴露了身份。这样看来,对方是知道我们去找相思雨的缘由,也就更加证明了,相思雨身上一定有和赵腾往来的线索。”
</br> 第五玥点点头。没想到陆涯之认真起来,确实还是那么回事儿。
</br> “可是他一个大活人,监控里也找不到她的影子,能去哪儿了呢?”
</br> 第五玥是绝不相信这世上有凭空消失的人。
</br> 她猜测道:“那个别墅那么大,相思雨有没有可能被囚禁在那里面?”
</br> “可是已经连续三天了,这期间也没有人给他送水和食物。”陆涯之忽然打了一个机灵:“不会已经遇害了吧?”
</br> “应该不会,相思雨既然这么重要,就不会让她那么容易死。”
</br> 说到这里,第五玥开始把相机和笔记本整理好,做出一副要出门的态势。
</br> 陆涯之有点好奇,“你这是要去哪里?”
</br> “相思雨住的别墅。”
</br> “可是我们没有钥匙怎么进去?更何况那地方现在已经是严加死守。”
</br> 本来,第五玥还对怎么进别墅发愁,现在陆涯之这么一说,她反而释然了。
</br> “我都忘了,这不是还有你吗?”第五玥把收拾好的东西放在沙发上,抬起腰板,冲陆涯之抬了抬下巴:“进这个别墅应该对你没有什么难度吧?”
</br> “我可没说要帮你啊。”陆涯之反倒是傲娇起来。
</br> 其实他肯定是要帮的,第五玥的事就是他的事。两个人对此都心照不宣。
</br> 只是这世界的光怪陆离啊,让暧昧的气氛一点点升腾,却往往都是无疾而终。
</br> 第五玥怕了这种暧昧。
</br> 她不想亏欠任何人。
</br> 从前对赵子延是,对陆裕是,现在对陆涯之也是。
</br> 想到这里,第五玥发现自己已经有很多时日没有见过赵子延了,就无意提起,问道陆涯之:“赵…赵子延,他最近在忙什么呢?”
</br> “唉,你呀,就别指望他能给你帮什么忙了。”陆涯之晃动了一下脑袋,故作不屑的说道,“sns现在交给了他,他满心满脑都是这个项目,还哪有心思光顾别的呀?”
</br> 第五玥说知道了。
</br> 她觉得这样挺好。这才是她认识的赵子延。
</br> “既然如此,那我就更只能依靠你了。”说到这里,第五玥拍了下陆涯之的肩膀:“走吧,出发吧。”
</br> :p○18red「red」</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