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意淫惯犯
</br> 赵腾嘴上说着随便他,但毕竟只有赵子延这一个儿子,怎么随便的起来。
</br> 赵子延前脚出了门,赵腾后脚就派人赶紧跟着他,生怕出了什么事。
</br> 都是当父母的,第五琪也能理解赵腾,只是闹了这么一出后,她对自己想要激怒赵子延的做法感到后悔,也没想到赵子延这个疯子,会大半夜的跑回国来闹事。
</br> 第五玥马上就高考了,她不希望出什么意外。
</br> 可偏偏怕什么来什么。
</br> 赵子延不在国外念书了,又搬回到那个别墅来。
</br> 胡闹!赵腾也对赵子延这个做法感到不满:你在和谁赌气?和我,还是和杜美玲?
</br> 杜美玲是赵子延亲妈,死了,原因未知。
</br> 现在赵腾手下的几个企业和家产,多半都来源于杜美玲,也就是杜家的。
</br> 其中最大的一个产业,美玲生物科技,是整个芦城乃至全省的知名企业,也是杜美玲生前的全部心血。
</br> 所以,对赵子延而言,他不能抛开这些不管,安安静静地去过风平浪静的日子。
</br> 他只能选择和赵腾争,和赵腾抢,争的抢的也都是本该属于他的东西。
</br> 他现在羽翼未丰,忍让不过也是在等时机。
</br> 杜氏产业变成赵氏企业,他虽然姓赵,但却说了不算。
</br> 赵子延双手叉腰仰头叹了口气,眨眼的瞬间释然了些许。
</br> 第五琪虽然是个婊子,但她这个年纪了估计也不会再生,比外面那些抢着给赵腾生孩子的女人好点。
</br> 只要不再生,就对他没威胁,分几个房子车子的不过就是掉点儿皮肉罢了。
</br> 这是赵子延唯一能安慰自己的理由。
</br> 这些他都能忍。
</br> 不过这回回国,也是他深思熟虑的结果。
</br> 鸠占鹊巢这种事他不想再遇见第二次,所以赵腾要想他不惹事,甘愿接纳第五琪母女,就必须也要有所退步。
</br> 赵子延把话题转回来,算是给彼此一个台阶下:其他先不说,你让她睡我的房间是几个意思?
</br> 赵腾也无奈,强行解释:这不是其他房间还没整理好,如果你要回来,那让她搬到其他房间就是了。
</br> 赵子延不说话。
</br> 再说了,你妹妹也没什么恶意的。
</br> 呵呵。赵子延冷笑:你上回也这么说,结果呢?
</br> 这回不一样。
</br> 怎么不一样?这回的还不如上回,第五琪那骚货就是个婊子。
</br> 赵腾回头看了眼外面,确定没人了才继续说:你别老是婊子婊子的,我警告你啊,别太过分!
</br> 其实赵腾也知道第五琪在外名声不好,不然也不会睡了这么多年才给她名分。
</br> 也不是第五琪能缠,是她的活真好,总能把住男人的命脉。赵腾就好这口,第五琪像他的药瘾,想戒却戒不掉。
</br> 第五玥遗传了第五琪的美貌,长得也是个天仙般的美人,从小到大就不缺男人追。
</br> 再大一点成了落落熟女,胸和屁股都像是精雕细琢出来的,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自然是男生们意淫的对象。
</br> 但意淫她的这些男生她都看不上,全是些用鸡巴思考的屌丝男,和他们说话还不如自己用手抠,更别提交往走心谈恋爱。
</br> 她想了想,如果哪天真要做,那对方最次也得是赵子延那种。
</br> 虽然她也说不上对赵子延是什么感情,可能最多也就是个性幻想对象,但赵子延毕竟长得帅。
</br> 他神经质也好,没礼貌也罢,甚至那里小点也无所谓,谁让他是赵子延呢。
</br> 想到这里,第五玥才意识到,内裤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湿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