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哥哥和妹妹
</br> 那之后的很多夜晚,第五玥总是梦见那个别墅,梦见别墅里的杂物间,梦见不由自主地神经触碰和羞涩期待,梦见赵子延。
</br> 梦里,他的手伸进她内裤,指头在阴唇上绕着绕着就捅进里面。也会幻想他俯视着看她,然后猛地一把把她头摁到自己肉棒上,然后任她揉弄低喘。
</br> 第五玥被梦境里真实的心跳惊醒,在幻象与现实间保守住自己难以启齿的忍耐。
</br> 低俗且下流,比第五琪更甚。
</br> 第五玥越想越兴奋,阴蒂交汇处酥麻地发烫,穴口不断向外涌着淫液,又多又暖。她手指无意识地伸进内裤,然后摩擦着阴唇附近的软肉。
</br> 那天,就是那天。
</br> 她妈妈和他爸爸在楼上做,他们在下面做,刺激又紧张。
</br> 这个场景在第五玥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上演,她不觉得腻,反而越发觉得真实。尤其是每天放学回到家,站在阳台看赵子延拉小提琴的时候,她甚至觉得他拉的曲子,都是性感且淫荡的。
</br> 那之后的某一天,赵子延突然不拉琴了。
</br> 第五玥觉得奇怪,不确定是不是赵子延发现了她在偷看,于是很侧面地向第五琪打听。
</br> 哦,你说子延啊?他出国上大学了。
</br> 第五玥愣了几秒,但迅速反应过来。
</br> 赵子延比她大一届,她今年都高三了,赵子延必然是上大学,只是没想到他是出国。
</br> 第五琪对赵家的事情本来也敏感,又听到女儿在问赵子延,就想多说两句。
</br> 走了好,走了咱们就能搬进去了。
</br> 搬进去?去哪?
</br> 第五琪把手机放下,转身再回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个红色的小本本,笑容不自觉地从嘴角溢出来,你看这是什么?
</br> 第五玥不用想也知道,那是结婚证,是第五琪盼了两年才盼到的。
</br> 这一年没少听她在家里抱怨,现在红本本到手,第五琪的心愿算是了了。
</br> 什么时候搬?第五玥问。
</br> 再过两个月吧,等天气暖和一点。
</br> 那要到下学期了,我就快高考了。
</br> 第五玥不知道,搬进赵家就是为了赶高考这个时间点。
</br> 那小兔崽子还不让他爸娶我,真是人小鬼大。第五琪说着,又换了个表情凑近第五玥:你想不想去国外上大学?
</br> 第五玥摇头,说她以后想当记者。
</br> 记者好啊!你想做什么都好,妈妈什么都支持。第五琪欣慰地摸她头发,末了又感慨:反正咱们有钱了,想干嘛干嘛。
</br> 搬家那天,赵腾派了十几个人手帮忙,却还一直对第五琪母女俩说抱歉,看得出他很宠第五琪。
</br> 第五琪仰着头就是不说话,赵腾就哆哆嗦嗦地站在一旁赔笑,一点看不出是芦城首富,
</br> 他说他怕儿子知道了惹麻烦,但麻烦还是来了。
</br> 那天是个深夜,第五琪母女搬进赵家的第二天,私人物品都到位了,就是房间还没来得及重新布置。
</br> 赵腾完全可以给第五玥找个客房睡,但第五琪偏偏咽不下这口气,非要女儿睡在赵子延的房间,以显示她在这个家里说一不二的地位。
</br> 赵腾拗不过她,想着赵子延还在国外,睡一晚上也没什么,就应了。
</br> 谁知那天晚上,赵子延就得到了消息,立刻买了机票回来。
</br> 等进家门已经是凌晨一点多。
</br> 管家出来帮他拎包时,还特意嘱咐了让他消消气。
</br> 其实赵子延知道他不在的这段时间家里发生了什么事,火气已经提前被他吞了几分,只是看见有个陌生女人躺在自己床上时,这股火气又再次被点了起来。
</br> 他毫不留情地把第五玥一把拽起,正要发疯时,赵腾和第五琪穿着睡袍闯了进来。
</br> 赵子延你干什么?第五琪见赵子延掐着女儿脖子,也不顾什么情分脸面了,扯着嗓子就喊:你赶紧松开!
</br> 赵腾在一旁打配合:是啊赵子延,你,你干什么你!
</br> 哟,爸,你这还买一送一啊?赵子延看向赵腾,眸里尽是敌意:你自己找个鸡,还送个小鸡崽扔我床上,不错不错。
</br> 赵腾急了:你给我闭嘴!
</br> 不过这鸡肉太脏太臭,我可咽不下去。赵子延说着把手松开,吐沫顺着喉结向下滑动到底,第五玥才得以喘了口气。
</br> 赵子延,你给我听清楚,以后这是你妈妈,这是你妹妹,给我注意点分寸。
</br> 赵子延看着赵腾,肉眼可见的胸腔憋着一股气,好像一张嘴就要把这里的人都吞掉似的。
</br> 第五琪被这股子气震慑住,站在赵腾身后不吭声,又急又无可奈何。
</br> 过了许久,赵子延才深吸了口气,眼眶红的像个发疯的狮子,好,好。妈妈,妹妹,行啊!
</br> 他哈哈大笑几声,又把目光对准第五玥,凑近她,小声说:那你等哥哥回头好好伺候你。</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