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婊子的女儿
</br> 第五玥出生的第二天,父母就办理了离婚手续。
</br> 原因也是比较奇葩。
</br> 玥妈第五琪姓第五,属稀有姓氏,就想撺掇着让女儿和自己姓,算是让稀少复姓的火种延续下去。可玥爸不同意,两人就这样草草离了婚。
</br> 后来第五玥还是姓了第五,样貌随妈美艳绝伦,才智随爸聪慧无比。生活富足,不愁吃穿,就是在缺少父爱的家庭中长大,第五琪总觉得欠第五玥。
</br> 第五玥十六岁那年,玥妈带她搬进了芦城最豪华的别墅区,里面住的人非富即贵,连狗都是名贵品种,保安都是本科学历及以上。
</br> 那时候的第五玥不懂,妈妈为什么非要费尽周折搬进这里。
</br> 后来她才知道,妈妈是为了近水楼台先得月,能够早一步嫁给赵腾,那个芦城首富。
</br> 那之后第五玥才知道,费尽周折买个别墅算什么,只要她们有了赵腾这个大靠山,再在这小区买十个别墅都不成问题。
</br> 也是玥妈有本事。
</br> 她们搬进小区的第二年,赵腾身边的女人就都没了,只剩玥妈一个。玥妈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去对面别墅的时间越来越多。
</br> 有一回,第五玥没找到第五琪,给她打了无数个电话也没接,就想试着去赵腾的别墅看看。结果刚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第五琪肆无忌惮的呻吟声。
</br> 那声音穿过落地窗直通鼓膜,惹得第五玥心里咯噔一下。
</br> 她好像知道他们在干嘛,又好像不确定,好奇心就这样驱使她从花园后面的那扇窗翻了进来。
</br> 第五玥循着声音往前走,心跳快得不像话,想要喘气却又不得不小心翼翼地忍住,掌心的薄汗冷了热热了冷,直到呻吟声停下。
</br> 她停住脚步,下意识察觉到自己内裤已经湿透了,黏腻的液体裹着外阴,让她动弹不得。
</br> 她大脑一片空白,像傻子一样站在原地发呆,突然有人从身后猛地抓住她后脖颈,像拎小鸡一样,一把将她拖入身后的一个杂物间内,另一只手又顺势捂住她的嘴巴,用脚把门踢上。
</br> 第五玥回不了头,只能闻见对方身上有一股甜甜的、清新的、像是香草又像是烟草的味道,总之就是很好闻。
</br> 她本来想反抗,结果下一秒就听见门外有动静。是一对成年男女的对话,对话的内容低俗下流,不堪入耳。
</br> 第五玥对那个女声太熟悉,不用猜就知道是第五琪。
</br> 她有点紧张,想挪动挪动双腿的位置,这时,耳边就突然传来一股热气:别动,别说话。
</br> 热气钻进耳蜗,烫的挠心。
</br> 第五玥安静下来,低头的那一瞬间,才发现对方的一只手不偏不倚地按在自己胸上。不疼,但被触碰到的神经迅速扩张,微微发麻。
</br> 神经反应过去,第五玥意识到她屁股好像顶到对方什么东西一样,很硌,感觉很奇怪,没办法形容。
</br> 芦城的夏天很热,主要是闷,没空调的地方不出几分钟就能热到人崩溃。
</br> 第五玥本就怕热,现在在心理和生理的双重作用下,已经是汗流浃背。
</br> 她能感觉到对方也是如此,只是在热浪的副作用下,对方身上的清香变成了奶油混着柚子的香气,让人欲罢不能。
</br> 对方听着门外的脚步声上了楼,这才缓缓松开捂住第五玥嘴的那只手,问:你是谁?
</br> 第五玥回头,看见一个五官雕刻分明的脸。
</br> 除了在电视里,第五玥还从没见过让她能愣住的男生,尤其是白皙的皮肤衬着不拘的眉眼,有几分说不出的性感。
</br> 男生抬胳膊,手腕处松松挽起的衬衣袖子半耷拉着,看什么呢?问你是谁?
</br> 第五玥低着头不说话,她不知道该怎么介绍自己。
</br> 男生用两根手指把她下巴抬起来:说话,你是谁?
</br> 第五玥。
</br> 男生听见了,但还是凑近又问了一遍:什么?再说一遍。
</br> 第五
</br> 噢,我知道了。第五玥名字还没念全,被对方打断:你是那婊子的女儿。
</br> 男生站起身,双手抄在裤袋里,俯视第五玥:婊子的女儿,那也是婊子。
</br> 这话说完,男生得意地笑笑,似乎是在等待第五玥发狂。毕竟这话挑衅的意味十足,任谁听了都会失去理智。
</br> 可偏偏第五玥没有。
</br> 她反应了几秒,将缓缓抬起的胳膊停在半空,在男生裤裆凸起的位置停住,然后伸手戳了戳。
</br> 男生愣住,周身的空气也随之凝固起来。
</br> 她晃晃脑袋,深吸了口气,嘴角微扯出的笑容好像在说:怎么才这么点儿。
</br> 男生没等到第五玥发狂,自己却先气不打一处来,微张的嘴巴说不出话,倒像有个灵魂临时上了身。
</br> 第五玥看着对方想怒不敢怒,想言不敢言的表情,满意地笑笑。
</br> 她太知道怎么扭转战局,怎么反败为胜,怎么让对方想撒的气统统憋回去,这么多年来,被人俯视辱骂已经不是
</br> 什么稀罕事,但想凭几句话就惹她发狂的人还不多见。
</br> 男生打开杂物间的门,做了个请的手势,赶紧滚。
</br> 第五玥不确定对方是不想看她还是不敢看她,总之是什么原因不重要,她也不在乎。
</br> 她站起身,走出杂物间的一刹那,楼上有个男人朝楼下喊:赵子延,上来一趟!
</br> 第五玥回身抬头看,既没看见那个说话的男人,也没看见第五琪,倒是对面的男生仰头应了一声。
</br> 知道了。男生说完,视线恰巧落在第五玥身上。
</br> 四目交错,算是默认了彼此的身份。
</br> 哦,原来他就是赵子延。</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