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兰堂的思维停滞了,愣怔地想:
</br> 这就是魏尔伦的秘密吗?
</br> 被人类制造出来的超越者,人造神明,超出想象却仿佛又在意料之中,
</br> 兰堂心中涌起了怜爱与疼惜,轻声问道:
</br> “保罗,你在自责吗?”
</br> “并没有,兰堂,我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美好,从小被灌输不是人类的思想,我所拥有的只有憎恨,”
</br> 魏尔伦闭了闭眼睛,再次睁开,眼中满是黑暗,那是出生是就背负在身上的原罪,心沉在看不见光亮,没有救赎的深谷,孤独到极致的绝望:
</br> “对制造我的人类的憎恨,对所有想要利用我的人类的憎恨,对欺骗我的人类的憎恨,以及”
</br> “对自己的憎恨。”
</br> 兰堂金绿色的眼睛与钴蓝色的眼睛对视,仿佛看到了魏尔伦的心底最深处,笃定的声音:
</br> “你在自我厌恶,保罗。”
</br> “不是自责,只是对自己的出生的迷茫与厌恶。”
</br> 魏尔伦移开目光,躲避兰堂的注视,低声道:
</br> “有时候,我会思索,为什么是我活了下来?我与其他的试验品又有何不同?”
</br> 兰堂郑重道:“保罗在我眼中是独一无二的。”
</br> 魏尔伦苦笑着摇了摇头:
</br> “你知道吗?兰堂,我以前的名字是“黑12号”,不是因为这个名字有特殊的含义,只是因为我是牧神的第十二个实验体。”
</br> 一模一样的外表,一模一样的异能,他在其中没有什么不同,也没有独一无二的特点。
</br> “不过,其他的实验体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死去了。”
</br> 有的是因为□□无法承受特异点的强度,有的是因为输入了人格式没有能成功欺骗过异能特异点……
</br> “最终,所有的实验体中,只有我一个人活了下来,成为了牧神的走狗,被命名为‘黑12号’。”
</br> 魏尔伦向兰堂吐露着自己的过去,心情竟然十分平静,道:
</br> “如果一定要我说我有独一无二的特点,那就是我足够幸运,但仔细想来,也没有什么不同。”
</br> 即使不是第十二个实验体活下来,是另一个实验体活下来,只要人格式不变,什么都不会改变。
</br> 世界上依旧会出现一个名为“保罗·魏尔伦”的异能谍报员,只是他以前的名字可能是“黑13号”、或者“黑11号”……
</br> “当时有不同,保罗,在我眼中你是独一无二的,”
</br> 兰堂双手捧着魏尔伦的脸,在魏尔伦的侧脸亲了一下,真挚道:
</br> “我所说的独一无二,不是指你的躯体、能力与你所纠结的一切,而是我们一起度过的经历与回忆,正是因为这些,我才爱上了你,也塑造出了一个独一无二的你。”
</br> 兰堂本想让魏尔伦不再纠结过去,但想到在遇到魏尔伦之前,
</br> 只是一个小小的失忆,他就对自己的过去耿耿于怀,更不要说能把失忆比得不值得一提的非人类身世了。
</br> 他没有资格说服魏尔伦。
</br> 兰堂清了清嗓子,认真地告白道:
</br> “保罗,无论你是不是人类,我依旧会喜欢你,爱你,想要和你一起度过余生,你愿意答应我的告白,成为我的恋人吗?”
</br> 因为他们的经历而爱上的他吗?
</br> 魏尔伦心中震动,好不容易缓平思绪,代入兰堂的告白思考,
</br> 这才发现自己他同样是因为这段经历才喜欢上兰堂,与兰堂的过去与身份无关。
</br> 这样想着,魏尔伦心中最后的隔阂的消失,缓缓露出一个微笑:
</br> “我愿意,兰堂,你在我眼中也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br> 即使现在出现一个和兰堂长得一模一样,思绪也所差无几的人,他喜欢的依旧是与他拥有共同经历的兰堂!
</br> “我爱你,兰堂。”
</br> “我也爱你,保罗。”
</br> 告白果然成功了!
</br> 兰堂压抑不住心中激动的情绪,主动倾身,在魏尔伦的眉间到唇边落下几个轻吻,最后,唇落在魏尔伦的唇上,向魏尔伦索求了一个湿漉漉的吻。
</br> 在你侬我侬的亲密之后,兰堂在稳住了心底不断翻滚冒出的喜悦气泡,语气有一丝泛酸地问道:
</br> “兰波为什么也知道这件事情?”
</br> 难道兰波曾经也和魏尔伦有过如此亲密的关系?
</br> “因为将我从实验室救出的人就是兰波。”
</br> 魏尔伦抬手抹去兰堂唇边的水痕,无奈道:
</br> “但是,我以前不喜欢兰波。”
</br> 原来是救命恩人。
</br> 兰堂心情平稳了,进一步询问魏尔伦的过去:
</br> “为什么?我记得你说过兰波是世界上最有可能理解你的存在。”
</br> 当时的他还担忧魏尔伦去法国后会一去不复返,所幸得到了兰波死亡的好消息。
</br> “那是因为当时我不知道弟弟的存在”和你的身份。
</br> 魏尔伦不自在地停顿了一下,将后半句咽下,对兰堂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道:
</br> “兰波只是最有可能理解我,但他始终没有理解我。我讨厌他的原因不是兰波不理解我,而是因为他一直在假装理解我的样子。”
</br> 兰堂缓慢眨了一下眼睛:
</br> “兰波……假装理解你?”
</br> 兰波拿了一盘好棋打得稀巴烂的原因竟然是这个吗?
</br> “他一直在告诉我‘我是人类’,但无论什么说辞都改变不了我不是人类的事实,”</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