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那个孩子变成老虎会失去意识,一头没有理智的老虎会造成多大的危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因此,只有同类才是那个孩子最终的归宿。”
</br> 院长眼底的神色开始动摇:
</br> 兰堂所说的话语句句属实,这是他一直在隐瞒,从未告诉外界的事情!
</br> 但是,一个欧洲人怎么可能会认为一个亚洲人是他的家人?
</br> 不过,如果七十八号的家人真的是这个欧洲人,他赶走这个欧洲人,岂不是会害了七十八号?
</br> “只有同类,才能教导那个孩子压制老虎,掌握属于他自己的能力。”
</br> 兰堂的话语不紧不慢,却在无形之中给人一种压迫感,理直气壮道:
</br> “所以,院长先生,请你现在就把我家的孩子交出来。”
</br> 作者有话说:
</br> 感谢在2023-06-24 16:29:45~2023-06-25 16:42: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br>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ros 1个;
</br>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晏悠冉 53瓶;160内八大小姐 12瓶;非黑ap;即白 6瓶;兰溪春尽碧泱泱 5瓶;迦娜 2瓶;z、xwx722049、过激中厨已就位、莫过于此、65169463 1瓶;
</br>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br> 第56章 捡到人的第五十六天
</br> 院长转身, 向孤儿院走去,将大门关上,阻隔里面孩子们的视线后,才看向兰堂, 冷声质问道:
</br>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七十八号是你的家人?”
</br> 只是阻碍了里面孩子们的视线, 外界空荡荡的只剩下两个人,周围被大片的土地与墙壁包围, 成为了一个私人的空间。
</br> “那个孩子的异能就算最好的证据。”
</br> 兰堂手中升起了浅金色的亚空间, 转眼间, 又被收起,化为了空气, 道:
</br> “带我去见那个孩子。”
</br> 院长的眼睛看着兰堂空荡荡的双手,沉默了片刻,才转身道:
</br> “跟我来。”
</br> 兰堂踏入了孤儿院中,发现里面的环境比外面还要破旧, 灰色的墙壁满是裂痕, 地面只有光秃秃的土地,不远处有一口打水的水井。
</br> 院长带着兰堂进入房屋, 顺着楼梯向下走去。
</br> 深入地下, 空气潮湿,温度骤降, 由于没有自然的光源,地下室显得漆黑又冰冷, 不是小孩子应该待的地方。
</br> 刚进入地下室, 兰堂隐隐能听到一个孩子低声哭泣的声音, 随着鞋跟敲击着地面的声音响起, 哭泣声也没了踪影。
</br> 在漆黑的环境中走了片刻, 兰堂才发现前面的身影停了下来,拉开了灯光。
</br> 刺眼的灯光一下子笼罩着走廊,兰堂这才发现,他身处的地下室不是宽阔的空间,而是被破旧的墙壁和被铁棍焊接而成的门分割而成的隔间。
</br> 在其中的一个隔间中,蜷缩着一个小小的身影,
</br> 七岁左右的年纪,白色的头发凌乱,身体被灰色的布料包裹,上面满是尘土的痕迹,趴在地面上,努力把自己蜷缩成为一团,因为恐惧而瑟瑟发抖。
</br> “七十八号,抬起头,你认识我身边的人吗?”
</br> 兰堂注意到,当院长的声音响起的那一瞬间,地面上的身影抖动得更厉害,战战兢兢地抬起头,脸上满是怯弱与慌乱,颤颤巍巍地摇了摇头。
</br> 这个孩子在恐惧院长!
</br> 为什么?
</br> 事情超乎兰堂的想象,
</br> 孤儿院的院长虽然选择庇护老虎,看上去却对老虎施加了暴行。
</br> 或许,锁在地下室的行为也是一种保护,但是,现在的老虎意识不到这个事实。
</br> “我要单独和他说几句话,”
</br> 兰堂看向院长,表情是符合逻辑的冰冷与愤怒,强调道:
</br> “这里是地下室,”
</br> 他无法带着这个孩子在不惊动院长的时候离开。
</br> 院长点头,没有打开隔间的栏杆,就向外走去,看模样是要守在地下室的门口。
</br> 在院长的背影消失后,兰堂抬手覆盖在门锁上,小小的亚空间从手中飞出,钻进锁芯,“咣当”一声,打开了囚禁这个孩子的房门。
</br> 在这个过程中,白发孩童脸上的恐慌越来越浓重,却不敢发出一丝声音,只能身体颤抖,无声地哭泣,凄惨又可怜。
</br> “可怜的孩子,”
</br> 兰堂首先打破了平静,蹲下身体,用随身携带的手帕,将孩童脸上的泪水擦干净:
</br> “你的名字是什么?”
</br> “中、中岛敦。”
</br> 兰堂:“敦,你有其他的兄弟姐妹吗?”
</br> 中岛敦瑟缩地摇头,
</br> 很好,满足了一个条件。
</br> 兰堂从口袋中拿出一把糖果,轻声问道:
</br> “敦,你能感受到你的门吗?”
</br> 不能感受到也无伤大碍,来到这里之前,兰堂还询问过中原中也,发现中原中也同样感受不到过自己的门。
</br> 中岛敦咽了咽口水,却不敢伸手,摇了摇头。
</br> 兰堂又问道:“老虎?”
</br> 中岛敦同样摇头,眼睛睁得大大的,里面倒映着兰堂的身影,里面满是恐慌,也透露出了茫然。
</br> 兰堂陷入了沉默:
</br> 是找错了人,还是中岛敦不知道自己的异能?
</br> 但是兰堂没有看出院长有撒谎的痕迹,老虎只会是这个孩子。
</br> 要不然,他等到亲眼看到老虎再次出现之后,再把老虎带走?</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