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魏尔伦表情有些遗憾,想了想,又道:
</br> “不过,即使无法代替,小银可以多要一个哥哥。”
</br> 中原中也还不知道魏尔伦的奇葩操作,正在焦头烂额地向兰堂解释他对魏尔伦说过的话语。
</br> 他只是随口一说,真的没有因为同类身份指责魏尔伦的意思!
</br> 这和血脉相连的两个人互相指责对方,他们是因为血缘的关系才会互相照顾一样可笑!
</br> 中原中也解释了半天,兰堂才勉强相信中原中也没有因为这件事和魏尔伦产生隔阂,不放心地叮嘱道:
</br> “如果保罗做错了什么,一定要记得告诉我,保罗只是处事方法不太妥当,对你的初衷一直是好的。”
</br> “我知道,”
</br> 中原中也将装满食材的盘子端起,放到兰堂手边,道:
</br> “兄长只是阅历不够,才会好心办坏事。”
</br> 兰堂赞同道:“的确,保罗对人情世故很懵懂。”
</br> “这已经不是懵懂了,简直像是脑回路不对。”
</br> 中原中也吐槽道:
</br> “以前看起来很靠谱,现在发现兄长简直像是一个不省心的弟弟!”
</br> “即使如此,保罗依旧不会乐意听到这些话。”
</br> 兰堂弯唇笑了笑,想到了不远处的老虎,提前给中原中也打预防针,问道:
</br> “中也,想要一个弟弟或者妹妹吗?”
</br> “哈?”
</br> 中原中也有些茫然:
</br> “兰堂先生在说小银他们吗?他们不是已经成为了我们的家人了?”
</br> 兰堂:“不,我指的是你们的同类。”
</br> 兰堂先生已经知道他们的身世了?
</br> 中原中也下意识地想,又觉得不可能,想了想,道:
</br> “我还好,兄长一定想要更多的弟弟妹妹。”
</br> 中原中也知道,魏尔伦一直对同类的存在十分向往,他倒是没有那么执着。
</br> 如果兰堂先生能带回来一个,他的兄长一定会高兴坏的!
</br> 看来中原中也不排斥有更多的弟弟妹妹。
</br> 兰堂放下心,没有答话,将最后的一道菜装到盘子上,熄灭了燃气:
</br> “可以开饭了。”
</br> 第二天,兰堂以港口黑手党有突发任务的借口,顺利地得到了一个人的单独相处空间,按照文章中的标志地址,一路找了过去,打算先探探底。
</br> 最后,兰堂在一家孤儿院旁停下,观察着痕迹:
</br> 孤儿院的建筑有多次翻新的痕迹,但是孩子们的衣着简陋,不符合普通孤儿院的财政状况,
</br> 孤儿院旁边的土地播种着农作物和蔬菜,
</br> 农作物已经全部收割,土地播下了新的种子,但有的地方的土地却坑坑洼洼,仿佛被什么东西刨过,上面画蛇添足般,踩满了幼儿的脚印。
</br> 蔬菜的生长速度却极其不规律,有的已经生长到了腰间,中间的一块却是新冒出来的嫩苗。
</br> 兰堂彻底放下心:
</br> 看来那个文章说的是真的。
</br> “你是什么人?来到这里干什么?”
</br> 一道严厉的声音突然在兰堂的身后响起。
</br> 兰堂向后看去,发现孤儿院的门已经被打开了,
</br> 一个锅盖头的男人走了过来,驱赶兰堂,语气十分严肃,脸上没有表情,看上去只是一个普通人。
</br> 在他的背后,从门缝中,可以看到许多的孩子在里面活动,衣服破旧,却不瘦弱,氛围十分死寂,缺少孩子们应有的活力,里面也没有其他的大人。
</br> 这个男人就是老虎?
</br> 兰堂升起这个猜测,但很快就对此进行了否认。
</br> 如果监管孤儿院的院长是老虎,这么多的孩子不可能会乖乖的待在这里,只会惶惶不安,想办法逃跑。
</br> 所以,老虎只会是里面的孩子之一。
</br> 兰堂的大脑快速运转,思考着要如何应付这个院长。
</br> 先欺骗院长离开这里,之后偷偷溜进去,趁机把老虎偷出来吗?
</br> 太麻烦了,
</br> 这个男人是老虎的庇护者,保护一个有异能力的小孩子,不是一个坏人。
</br> 老虎不见了,一定会十分担忧,不会善罢甘休,如果登上报纸寻找老虎,那就糟糕了。
</br> 即使他可以隐瞒下来,但是,如果在未来,老虎知道这件事,一定会破坏家庭的和谐。
</br> 兰堂脑中想了许多,现实只过了一瞬,脸上同样没有露出任何表情,漆黑的长卷发垂落,目光阴郁,整个人看上去冰冷又危险。
</br> “我自然是来找老虎的。”
</br> 兰堂没有给院长反应的时间,反客为主,倒打一耙,道:
</br> “那个孩子是我的家人,请你把他交出来。”
</br> 院长震惊住了,顿了一秒,目光严厉地审视着兰堂,才道:
</br> “我这里没有老虎。”
</br> “是吗?”
</br> 兰堂选择了与院长对峙,停顿了两秒,才似乎想到了什么,缓和了语气,道:
</br> “我认识你,一直以来多亏你照顾那个孩子了,你不愿意告诉我那个孩子的消息,我也可以理解。”
</br> “你不必给我说这些,”
</br> 院长打断了兰堂的话,声音十分抗拒,强硬道:
</br> “我这里没有老虎,你找错地方了。”
</br> “但是,那个孩子不能在普通人中长大,”
</br> 兰堂依旧站在原地,面色没有改变,自顾自地继续道:</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