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猫过必撸、炮竹碎 1个;
</br>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迦娜 2瓶;风轻云淡、猫猫贝、咸蘑菇、深埋雪中 1瓶;
</br>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br> 第35章 捡到人的第三十五天
</br> 这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吻, 而是魏尔伦对他产生情/欲的象征!
</br> 虽然兰堂想过,他帮助魏尔伦解除与弟弟之间的矛盾后,他们之间的关系会更近一步,
</br> 但兰堂没有想到, 魏尔伦会想吻他!
</br> 在兰堂的预想中, 这是魏尔伦答应了他的告白之后才可以做的事情!
</br> 措不及防的狂喜与有些忐忑的期待几乎要把兰堂的心脏撑爆,兰堂抿了抿唇, 半坐起身体, 抬起脸, 将腼腆的情绪表现得更加明显:
</br> “当然。”
</br> 既然是意外之意,那就没有往外推的道理!
</br> 两个人的恋爱, 在一方的羞涩表现得十分明显的时候,另一方通常会因为觉得掌握了事情的主动权,而变得冷静。
</br> 魏尔伦双手捧在兰堂的脸侧,目光仔细观察着兰堂的每一寸表情, 看着兰堂的表情从不掩期待的喜悦, 逐渐变为有些失落的沮丧:
</br> “如……”果感到后悔就算了吧。
</br> 魏尔伦的恶趣味得到了满足,低头, 在兰堂的唇角落下一吻:
</br> “我已经开始爱你了, 兰堂。”
</br> 魏尔伦埋在心底的爱情种子经过兰堂的细心照料,已经破壳而出。
</br> 发现萌芽的幼苗时, 魏尔伦没有对未知感情的反感恐惧,也没有想要压抑感情的不安, 而是出乎意料的平静。
</br> “如果在未来, 你敢收回你对我的爱, 我就杀了你。”
</br> 房间内的空气粘稠,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十分接近, 都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打在脸上的触感,暧昧又亲昵。
</br> 但等了片刻,兰堂都没有等到魏尔伦的吻,可能是魏尔伦感到后悔了。
</br> 但是没关系,魏尔伦有接吻的想法就已经是很大的进步!
</br> 虽然这样想着,兰堂却有些沮丧,刚准备开口给魏尔伦一个台阶下,魏尔伦就突然接近,唇角感受到了稍纵即逝的柔软触感。
</br> 不是法式深吻,而是一个纯情又温柔,如同蝴蝶落在花朵上,轻飘飘的吻。
</br> 兰堂的心脏却剧烈跳动起来,一惊一喜之间,大脑都有些晕晕乎乎。
</br> “我爱你,保罗。”
</br> 兰堂听到魏尔伦的警告,喜悦的情绪依旧没有半点消散,道:
</br> “我对你的爱永远不会改变,只会随着时间越来越多,如果真的有那一天,即使你杀了我,我也不会有怨言。”
</br> “这样就最好不过了。”
</br> 魏尔伦放下心,放手,正准备后退,拉开距离,却发现自己的腰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兰堂搂住了。
</br> 兰堂的身体前倾,与魏尔伦之间的距离变得密不透风,成为了一个亲密的拥抱,环抱着魏尔伦,发泄着心中近乎痉挛的情绪,声音急促又喜悦:
</br> “我很高兴,保罗,我真的很高兴,计划成功,弟弟将会出现在我们的世界里。”
</br> 感谢那个孩子的出现,让魏尔伦快速脱离了失去兰波的悲伤,也为他提供了很多机会,一切都走上了正轨,顺利到不可思议。
</br> “我也很高兴,”
</br> 魏尔伦原本抬起,想要推开兰堂的手,重新放下,继续分享好消息:
</br> “弟弟已经承认我是他的兄长了!”
</br> “那就太好了。”
</br> 进度比兰堂想象中的还要快。
</br> 兰堂有些惊讶,但爱屋及乌,声音喜悦,祝福道:
</br> “看来保罗很快就能把弟弟带回家。”
</br> 兰堂没有没有见过中原中也,只听到过魏尔伦给他分享的中原中也的情报,简单推算出中原中也的性格。
</br> 以这个孩子在擂钵街流浪了四年,成为同伴们的领头羊的经历,性格十分坚强,应该不会很黏人。
</br> 兰堂期待地想道:
</br> 即使把这个孩子带回了家,他和保罗的二人世界,依旧不会受到太大的打扰!
</br> “弟弟现在还不愿意和我回来,”
</br> 魏尔伦听出了兰堂的期待,心情越发愉快:
</br> “但是我也觉得再过不久,弟弟就会改变想法!”
</br> 即使兰堂不知道弟弟也是他们的同类,也会快速喜欢上弟弟,这应该就是同类之间特有的羁绊!
</br> “咚!咚!”
</br> 房间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打破了房内的氛围,修理工上门了!
</br> 客厅安装上了新窗户,变得密不透风,
</br> 兰堂起床,梳洗完毕,打开房门,走进客厅后,因为上升的温度,松了一口气。
</br> 不过……
</br> 兰堂将脖子上的围巾松开了一些,
</br> 自从魏尔伦回到他身边,开始主动接近他之后,他似乎已经不会如往常一样畏冷了。
</br> 这在兰堂看来,是一个好的转变。
</br> 如果有朝一日,他和魏尔伦的关系达到一定程度,住在同一个房间,不同的感觉温度就会成为最大的问题。
</br> 魏尔伦已经做好了早餐,看着报纸,坐在餐桌旁等着兰堂,
</br> 待着横滨,魏尔伦不用担忧自己被利用,也不用担心被觊觎力量,更不用听到其他人的闲言碎语。
</br> 什么都可以不想,什么都可以不做,只用和弟弟拉近感情,安心享受兰堂给他的爱,等待着幼苗生长为参天大树。</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