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也因为如此,魏尔伦竟然感受到了一丝的……无聊。
</br> 今天他已经见过了弟弟,下一次见面需要等到明天,兰堂的爱虽然吸引他,但是,总不能每日都待在家中无所事事。
</br> 所以,他需要找一件事情来做,不是为了赚取钱财,而是需要打发无聊的多余时间。
</br> 魏尔伦询问道:“你有什么建议吗?兰堂。”
</br> “保罗,的确有一件事情需要你来做,”
</br> 兰堂似乎想到了什么,表情认真:
</br> “如果把弟弟带回家,我们需要给弟弟准备一个房间……或许,不止一个。”
</br> 还有他将会带回来的其他孩子。
</br> 原本,带回魏尔伦的同类在兰堂的脑中只是一个可做可不做的想法,
</br> 但是,经历了今天早上的事情,兰堂不过是帮助魏尔伦和中原中也解除误会,魏尔伦就对他好感大增——
</br> 如果他带回了魏尔伦的同类,魏尔伦很可能会直接答应他的告白!
</br> 兰堂决定尽快实现这个想法。
</br> “的确,”
</br> 魏尔伦点头,想到了其他方面,兴致勃勃道:
</br> “小孩子的话,除了卧室,还需要给他准备玩具房,电影房……小孩子都喜欢的房间,装修时需要精挑细选。”
</br> 不过,
</br> 魏尔伦抬头,看向二楼,
</br> 问题也来了,这个房子没有足够的空房间。
</br> 兰堂也随着一起看去,和魏尔伦有同样的想法:
</br> “空房间太少了。”
</br> 但是,搬家的话,兰堂又不想搬家,这个房子是他和魏尔伦相遇的开始,充满了他与魏尔伦的回忆。
</br> 兰堂思索了片刻,才道:
</br> “我和房东联系一下,询问他可不可以把隔壁的房子同样租给我。”
</br> 和他们这座房子联在一起,目前没有人居住,两个房子之间只用了一道围栏分隔。
</br> “如果房东同意的话,可以把楼梯处把墙壁打破,这样一来,两个房子就彻底连在一起,成为一个房子了。”
</br> 两座住宅之间共用了一面墙壁,原本只是为了节省成本的做法,现在方便了他们。
</br> 兰堂越想越觉得是一个好主意:
</br> 带回来的孩子都住在那个房子里,可以互相照应,这样一来,他和魏尔伦的住处,就不会受到太多的打扰。
</br> “租房子有些麻烦,兰堂。”
</br> 魏尔伦同样觉得是一个不错的主意,直接道:
</br> “你问房东,他愿不愿意把两座房子都卖给我?”
</br> 战争距离结束才过了一年,横滨又成为了一个租界,黑手党聚集,秩序混乱,
</br> 不想横死在黑手党战斗中,能跑的普通人几乎都跑到了其他城市,愿意来到这个城市发展的人也看不上小小的住宅。
</br> 因此,在兰堂联系了房东,说出这个想法之后,
</br> 房东几乎迫不及待地答应了下来,愿意将两座房子连同下面的地皮一起以一个合适的价格卖给魏尔伦!
</br> 经过半个小时的细节讨论,魏尔伦将全款金额打到了房东说的账户中,丝毫不担心自己被骗。
</br> 毕竟,如果这是一场诈骗,魏尔伦失去的只是金钱,房东失去的是他的命。
</br> “我需要办什么手续?”
</br> 魏尔伦记得买房很麻烦。
</br> “什么都不用做,只用等到房东邮寄过来的文件,并在签字,这两座房子就是你的了。”
</br> 兰堂看了看聊天记录中房东热情到仿佛担心他们下一秒就会更改主意的态度,摇摇头,笑道:
</br> “现在可以去挑选房间的装饰风格了,保罗。”
</br> “既然是给弟弟准备的房间,自然要用弟弟喜欢的风格,”
</br> 魏尔伦已经有了想法:
</br> “明天,我就去询问弟弟喜欢的风格。”
</br> 兰堂点头,提醒道:
</br> “的确是一个好主意,不过,保罗,你需要委婉一点,这个孩子暂时不想离开同伴,你不能引起他的警惕。”
</br> 魏尔伦若有所思。
</br> 第二天,魏尔伦再次去找中原中也的时候,带着礼物,又带了一本关于装修风格的彩页书籍,向中原中也寻求帮助:
</br> “我在横滨买了一个房子,现在正要装修,我选择不出合适的风格,弟弟,你帮我选一下吧。”
</br> 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一座高塔上的突出的一块,位置很小,两个人只能挤在一起,失去平衡,就会掉落地面。
</br> 两个人的脸上都没有恐惧,反而习以为常,在这个地方,向下俯视,可以看到完整的擂钵街,不会其他人打扰,十分安静。
</br> 这里是中原中也心情不好时的秘密基地,现在,中原中也把魏尔伦带了过来。
</br> 中原中也盘腿坐在魏尔伦身边,点头,接过书籍,翻开,看着上面的彩色的装修图片,问道:
</br> “你……我们是哪个国家的人?你的名字是什么?”
</br> 昨天早上太过震惊,等中原中也反应过来后,他发现自己不仅连魏尔伦的名字都没有问,同样也不知道魏尔伦住在哪里。
</br> 不过,他们既然是兄弟,名字和国籍应该差不多。
</br> “我是法国人,不久前得到了自由,你和我一样。”
</br> 同样是自由的。
</br> 魏尔伦坐在水泥块上,修长的腿交迭,落在虚空,身体有些散漫地微微倾斜,姿态从容,目光柔和地看着他身边的中原中也,回忆道:</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