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魏尔伦摇头:“这不一样,兰堂。”
</br> 回到特殊战力总局,他活跃的地方将会是法国的上流社会与国家层面的任务。
</br> 现在回到横滨,是因为他得到了自由,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br> 兰堂平静道:“意义是一样的,保罗。难道因为你眼中的世界很大,所以,就要否定这个孩子眼中的小世界吗?”
</br> 魏尔伦站在原地,将唇抿成一条直线,目光挣扎,脑子乱糟糟的一片,一会儿想到了兰波,一会儿想到了牧神,最后是兰堂在听到他打晕了弟弟时震惊的表情。
</br> 过了片刻,魏尔伦才重新回到榻榻米处坐下,看着昏睡的中原中也,低声道:
</br> “道完歉之后,我要怎么做?”
</br> 这就是默认他原本的计划的意思了。
</br> 兰堂目光放松了一些:
</br> 他的保罗果然很善良。
</br> “道歉之后,如果这个孩子选择原谅你,你就可以每天去拜访,带一些拉近关系的小礼物,如果他选择不原谅你,你依旧可以每天去拜访,带一些道歉的小礼物。”
</br> 兰堂弯腰,细心将魏尔伦衣领处的皱褶抚平:
</br> “等到关系拉近,你就可以对他做想做的一切,带着他认识更广阔的世界,教导他的实力,最后,把他带回家,我相信你可以做到,保罗。”
</br> 在话语的最后,兰堂不留痕迹的捧了魏尔伦一把。
</br> 魏尔伦听着美好的前景,点头:“没错,我可以做到。”
</br> 他一定可以用温和的手段把弟弟带回家!
</br> “你能够理解就太好了。”
</br> 兰堂金绿色的瞳孔似夕阳下的湖泊,涌动着柔和的爱意,对魏尔伦笑了笑:
</br> “家人之间的联系,需要以真心换真心,不过,偶尔也可以说一些善意的谎言,就比如,今天这件事……”
</br> “都是我的错,”
</br> 魏尔伦垂下睫毛,即使明白一切,自愿答应了兰堂的计划,但依旧不太高兴,想着兰堂的计划,还是乖乖道:
</br> “我无视了弟弟的意愿,强行把他带了回来,冒犯了他,所以,我应该向弟弟道歉。”
</br> 兰堂摇头,眼中升起了怜爱的笑意:
</br> “不,这不是你的错。”
</br> 魏尔伦还是没有听懂他在说什么。
</br> 魏尔伦:?
</br> “是保罗太不谨慎了,在寻找弟弟的过程中,被精神系异能者暗算。”
</br> 兰堂双手放在魏尔伦的肩膀,眼睛与错愕抬起目光的魏尔伦对视,语气轻缓,仿佛在说一个既定的事实:
</br> “所以才会在看到弟弟后,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强行把弟弟带回了家,因为你的不谨慎,第一次见面才会这么糟糕。”
</br> 魏尔伦:“有这样的异能者吗?”
</br> 兰堂叹道:“当然有,可惜已经被保罗杀掉了,这是招惹你的代价。”
</br> 魏尔伦试探着道:“今天的事情,全是那个异能者的错?”
</br> “你怎么能这样想,保罗,”
</br> 兰堂语气稍微有些责怪,却对魏尔伦眨了一下眼睛,道:
</br> “主要原因是你对弟弟的感情太浓厚了,导致你在异能的作用下,失去了自制力,那个异能者只是一个导火线。”
</br> 原来这就是善意的谎言!
</br> 魏尔伦恍然大悟:
</br> 只用把主要原因说成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再用一个无伤大雅的谎言覆盖,他在其中,就只犯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过错!
</br> “你说的没错!”
</br> 魏尔伦的眼睛亮了起来,重新露出了微笑,高兴道:
</br> “还好有你,兰堂,没有你的话,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br> 如果没有兰堂,他一定不会使用温和的手段,而是还会使用原本简单粗暴的手段,把弟弟推得越来越远。
</br> 他没有带回兰堂的家人,兰堂不仅不责怪他,还耐心地帮他和弟弟缓和矛盾!
</br> 魏尔伦心中升起一道暖流,消散了原本的负面情绪,化为了略微快速的心跳。
</br> 兰堂直起身体,看向厨房的方向,对魏尔伦道:
</br> “已经到做晚餐的时间了,保罗,你和我一起,给这个孩子留下私人的空间。”
</br> 方便这个孩子逃跑。
</br> 魏尔伦点头,纵使有些不舍,但还是离开了客厅。
</br> 中原中也睁开眼睛,看着亮着灯光的天花板,头脑还有些发懵。
</br> 这里是哪里?
</br> 他上一秒不是还在擂钵街吗?怎么眼前一黑,突然就换了一个场景?
</br> ……那个该死的人贩子把他打晕了!
</br> 中原中也睁大了眼睛,彻底清醒,猛然坐起,正准备碾碎身上的锁链,低头一看。
</br> 中原中也发现身上不仅没有锁链,连晕晕沉沉的感觉都没有,身边还没有一个人看守!
</br> 周围的场景也不是中原中也想象中的地牢,而是一个日式与欧式风格混搭在一起的温馨客厅,中原中也刚才就是从榻榻米上清醒的。
</br> 中原中也:?
</br> 中原中也彻底懵了!
</br> 难道他在晕倒之后,被其他人救下来了吗?
</br> 客厅中没有一个人存在,只有不远处的厨房传出了微弱的动静。
</br> 中原中也站起身,悄无声息地接近,打算看一眼里面的人长什么模样,
</br> 如果是救了他一命的救命恩人,中原中也自然是想当面感谢之后,离开这里,回到擂钵街,以后再考虑如何报答他们。</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