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他的弟弟明明很喜欢他!
</br> 魏尔伦不愿意承认“弟弟不喜欢他”的事实,有些不高兴地打开了兰堂的手,让兰堂停下他的小动作。
</br> “清醒一点,保罗。”
</br> 兰堂收回手,看着闹脾气的魏尔伦,一时之间觉得有些好笑:
</br> “你想要让这个孩子认可你当哥哥,就要看清这个孩子真正想要什么,得到他的信任、好感之后,才能把他带回家,就像我在追求你一样,只能一步一步慢慢来。”
</br> 作者有话说:
</br> 感谢在2023-05-31 16:07:01~2023-06-01 15:51: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br>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团子啾 10瓶;慈七七 6瓶;兰溪春尽碧泱泱、宇宙 5瓶;猫猫贝、没有雨衣怎么办 1瓶;
</br>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br> 第32章 捡到人的第三十二天
</br> 魏尔伦脸上彻底失去了笑容, 看起来更不高兴了:
</br> “我们初次见面的时候,我就跟着你回家了。”
</br> 为什么弟弟不可以在初次见面的时候就跟着他回家?
</br> “因为当时的你是意外来到横滨,没有同伴和安全的住处,而且, 我征求了你的意见, 而不是直接打晕带了回来。”
</br> 兰堂在魏尔伦身旁坐下,仔细地和魏尔伦讨论着里面的细节:
</br> “这个孩子有他自己的生活、同伴和住处, 突然脱离他原本的环境, 将他与过去隔绝, 他只会无所适从,憎恨给他带来变动的你。”
</br> “我是在拯救他。”
</br> 被兰堂强硬地拉入现实, 魏尔伦面无表情,目光看向窗外,声音平静,道:
</br> “你知道我从哪里发现他的吗?兰堂, 是擂钵街, 那里的环境有多恶劣你应该有所耳闻。”
</br> 如果中原中也被好心人收养,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如同一个普通人, 安稳又幸福地度过了四年时光。
</br> 魏尔伦的手段不会这么激烈,只会考虑接触中原中也这件事, 会对中原中也的世界造成多大的影响,再谨慎地选择影响最低的选项, 可能会把“他是哥哥”的真相在心底埋葬一生。
</br> 但是, 擂钵街的环境实在太恶劣了, 那里是干净的水和面包都是珍贵物品的地方!
</br> 他的弟弟看起来不过小小一只, 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年幼, 弱小又可怜,
</br> 魏尔伦很难说服自己把弟弟放回去。
</br> “你不是已经对我说过了吗?保罗,这个孩子是一个比普通异能者还要强的异能者,以他的实力,随时可以离开擂钵街,来到外面的世界。”
</br> 兰堂丝毫没有因为魏尔伦的冷脸退缩,反而安抚地揉了揉魏尔伦的头发,
</br> 兰堂知道,如果他现在不和魏尔伦解释清楚,在未来,魏尔伦只会因为这段关系感到痛苦。
</br> 兰堂坚持着道:
</br> “这个孩子是自愿选择待在擂钵街,原因也只有一个,那就是他的同伴,你会因为环境条件的艰苦,就离开兰波吗?保罗。”
</br> “没有这种可能,虽然组织冰冷又压抑,但不会缺少物质上的条件,不至于连一口食物都吃不上。”
</br> 魏尔伦冰冷地否认,没有看向兰堂,而是双手抱臂,语气毫无波动地问道:
</br> “我知道弟弟不会理解我的苦心,但是,兰堂,你为什么也不理解我?”
</br> “我可以理解你,保罗。”
</br> 兰堂转过身体,给了魏尔伦一个拥抱,无声地安慰着魏尔伦有些受伤的情绪,轻声道:
</br> “我知道保罗心疼弟弟,舍不得弟弟陷入危险之中,风吹、日晒、雨淋、疾病,都可以伤害到这个孩子,更不要说其他无法想象的意外,你想把这个孩子保护起来,不愿意把这么小的孩子放在擂钵街的心情,我都可以理解。”
</br> 魏尔伦的表情逐渐松动。
</br> “但是,保罗,你有没有想过,”
</br> 兰堂的话锋一转,语气依然温柔又担忧:
</br> “这个孩子不是温室的花朵。”
</br> 魏尔伦倔强地坚持道:
</br> “我可以把他变成温室的花朵。”
</br> 他一个人就可以成为笼罩弟弟的暖房!
</br> “这个孩子是在外界肆意生长的荆棘,你想要把他变成温室的花朵,那么,保罗,”
</br> 兰堂的语气严肃了一些,仿佛在告诉魏尔伦合适的计划:
</br> “首先,你需要把他身上的尖刺拔掉,然后,剪掉不规整的枝条,最后,修改他的人生目标,告诉他,汲取营养,拼命生长只是为了开出娇嫩的花朵。”
</br> 兰堂的语气依旧平静,却莫名让人觉得恐惧:
</br> “保罗,这是你想要达成的目标吗?”
</br> “我的目标不是让他开花!”
</br> 从兰堂说“变成温室花朵”的计划开始,魏尔伦的手指就开始收紧,直到最后的尾声,猛然站起,道:
</br> “我想让弟弟见识更广阔的世界,我也可以通过教导让弟弟变得更强大,我的弟弟,自然是要肆无忌惮,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不是因为过去同伴的束缚,待在资源贫乏,比沙丁鱼罐头还要拥挤的擂钵街!”
</br> “我知道你的初衷是一片好心,但是,你的行为在那个孩子眼中,和我形容的一样恐怖。”
</br> 兰堂同样站起身,走到魏尔伦面前,继续道:
</br> “而且,保罗,不是束缚,而是羁绊,六天前,你愿意为了兰波回到组织,现在,也愿意为了我停留在横滨,这也是束缚吗?”</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