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兰堂心中一片萧瑟:
</br> 瞧瞧,魏尔伦现在就开始找另一个替身了。
</br> “兰堂,你有在横滨听到有另一个人和你很像的传言吗?”
</br> 刚才的问题兰堂没有回答,魏尔伦只能再问一遍。
</br> 兰堂摇头:“没有,我不了解,我不知道。”
</br> 想从他这里找到另一个替身的线索,做梦!
</br> 不过,如果魏尔伦真的从另一个渠道找到了另一个替身。
</br> 兰堂阴郁地想道:
</br> 他就悄悄把另一个替身弄死!
</br> 魏尔伦身边的人只有他一个就够了!
</br> “兰堂,”
</br> 魏尔伦无法理解地皱起眉毛,发现了兰堂的异样。
</br> 自从他提起另一个和他很像的人时,兰堂的反应就有些不对。
</br> 魏尔伦大胆猜测:“你在欺骗我?你见过另一个和你很像的人?”
</br> 难道兰堂有在实验室的记忆?
</br> “我真的没有。”
</br> 兰堂已经开始委屈了。
</br> 另一个替身还没有上门,魏尔伦就要因为另一个替身责怪他了!
</br> 兰堂“呜”了一声,露出了要哭不哭的可怜表情,道:
</br> “保罗,不要找另一个替身好不好?”
</br> 魏尔伦:“?”
</br> 什么?
</br> 什么另一个替身?
</br> “兰波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就算是替身,我才是最合适的人选。”
</br> 兰堂信誓旦旦道:“只要给我一些调整状态的时间,我一定能以一个全新的面貌出现在你面前,绝对和兰波很像!”
</br> 绝对能让魏尔伦身临其境地感到兰波在他身边!
</br> 魏尔伦:……
</br> “不,我不需要这个全新的面貌。”
</br> 魏尔伦抬手按住了兰堂的脸,揉了揉,试图将兰堂的可怕想法揉掉:
</br> “兰堂,你到底在想什么?你为什么要和兰波很像?什么是替身?”
</br> 在战斗时用来麻痹敌人,替另一个人承受伤害的人吗?
</br> “和你的白月光很像,找来代替你的白月光,用来聊以慰藉的人。”
</br> 兰堂抬手按住魏尔伦的手,耐心地为魏尔伦解释,可怜巴巴道:
</br> “保罗,我才是最合适的人选,不要找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人,说不定他们会有害你的心思。”
</br> 魏尔伦:?
</br> 什么他的白月光?
</br> 兰波吗?
</br> 他要找一个人代替兰波?
</br> 是他疯了还是兰堂疯了?
</br> 魏尔伦:“我不会找人代替兰波,那是对兰波的侮辱。”
</br> “我知道,兰波永远在你心底占据独一无二的地位。”
</br> 兰堂垂眸,语气柔顺道:“你要找的不是替身,只是一个像兰波的人。”
</br> 反正兰波已经死了,魏尔伦想找回这样的人有什么想法?
</br> 懂的都懂,
</br> 兰堂特别懂!
</br> 魏尔伦:……
</br> 虽然他的确是为了找回和兰波长得很像的同类,
</br> 但是,魏尔伦总感觉他脑中的想法,和兰堂脑中的想法不是同一个想法。
</br> “兰堂,你究竟在想什么?”
</br> 魏尔伦满是疑惑,耐心解释道:
</br> “我不会找替身,我也没有这个想法,你在我眼中,只会是兰堂,不是兰波。”
</br> 兰堂:“那么,保罗,你寻找和我很像的人不是为了替身,是为了什么?”
</br> 是为了找回我们的同类。
</br> 但这些话不能和兰堂详细解释,要不然,兰堂很可能会发现自己的身世。
</br> 魏尔伦只能道:“是为了帮助你找回你的家人,我在法国没有找到你的家人。”
</br> 其实,如果只是血缘关系上的联系,兰波就是兰堂的家人。
</br> 但是,兰波已经死了,兰堂不能回法国,一旦他回了法国,就会被特殊战力总局发现,带回!
</br> 而用同一个基因模板,同一处诞生的另一个同类,按照人类的说法,那就是兄弟,是家人!
</br> 兰堂看着魏尔伦的表情:“真的?”
</br> 魏尔伦点头:“真的!”
</br> 没有撒谎的痕迹!
</br> “原来是这样,”
</br> 看来一切都是他误会了!
</br> 兰堂从心底松了一口气,暖洋洋的感动和愧疚也涌了上来:
</br> “不过,不用麻烦你了,保罗,我的家人不会在横滨,我已经在横滨找了四年,如果他们在横滨,四年的时间,我一定能找到。”
</br> 魏尔伦点了点头,又道:“我不会放弃。”
</br> 那可是另一个同类!
</br> 即使兰堂没在横滨找到,也可能是在这四年内,他的另一个同类离开了横滨,前往了附近的城市,还可能是他的另一个同类格外会藏。
</br> 等他把横滨搜查了一遍,再到其他城市去找。
</br> 按照波德莱尔的说法,只要他看到他的同类,他就能发现。
</br> 兰堂被魏尔伦坚持要帮他找家人感动得一塌糊涂,低声道歉道:
</br> “对不起,保罗,刚才我误会了你。”
</br> “没关系,是我没有解释清楚,你会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
</br> 魏尔伦脑中还在想着他的另一个同类,安慰到一半,才反应过来,话锋猛地一转:
</br> “很不正常!兰堂,在你眼中,我究竟是什么样的形象?”
</br> 为什么他找一个人,兰堂就以为他要找另一个替身了?
</br> 还急匆匆地表示他就是替身的最合适人选!</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