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在明白替身是什么意思后,魏尔伦大为震撼,也无法理解!
</br> 如果有一个人认识他的本体,要把他当成本体的替身,魏尔伦只会感觉自己受到了严重的冒犯,送那个人下地狱,而不是上赶着要当替身!
</br> 兰堂的动作僵住了,
</br> 在知道魏尔伦没有找替身的想法后,兰堂回想自己刚才的反应,好像、的确有一点奇葩!
</br> “保罗,你听我解释。”
</br> 魏尔伦收回手,双手环抱在胸前,冷淡的“嗯”了一声,道:
</br> “你解释吧。”
</br> 让他看看兰堂究竟是怎么想的。
</br> “都是我的错。”
</br> 兰堂低头,诚恳地忏悔道:
</br> “因为我以为保罗想要一个替身,所以在保罗提出要找和我很像的人时,下意识就想到了这个方面。”
</br> 魏尔伦不解道:“你为什么会这么以为?”
</br> “因为不安,”
</br> 兰堂抬头,露出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
</br> “我们最开始相遇时,你是因为我长得像兰波才会停留在我身侧。”
</br> 魏尔伦摇头:“虽然当时的我的确因为你和兰波长得很像而有些好奇,但最主要的因素是你会提供一个安全的住处。”
</br> 兰堂继续道:“同样也因为兰波,你一直想要回去,三天前,你真的离开了我。”
</br> 魏尔伦:“因为兰波对我很重要。”
</br> “我知道,兰波比我重要得多,只是发现联系不上兰波,你就会放弃我,回到他的身侧。”
</br> 兰堂满脸落寞,声音十分悲伤:
</br> “所以在知道‘兰波死亡’的时候,我很开心。”
</br> 兰波这个变数终于消失了!
</br> “与此同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快回来,在搭档死亡的消息面前,我原先让你感受到的触动和好感,只会因为浓烈的悲痛烟消云散。”
</br> 魏尔伦赶回来的速度,仿佛是在听到兰波死亡的消息后,立刻动身赶回了横滨。
</br> 若是兰波对魏尔伦不重要,这很正常。
</br> 但是——
</br> “以兰波对你的重要程度,你至少要缓七天才能想到我的存在和我们之间的约定。”
</br> 兰堂的推测十分准确,
</br> 魏尔伦想:
</br> 在他亲耳听到兰波的死亡和为他付出的一切,他首先想到的是为兰波报仇,随后愿意继续守护兰波付出全部心血的组织。
</br> 在这个过程中,他的确没有想到兰堂。
</br> 如果不是波德莱尔提起他的同类,魏尔伦不会这么快回来。
</br> “所以,我想到了这张脸。”
</br> 兰堂抬手触碰自己的脸,和兰波几乎一模一样的脸:
</br> “我以为你承受不了兰波死亡的悲痛,所以,想要看着我,把我当成兰波,说服自己兰波还活着。”
</br> “我回到横滨的原因与兰波无关!”
</br> 魏尔伦皱起眉毛,沉声道:“但是,如果我真的这么做了,这是对你的侮辱,兰堂。”
</br> “就算是侮辱,我也可以接受,”
</br> 兰堂看着魏尔伦的目光,满是愿意包容一切的宽容与浓烈的爱意,告白道:
</br> “我爱你,所以无论你对我做了什么,只要不离开我,我都可以接受。”
</br> 是了,兰堂之所以离不开他,不是因为没有在外面生存的能力,只是因为兰堂对他的浓烈爱意。
</br> 魏尔伦突然之间有些愣神,
</br> 在这一刻,他无视了兰堂的身世,直视着兰堂对他的感情,与感受到触动的心。
</br> 能让三天前的他动摇,生出好感,并愿意留在这里,浓烈又炽热的爱啊。
</br> 这才是构成兰堂的重要成分,同类的身份只是锦上添花!
</br> 魏尔伦笑了:
</br> “我发现,我已经有一点点爱上你了,兰堂,只是对你的爱,与兰波无关。”
</br> 甚至,与同类的身份同样无关!
</br> 作者有话说:
</br> 感谢在2023-05-29 17:31:34~2023-05-30 16:17: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br>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猫过必撸 1个;
</br>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青花瓷、团子啾 5瓶;52325390 1瓶;
</br>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br> 第30章 捡到人的第三十天
</br> 不是浅薄的喜欢和随时会改变的动摇, 而是愿意为对方停留的爱。
</br> 虽然魏尔伦依旧困惑,他产生的“爱”是否是人格式遵循程序产生的反应,但是,兰堂倾诉时的卑微, 飞蛾扑火的爱意, 给了魏尔伦尝试的勇气。
</br> 就连思绪敏感的兰堂都毫不怀疑自己爱意的真假,愿意为这份爱付出一切, 他向这份爱意做出回应, 又有何不可?
</br> 兰堂眼底骤然亮起了星光:“已经有一些了!”
</br> 不是对兰波的, 是对他的!
</br> “是只有一点点。”
</br> 魏尔伦强调道:
</br> “很少,只够让我留在你的身边。”
</br> 在兰堂不是他的同类的情况下, 这份爱意只够让魏尔伦记得有兰堂这个人,愿意回到横滨,直到待到厌烦。
</br> “没关系,这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br> 兰堂弯起眼睛, 对着魏尔伦微笑, 声音惊喜又温柔:
</br> “我会努力把这一点点扩大到一点,再扩大到很多, 直到你真正爱上我, 我很期待那一天,保罗。”
</br> 第二天, 魏尔伦早早地起床,特意挑选了一个人流多的时间, 出门寻找他的另一个同类。</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