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魏尔伦声音痛苦道:“如果我没有离开兰波,兰波就不会死亡。”
</br> 兰堂根据魏尔伦的言语推测着事情的真相,
</br> 听起来像是兰波和魏尔伦分开的时间里,遇见了敌人,兰波一个人打不过,就死了敌人手中,魏尔伦把这当成了自己的责任。
</br> 兰堂越发觉得心疼:
</br> “保罗,要怪就怪让你身受重伤的敌人,憎恨杀死了兰波的敌人,”
</br> 也怪兰波的实力太弱,连敌人都打不过,害得魏尔伦在这里伤心!
</br> 兰堂将后半句对情敌的谴责咽进肚子里,从上到下顺着魏尔伦浅金色的长发,心软了下来:
</br> “唯独不要责怪自己,这不是你的错。”
</br> “不,你不理解,兰堂。”
</br> 魏尔伦的声音缓慢恢复平静,闭上了眼睛:
</br> “兰波死了,我的确很伤心,但是,我还感受到了卑劣的喜悦,在我明知道他为我付出了一切的时候。”
</br> 如果兰波没死,他一定无法顺利离开特殊战力总局。
</br> 如果兰波没死,面对着他的同类,兰波一定会选择遵循波德莱尔的旨意,将他的同类带回特殊战力总局。
</br> 即使兰波带不走兰堂,兰堂复制人的身份一定会瞒不住!
</br> 这样想来,魏尔伦惊愕地发现自己竟然悄悄地松了一口气,随即,心中升起了对自己的厌恶,和对兰波的愧疚!
</br> ……他的出生果然是一个错误!
</br> “这都是很正常的反应,尽管他为你付出了一切,但是方法不对,你会讨厌他很正常,看到讨厌的人死亡,心情一定会很喜悦,就比如我,”
</br> 兰堂在魏尔伦耳边低声坦白道:“我很讨厌兰波,兰波死了,我很高兴。”
</br> 魏尔伦一时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回复,大脑一片混乱,下意识道:
</br> “怎么会?你都不认识兰波!”
</br> 为什么会开始讨厌本体?难道兰堂的其他情绪也会和爱意一样浓烈与不讲道理吗?
</br> “我深爱着保罗,保罗却为了兰波离开我,所以,我讨厌兰波,在你离开的时候,我就会想,如果兰波直接死掉就好了,这样,保罗就不会离开我了。”
</br> 兰堂声音柔和,坦白着自己的不甘与嫉妒,道:
</br> “保罗,这不是你的错,每一个人都有他们的阴暗面,即使面对着亲人或不认识人,也会有负面想法,只要在现实中没有伤害他人,这都是很正常的想法。”
</br> “可是,”
</br> 魏尔伦想了又想,都没有想出可以反驳兰堂的话,只能道:
</br> “你看起来并不高兴。”
</br> “因为保罗很伤心。”
</br> “……刚才的言论,是一个歪理。”
</br> “不,是很正常的道理,我们都是凡人,不是圣人。”
</br> 兰堂安慰着魏尔伦,继续问道:
</br> “保罗,我记得你们的职业类似于杀手,在兰波死亡后,他的尸体是如何收敛的?”
</br> 魏尔伦被这个问题问懵了,一时有些挫败:“我不知道。”
</br> 兰波死亡的消息占据了他的全部心神,他没有询问波德莱尔的兰波的后事会如何处置。
</br> “不过,按照兰波以前的说法,等他死后,留给兰波的只会是一个小小的无名墓碑。”
</br> 而且,兰波执行的是机密任务,死在那里,组织不会大动干戈地非要把遗体带回来,当地焚烧埋葬是最方便的做法。
</br> “既然如此,”
</br> 兰堂点了点头,立刻有了想法,轻声建议道:
</br> “我们给兰波立一个墓碑吧,刻着他的名字,记录他的过往,用来祭奠他短暂又不幸的一生。”
</br> 这能让魏尔伦有一个宣泄悲痛的通道,也能让魏尔伦更清楚地知道兰波是真的死了,
</br> 以后每年祭奠的时候,魏尔伦也不需要跑回法国了!
</br> 一箭三雕,完美!
</br> 作者有话说:
</br> 已经在努力推进度了 (日更四千累成狗的作者发出呐喊)
</br> 后面都会写到的,过去会写,法国会写,小兰也会写,四年前为什么会爆炸也会写,每个人的想法,立场之类的都会写到的!
</br> 以及,最好不要把小兰当成多么弱势的人,
</br> 在原著他可是对小魏说∶“打断你的双脚也会带你回去。”,在明知道中也对小魏的重要性时,攻击读取中也(重点:读取成功中也就成死人了!)导致荒霸吐暴走的人啊!(震声)
</br> 中也:6,舍不得杀魏尔伦舍得杀我是吧?看我把你们都炸上天!
</br> 感谢在2023-05-28 15:37:35~2023-05-29 17:31: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br>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朝雨浥轻尘 49瓶;whitelie 29瓶;佳佳 22瓶;路人甲 10瓶;98 2瓶;z、沈泽川、风璃、艾米、67097728、热爱闪闪的君青夜、莫过于此 1瓶;
</br>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br> 第29章 捡到人的第二十九天
</br> 这个方法的确很好。
</br> 魏尔伦下意识地想:
</br> 兰波一直想要在世界上留下自己的痕迹, 法国无法为兰波做到,他可以帮助兰波做到。
</br> 虽然只是出现在这个偏僻之地,但只要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总会有被世人看到的一天。
</br> 兰波知道的话, 一定会很高兴。
</br> 魏尔伦点头, 立刻就要行动:
</br> “我现在就给兰波找一个能看到大海,不被人打扰的安静地方。”</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