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两个男人在一起是生不出孩子的,不要挑战医学常识!
</br> “我知道,我只是幻想一下,请不要戳破我的幻想,”
</br> 兰堂捂着心口,声音幽怨道:
</br> “森医生这么冷酷无情,是无法理解一个失去了心上人的男人,他的心会多么破碎。”
</br> 被迫冷酷无情的森鸥外:“……”
</br> 烦了,毁灭吧!
</br> 等他上位成了首领,他一定要第一个把兰堂调出横滨!
</br> 恋爱脑,辣眼睛!
</br> 兰堂没精打采地继续向家走去,
</br> 失去了魏尔伦,原本的家在兰堂眼中,失去了曾经的温度,成为了一个临时的住处,冰冷无比。
</br> 还有五十七天,他才可以去法国寻找魏尔伦。
</br> ……时间也过得太缓慢了。
</br> 兰堂叹了一口气,满脑子都是魏尔伦。
</br> 也不知道魏尔伦现在在做什么?
</br> 为什么他给魏尔伦发的短信,魏尔伦一直不回复他?
</br> 是因为在找兰波吗?
</br> 唉,兰波……
</br> 兰堂一时希望魏尔伦找到兰波了最好,一时希望魏尔伦找不到兰波最好。
</br> 找到了兰波,魏尔伦就能回横滨,但同样,找到了兰波,就有了属于兰波的变数。
</br> ……他不会真的要等魏尔伦两个月吧?
</br> 兰堂悲伤起来,又发现自己好像产生了幻觉!
</br> 他心心念念的魏尔伦,坐在他家二楼的窗户处,表情空茫,目光盯着虚空的一点,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br> 等等!不是幻觉!
</br> 兰堂瞬间精神一振,惊喜道:
</br> “保罗!”
</br> 太好了!不过是三天的时间,魏尔伦就回到横滨了,一来一回,浪费在赶路上的时间,都要有一两天吧!
</br> 真是辛苦了!
</br> 魏尔伦被声音惊醒,从繁杂的思绪中摆脱,向下看去,看到了兰堂。
</br> 兰堂站在楼下,抬头仰视着他,满脸惊喜,眸光闪亮。
</br> 魏尔伦怔了怔,
</br> 如果兰堂知道了自己的身世,被自己的身世折磨得心力交瘁,还能露出如此轻松的表情吗?
</br> ……兰堂思绪敏感,性格又柔弱无助,不告诉他,才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br> 魏尔伦压下自己的异样表现,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向前倾倒,轻巧落地:
</br> “兰堂。”
</br> “发生什么事情了?保罗。”
</br> 兰堂敏锐地察觉到了魏尔伦的勉强,担忧地问道:
</br> “你没有找到兰波吗?”
</br> 不然,为什么会是这样的表现?
</br> “兰波……”
</br> 魏尔伦目光放空了一瞬,变得忧郁而悲伤,低声道:
</br> “他死了。”
</br> 什么?
</br> 兰堂懵了:
</br> 他的最大情敌就这么死了?
</br> 这也……太好了!
</br> 兰堂知道,死亡会让兰波在魏尔伦心中无限美化,成为可望而不可及的白月光,永远在魏尔伦心中占据了重要的一块!
</br> 但是,与一个迟早会放下的死人相比,活人才是最不可控的存在!
</br> 就算魏尔伦是因为他长得像兰波而选择回来,留在他身边,兰堂也毫不在乎!
</br> 他要求的不多,只要魏尔伦的身体留在他身边就好!
</br> “你的组织因此对你处罚了吗?”
</br> 兰堂强压下扬起的心情,看着魏尔伦忧郁的状态,猜测道:
</br> “保罗,你看上去很伤心。”
</br> “我的组织没有对我处罚,只是,因为兰波不在了。”
</br> 魏尔伦摇了摇头,低声道:
</br> “他们觉得控制不了我,把我驱逐出去了。”
</br> 尽管波德莱尔说得再好听,魏尔伦也知道,如果兰波还在,特殊战力总局一定不会轻易让他退休,而是会继续安排任务,榨干他剩余的利用价值。
</br> 魏尔伦感到了孤独又迷茫,向前一步,主动抱住了兰堂,寻求安慰:
</br> “兰堂,在法国,我什么都没有了。”
</br> 兰堂通常只在热烈告白时,才能感受到魏尔伦的微弱回应。
</br> 此时现在感受着魏尔伦的主动,兰堂一时感受到了受宠若惊!
</br> 他这是在做梦吗?
</br> “保罗,你还有我。”
</br> 兰堂拍着魏尔伦的后背,轻声安慰道:
</br> “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直到死亡,才会让我离开你。”
</br> “没错,我还有你,兰堂。”
</br> 他还有兰堂以及流露在外的另一个同类。
</br> 得到了安慰,也如同委屈的小孩看到了同伴,遇到了可以倾诉的对象,
</br> 魏尔伦心底的情绪再度掀起,让心脏揪成一团,剧烈地痛了起来,语气悲伤到仿佛下一秒就要落泪:
</br> “兰堂,兰波死了,我从来没有想过他会死,我一直以为我会死在他的前面,他帮助了我很多,我现在才发现,我还没有来得及回报他,他就死了!”
</br> 魏尔伦混乱又迷茫:“他怎么可能会死?他是因我而死,我想帮他报仇,却被告知,兰波不希望我因为他的死亡毁了自己的一生,于是,兰堂,我又回来了,我应该怎么办?”
</br> “伤心就发泄出来吧,”
</br> 兰堂拍着魏尔伦的后背,原本幸灾乐祸的喜悦感情,在感受到魏尔伦的伤心难过后,变为了心疼与不舍:
</br> “保罗,不要自责,这不是你的错。”
</br> “不,就是我的错。”</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