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波德莱尔怜悯的话锋一转,冷漠无情:
</br> “但是,阿蒂尔的进步速度太快了,潜力也不容小觑,年纪轻轻就已经达到了超越者的门槛,战争时期,他休息的每一天,都是对国家的损失。”
</br> “你们一直在压榨兰波。”
</br> “你也可以这么理解,但是,一切都是为了法兰西。”
</br> 波德莱尔语气平静:
</br> “那个孩子一直很坚强,只是,偶尔与他碰面,我能从他身上看出空洞的孤独与迷茫,他想要在世界上留下自己的痕迹,他想要得到一个同伴,虽然他没有表现出来,但是,他的逐渐枯萎的灵魂在这么告诉我。”
</br> 魏尔伦声音开始颤抖:“然后……兰波遇上了我。”
</br> 他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搭档,
</br> 他什么都没有做到,
</br> 反而不断向兰波索取!
</br> “是的,阿蒂尔遇上了你,一个新诞生的,过去和现在一片空白,等待他人填补,留下痕迹的超越者,”
</br> 波德莱尔叹道:“你完美的符合了阿蒂尔对同伴的挑剔和需求,只是出现,待在他的身边,就足以让阿蒂尔的灵魂不再继续枯萎。”
</br> “我……”
</br> 魏尔伦睁大了一些眼睛,过去的认知被颠倒,世界观被打破,茫然无知似刚认识这个世界的婴儿,脆弱如敲掉了外壳的蜗牛:
</br> “我不知道,我以为、我以为我们能成为搭档的原因是,兰波的异能刚好克制我的异能,可以对我进行压制……”
</br> 结果,竟然是这个原因吗?
</br> “你没有猜错,这就是主要原因,只是感情上的需求,不足以使他们决定让阿蒂尔负责教导你,当时的我的地位,还没有达到可以左右局势的高度,即使想要帮助阿蒂尔,也有心无力。”
</br> 波德莱尔喝了一口咖啡润润嗓子,回忆起了过去,目光深远而悠长:
</br> “你难道没有发现吗?阿蒂尔对你的好,已经超出常规了。他一直对你的到来抱有祝福,想让你从非人类变成普通人。”
</br> “我……”
</br> 他的确没有发现,在不久前的过去,魏尔伦还在厌恶兰波对他的虚伪傲慢,厌恶“你是人”的认可。
</br> 他……浪费了兰波对他的苦心,直到现在,直到兰波已经死去,他才发现兰波对他的友谊!
</br> “阿蒂尔的死亡怪不到任何人身上,战争时期,每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立场,所有的争论和不平在一年前已经结束,我想,阿蒂尔也不会愿意,让你因为他的死亡疯狂,毁了自己的一生。”
</br> 魏尔伦的心脏疼了起来,粘稠如黑泥的负面情绪,化为了锋锐的刀刃,将心脏一点点搅碎成肉糜,带来窒息般的疼痛与麻木。
</br> ……是了,兰波已经死了。
</br> 死在了他无法干涉的过去,因为他的突然离开,怀抱着对他的无望期待死去。
</br> “对不起,兰波,对不起,对不起,”
</br> 魏尔伦挺直的脊梁缓慢地弯了下来,抬手下半张脸,发出了一声泣音,声音低哑,融化在口中,只能被他自己听到的声音:
</br> “因为我的缘故,你受到牵连死去了,按照常理来讲,我应该因为你的死亡感到悲痛与自责,后悔来到这里,但是,”
</br> 魏尔伦闭了闭眼睛,体内的情绪似乎要把他撕成了两半,被遮掩在手掌下,唇角的弧度似悲伤似喜悦,身体微微颤抖,似乎无法承受悲痛,也似乎在抑制大笑:
</br> “在感情的洪流中,我发现了卑劣的喜悦,因为我来到了这里,因为你的死亡,我知道了一切,知道你为我的付出,对我的祝福,所经历的一切。”
</br> 最后淹没魏尔伦的感情,是愧疚和自责:
</br> “兰波,我竟然因为我来到这里而感到窃喜,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br> 作者有话说:
</br> 感谢在2023-05-26 19:47:18~2023-05-27 16:17: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br>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宝宝 1个;
</br>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凌晨吃夜宵 87瓶;兰溪春尽碧泱泱 28瓶;诺布 20瓶;过激中厨已就位、宝宝 10瓶;路飞爱吃鱼 1瓶;
</br>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br> 第27章 捡到魏尔伦的第二十七天
</br> 波德莱尔抿着咖啡, 一言不发,看着魏尔伦,
</br> 在他的视角,漆黑如墨, 填充了这副躯壳的恶, 剧烈翻滚着,看不清具体的感情和倾向, 却被皮囊束缚, 成为了世人都可以欣赏的美。
</br> 真是一件漂亮的艺术品。
</br> “组织……想让我做什么?”
</br> 过了许久, 魏尔伦的心情终于平复了下来,看向波德莱尔, 微微低头,是一个愿意服从的姿态。
</br> 因为兰波,魏尔伦愿意停留在特殊战力总局,同样, 也是因为兰波的死亡, 魏尔伦愿意向兰波付出一切的特殊战力总局低头。
</br> “现在战争已经结束,组织已经不需要你为它做什么了, 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事情, 留在组织也好,选择退休也罢。”
</br> 波德莱尔摇了摇头, 道:
</br> “保罗,你自由了。”
</br> “我自由了?”
</br> 魏尔伦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情绪再一次地剧烈波动了起来, 言语讥讽:
</br> “你们愿意放我离开, 只是因为兰波不在, 没有人可以压制我, 你们担忧我会背叛组织,所以在驱赶我!”</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