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继兰波死后,特殊战力总局也无法容忍他了!
</br> “的确有这些的考量,但是,”
</br> 波德莱尔表情平静,看着魏尔伦,仿佛在看一个不懂事的晚辈:
</br> “你不是一直想要去旅游吗?”
</br> 魏尔伦的手指颤了起来,连带着身体都晃了晃,心脏抽疼,声音艰涩:
</br> “兰波告诉你的?”
</br> 他想去旅游,他只告诉过兰波一人!
</br> 当时的兰波看了他一眼,淡淡道:“现在我们在出任务,旅游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br> 当时的他只觉得被兰波敷衍了,现在才发现,其实兰波一直放在了心上!
</br> 波德莱尔“嗯”了一声,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对魏尔伦道:
</br> “你刚从五年前过来,对现在的局势一无所知,恐怕你还不知道,其他国家又开启了人造超越者计划。”
</br> 魏尔伦就是人造超越者最成功的案例!
</br> 魏尔伦表情愕然,猛地看向波德莱尔:
</br> “他们成功了?!”
</br> 不然波德莱尔不会突然提起这个!
</br> 魏尔伦想到了脑中下意识跳出的存在:
</br> 兰堂!
</br> 是了……是了!
</br> 除了性格不同和异能强度较弱,兰堂几乎和兰波一模一样,如果只是巧合,达不到如此相似的程度!
</br> 难怪兰堂说可以理解他!
</br> 原来……兰堂竟然是他的同类!
</br> “和兰波有关,是吗?”
</br> 兰波被他们当成了模板?他们在觊觎兰波的力量!
</br> 亲友被冒犯的怒火,和发现同类的喜悦,混杂在一起,成为了复杂的扭曲感情!
</br> “看来你已经猜到了,”
</br> 兰波的消失的确和这件事有关。
</br> 波德莱尔点了点头,道:
</br> “实验室已经被捣毁,但出于意外,实验体流落在外,在你旅游的过程中,如果你发现了他,就把他带回来吧。”
</br> 魏尔伦:“为什么要带回来?”
</br> 兰堂很明显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只以为自己失忆了。
</br> 但是认为自己失忆并没有什么不好,还会以为自己是一个人类。
</br> 如果兰堂被带回组织,人造人的身份一定瞒不住兰堂!
</br> 发现自己不被作为人类存在,是因为人类的私欲诞生,心将会坠入多么漆黑的深渊,魏尔伦已经体会过了,孤独又绝望。
</br> 兰堂的思绪敏感,性格又十分柔弱,发现这件事,一定会受到极大的打击!
</br> 他不会把兰堂带回组织!
</br> 波德莱尔:“他可以成为我的学生,我会亲自教导他。”
</br> 魏尔伦沉默地注视着波德莱尔:
</br> “为什么?我记得你一向不喜欢我这种存在。”
</br> “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br> 波德莱尔摇了摇头:
</br> “作为人造的产物,你的灵魂充满罪恶,外表却十分美丽,美与丑的反差,我一直很喜欢你。”
</br> 多么漂亮的艺术品啊。
</br> 可惜这个艺术品是阿蒂尔的……
</br> 所以,大艺术品带回来的小艺术品,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br> 魏尔伦:“……”
</br> 为什么他觉得波德莱尔是在骂他?
</br> 魏尔伦陷入了自我怀疑,
</br> 还是说,他又误会了?就像误会兰波一样误会了兰波的老师。
</br> “不过,你想要远离我的直觉没有错。”
</br> 波德莱尔解释道:
</br> “八年前,我的确对你心怀警惕,在战争时期,突然出现一个我看不透的存在,更何况,你还拥有着超越者的实力,随时能对组织造成惨烈的打击,我对你的喜欢不足以抵消无法掌控的担忧。”
</br> 魏尔伦:“那你现在……你为什么还要收养那个实验体当学生?”
</br> 是因为兰波吗?
</br> 兰波死亡,兰堂可以作为兰波的替代品?
</br> 这是一个一同侮辱了兰波和兰堂的决定!
</br> 兰波永远不能被其他人替代,兰堂也只是兰堂!
</br> 他不会把兰堂带回特殊战力总局!
</br> “由于出生带来的恶,我无法看清那孩子的真实倾向和想法,只能凭借那个孩子的外部表现来做出决定。”
</br> 波德莱尔面露期待,饶有兴致道:
</br> “等到那个孩子脱离我的教导……我耗费精力,付出心血,提供资源培养出的孩子,会长成什么模样,又会如何看待我这个导师?你不觉得这个过程很有趣吗?”
</br> 由于过往的经历,波德莱尔一眼看穿的人们多得像地上的蚂蚁,在战争时期,这能使组织足够安全,但毫无意外可言。
</br> 战争结束后,出现他看不透的人,已经不再值得警惕,而是一种未知的乐趣。
</br> 这样一来,与魏尔伦和兰波有着深厚羁绊,被日本政府制造出来的实验体就成为了最好的选择。
</br> 能培养的一心向着法国最好,即使做不到,也不用担心他会背叛法国,转投日本。
</br> 即使波德莱尔想要消遣,也没有为其他国家作嫁衣的想法!
</br> 魏尔伦冷笑了一声:“一点都不有趣!”
</br> 这个说法听上去和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玩具一样。
</br> 他果然讨厌波德莱尔。
</br> 魏尔伦做出了最后的确认:“关于我的同类,你还有其他的情报吗?我应该怎么找到他。”
</br> 波德莱尔摇头:“不需要其他情报,当你看到他的时候,你就会知道那就是他。”</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