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他的亲友,兰波也有些怕冷,不过不是兰堂几乎要把棉被披在身上的程度,兰波的怕冷程度只是比普通人多穿一件衣服。
</br> 如果是敌人的伪装,这个细节夸张得有些过分了。
</br> 魏尔伦沉默了下来,雨水落下的声音成为他们之间的主旋律,在路过一个转角的时候,突然出声道:
</br> “你不应该选择这张脸,如果是一张陌生的脸,说不定,我会因为你的行为而选择爱上你。”
</br> 话语间,魏尔伦的身体转了一个角度,和兰堂是一个面对面的姿态,目光锁定在兰堂的表情上,右手搭在兰堂的肩膀上,左手抬手触碰兰堂的右脸侧,声音如小提琴般优雅,危险又蛊惑:
</br> “兰堂,我更喜欢你真实的模样。”
</br> 作者有话说:
</br> 感谢在2023-05-08 09:32:2-05-09 14:38: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br>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睡觉了呀 1个;
</br>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别烦我!、镜花水月 5瓶;
</br>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br> 第9章 捡到人的第九天
</br> 魏尔伦说的是谎言,不认识的陌生人在路过那条小巷时,就算不会因为魏尔伦的无差别攻击死亡,也会在魏尔伦苏醒后,得到被杀人灭口、或是被抛弃的下场。
</br> 如果不是因为误把兰堂当成了兰波,魏尔伦就不会因为放松精神而昏迷,更不会轻而易举被兰堂引起兴趣,接受兰堂的帮助。
</br> 魏尔伦通过触摸,手指发出重力波,再次探查兰堂的脸是否是天然的。
</br> 异能无法伪装,在这个世界,相似的异能也不是不存在,但是,异能和容貌同时相似的概率太低了。
</br> 所以,这副相貌,要么是异能伪装,要么是整容!
</br> 如果这次的试探被魏尔伦发现一丝异常,确定了兰堂敌人的身份,魏尔伦就会立刻动手碾碎了兰堂的骨头。
</br> 作为使用兰波的脸欺骗他的代价,魏尔伦会把所有的敌人找出来,给他们挑选一个痛苦至极而又漫长的死法,让他们有充足的时间后悔他们所做出的决定。
</br> 兰堂措不及防地对上一双蔚蓝色的眼睛,在亚空间的微弱光线下,仿佛蒙了一层雾气般朦胧,看不清里面的神色
</br> 紧接着,就是脸上的异样触感,另一个人身上的温度,通过皮肤的接触被他感知,在魏尔伦的指腹转移到另一处时,被触碰过的皮肤还残留着麻麻的痒意,仿佛被落下了一个吻。
</br> 在这一刻,兰堂被这燎热的气氛熏得缓不过来神,屏住呼吸,感受到的温度在感官中无限放大,连身上的寒冷都被遗忘在脑后,手指用力,将伞柄压出了一个倾斜的角度,
</br> 魏尔伦观察着兰堂的反应,没有迟疑与纠结,没有意料之外的失望,也没有满是冰冷算计的衡量,有的只是喝醉了一般,醉醺醺、暖融融、让魏尔伦无法理解的反应。
</br> 重力波探查出来的结果,同样没有一丝异常,没有整容,这就是兰堂本身的相貌。
</br> 仿佛,他们两个人只是阴差阳错的相遇,简简单单的一见钟情。
</br> 但是,可能吗?
</br> 重伤落在横滨的第一时间,就来了一个对他一见钟情的人,救助他,为他提供帮助,解决他的烦恼。
</br> 魏尔伦从来不会认为自己是一个幸运至极的人,他的经历也不会让他拥有这种可笑的幻想。
</br> 所以,兰堂会拥有这张脸的原因是异能吗?
</br> 小巷本就狭窄,勉强容纳下一柄撑开的雨伞,当雨伞想要倾斜,墙壁抵着伞骨,产生了轻微的反弹力度,提醒兰堂回神。
</br> “因为我的行为爱上我?”
</br> 兰堂喃喃念着魏尔伦的话语,脸“唰”地一下红透了,睫毛微颤,目光有些闪烁地看着魏尔伦,露出了腼腆的微笑,声音惊喜又混乱道:
</br> “如果我的模样不像兰波,你就会爱上我,你是说,你已经爱上我的灵魂了吗?”
</br> 兰堂压下了想要反客为主的冲动,做出了没有任何攻击性的无害反应。
</br> 虽然他被爱情蒙蔽了眼睛,但是还没有被冲昏头脑。
</br> 通过魏尔伦在清醒后透漏出兰波的些许情报,兰堂拼凑出了一个傲慢又强大的虚幻身影,有兰波在前,他自然不会重蹈覆辙。
</br> 兰堂想要让魏尔伦同样爱上他,只能另辟蹊径。
</br> 此时,兰堂浑身的气质无害得有些过分,似乎无论魏尔伦做出什么行为,兰堂都能选择包容,不会做出反抗。
</br> 等等,
</br> 魏尔伦突然发现,以兰堂的异能力强度,那一戳就破的亚空间,好像的确无法做出反抗。
</br> 在记忆中强大又傲慢的亲友,和他面前的弱小又温柔的兰堂,两者虽然相貌相同,但是天差地别。
</br> 魏尔伦看着兰堂,只感觉心底的感受更古怪了,仿佛从深渊底部中爬上了一条漆黑的毒蛇,留下了湿润粘腻的痕迹,给魏尔伦一种毛骨悚然、跃跃欲试和有些颤栗的激动混杂在一起的复杂感受。
</br> 见鬼!
</br> “没有,”
</br> 魏尔伦触电般地收回了手,有些不自在,一脚把毒蛇踢回了深渊,恢复了平静的心跳,回答道:
</br> “我连你的真实相貌都不知道,又怎么能从虚假的表象中,看到你的灵魂呢?”
</br> 见到魏尔伦收回了手,没有了更进一步的举动,兰堂有些遗憾,</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