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在法国的三年中,魏尔伦清楚地知道法国人对法国的推崇与热爱,对法国之外的国家,通常只会有高高在上的傲慢与嫌弃。
</br> “我的异能一点都不强大。”
</br> 连阻止魏尔伦离开都无法做到。
</br> 兰堂垂下了目光,表情有些失落,道:
</br> “反而十分弱小。”
</br> 如果他的异能和魏尔伦的异能一样强大,他现在就不会陷入如此被动的情况。
</br> 兰堂在见过魏尔伦碾碎自己的亚空间,轰出一个黑洞的强大异能之后,对自己的异能有了全新的看法——
</br> 他的异能简直弱小到只能给魏尔伦捏着玩。
</br> 不知道魏尔伦为什么会认为他的异能很强大?
</br> 这个疑惑升起的下一秒,兰堂想到了魏尔伦在看到他的异能后,瞬间毫不迟疑的表情,心中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问道:
</br> “我的异能和兰波的一样吗?”
</br> “几乎一模一样。”
</br> ……啊,果然。
</br>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兰堂露出了一个惨淡的微笑,凝聚出了一个手掌大小的亚空间递给魏尔伦玩:
</br> “与你相比,他应该也十分弱小。”
</br> “与你猜测的相反,兰波是我见过的最强大的异能者。”
</br> 魏尔伦摇头否认,有些莫名其妙地从兰堂手中接过了亚空间,仔细看了看,还是觉得与兰波的亚空间差别不大,问道:
</br> “你为什么会认为你很弱小?”
</br> 兰波可是全欧洲最强的异能谍报员,同样的异能换了一个人,就只能沦为黑手党的下层人员吗?
</br> “因为,我的异能力只能为我做一些无关紧要的任务。”
</br> 兰堂再次凝聚了一个亚空间,悬空在不远处的半空照明,声音低落道:
</br> “在横滨,我的异能力只在中上层,我和兰波不一样。”
</br> 中上层?
</br> 兰波可是超越者,他的异能在这个没有超越者的横滨,怎么可能会是中上层?
</br> 魏尔伦对此无法理解,仔细看着两个亚空间,灵光一现:
</br> “你的亚空间只能达到这个大小?”
</br> 兰堂没有隐瞒的想法,点头承认。
</br> 难怪兰堂的异能会在中上层。
</br> 魏尔伦理解了:
</br> “你说得没错,你的确和兰波不一样,兰波不会这么弱小。”
</br> 兰波的亚空间最大的掌握范围几乎达到了半个城市,在亚空间中,兰波就是控制一切的神明。
</br> 而兰堂,他的亚空间连一个人都装不下,很难用来战斗,弱小得可怜。
</br> 虽然达到了让魏尔伦区分他与兰波的目的,但是兰堂还是感觉心口中了一箭。
</br> 魏尔伦继续问道:“你有父母和兄弟姐妹吗?”
</br> 魏尔伦对兰堂的存在的推测,其中一个就是兰堂是兰波的同胞兄弟。
</br> 但是,兰波没有告诉过魏尔伦,关于他的家庭情况。
</br> 魏尔伦只能通过兰堂的诉说来推测这个猜测的真假。
</br> “我也不知道,过去对我而言只是一片黑暗,”
</br> 兰堂摇了摇头,坦白道:
</br> “四年前,我在横滨失去了所有的记忆。”
</br> “是吗?”
</br> 魏尔伦反问,微笑了起来,优雅而冰冷的微笑:
</br> “如果这里不是日本,我会把你交给兰波,”让兰波把你读取成为一个异能体。
</br> 救命的恩情,和搭档相貌相同,性格却相反的救命恩人,失去记忆的处境,种种条件迭加在一起,恍如落入了敌人为了他脑中的情报所伪装的陷阱。
</br> 一见钟情吗?
</br> 的确是一个很好的理由。
</br> “为、为什么?”
</br> 一阵风吹过,兰堂感觉衣服都要被冻成冰块,浑身发抖,声音都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
</br> “不告诉你,”
</br> 魏尔伦敏锐地捕捉到了这段颤抖,扭头,目光如箭地盯着兰堂,带了几分危险:
</br> “你很害怕兰波?”
</br> 兰波的确能让敌人听到与他为敌就会感到胆怯,这是属于最强异能谍报员的震慑力。
</br> 在敌人眼中,兰波是一个诡异到可怕的谍报员,无论敌人的意志有多么强硬,一旦落到兰波的手上,就会把一切机密全都吐出,成为背叛国家的叛徒,就连提前死亡都无法避免成为这个下场。
</br> 不过,如果兰堂是敌人,都拥有敢于欺骗他的胆量,还会害怕兰波吗?
</br> 魏尔伦是兰波的搭档,实力与兰波势均力敌,加入组织的时间比兰波短,传出去的名声却比兰波更为残暴,兰波是“法国的通灵者”,魏尔伦就是“法国的灾厄”。
</br> 兰波的杀戮是冰冷而悄无声息的死亡,魏尔伦的杀戮就是血腥或恶趣味的折磨。
</br> 可能会让敌人在一无所知中死去,可能会突发奇想选择碾断敌人的全身骨头,让敌人在窒息绝望中死去,也可能会含笑把敌人大卸八块,观看血腥的盛宴。
</br> “不、事实上,我连兰波是谁都不知道,我只是有一些冷。”
</br> 兰堂被寒冷逼迫得想要走快一些,但想到了魏尔伦身上的伤口,最终保持了一个慢悠悠的速度:
</br> “不用担心,我的身体没有出问题,只是神经出了一些毛病。”
</br> 兰堂的话语看不出是假话。
</br> 魏尔伦做出了判断,危险的气息收敛了起来,感受着不热不冷的温度,又看了看兰堂被冻得唇色发白的表现。</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