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玩转异世撩美男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大结局
    ,最快更新玩转异世撩美男 !

    蛇兽看到自己幻化出的剑居然被这个妖媚的女人化解了,一时间愣在那里细细打量着她,忽然胆怯地晃动了一下身子,发出一声怪叫,然后嘴里再次喷出红色的雾气来,丽夫人伸手推了一下祁凌晟,急道:“你快走!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祁凌晟微一错愕,弯腰把姚芷萱抗在肩膀上朝外就走,早有侍卫牵了狮兽等在门口,他飞身跨上去疾奔。行至兽人山的时候,远远感觉到身后有一股阴冷的黑气传来,回头一看果真是蛇兽追了上来,它嘴里不断地喷射出的黑雾幻化成一把把利剑攻向他们。

    祁凌晟抱着姚芷萱边驱赶狮兽边躲闪着,忽然一把锋利的剑紧贴着狮兽飞过,在它腿上深深地划了一道,把它痛的嘶吼一声突然跪倒,

    正在疾驰的祁凌晟和姚芷萱猝不及防,猛地从坐骑上栽下来。

    虽然祁凌晟及时变身为黑雾,在落地时用自己的身体护着姚芷萱,可是一个惯性,她的还是重重地摔在地上,头恰好撞到一块微微凸出来的石头,随着一阵尖锐的疼痛昏了过去。

    蛇兽庞大的身躯化作一道黑色流影,飞速追来,居高临下地俯瞰着摔在地上的两个人,猛地俯冲下去,向姚芷萱张开血盆大口,锋利的牙齿朝她身上咬去。

    祁凌晟挥剑刺向蛇兽丑陋的头,只听“噗”的一声响,正中它发着腥臭味的嘴巴,墨绿色的血迹顺着它的大嘴滴答掉落,蛇兽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后愤怒地朝着祁凌晟咬去。

    “该死的龙长老,你只配附身在丑陋的畜生身上……”祁凌晟一边咒骂一边拼命地挥剑格挡,他且战且退,很快就被逼得离姚芷萱越来越远,稍一分神,小腹猛地被蛇尾扫中,疼得他翻身倒地,感觉五脏六腑都像是移了位。

    他担心蛇兽会掉头去袭击晕过去的姚芷萱,就开始破口大骂:“该死的畜生,你不是早就想杀了本王取而代之么?来吧!不敢了么?你这副尊容,就算登上魔族王的宝座,也不会有臣民称你君上的,最多喊你一声畜生而已!贱民永远都是贱民!”

    蛇兽眼神里冒出疯狂的怒火,张开大口,咆哮的声音带着一团腥臭的狂风,“小子,你非要找死,我就成全了你!”

    祁凌晟看着它锋利的尖牙朝自己恶狠狠地咬过来,急忙就地翻滚,躲进一片茂密的玉米地里,然后不顾形象地向前慢慢爬行着……忽然闻到呛鼻的气味,紧接着周围的玉米秆子呼呼地烧了起来,祁凌晟身周数尺内,全部被浓浓的黑烟笼罩。

    温度越来越高,祁凌晟看着半人高的火苗席卷而来,气得大骂:“该死的龙长老,真是本王肚子里的蛔虫,才刚担心的事居然被你窥探到了。”

    眼下情形,躲在这儿就算不被烧死也会被熏死,可出去一定会被它咬死。祁凌晟犹豫了一下还是站起身来,自己怎么说也是一国之君,岂能像鼠辈般躲起来,再说也是担心蛇兽看不到他转而去攻姚芷萱。

    他走出玉米地,用衣袖擦拭着脸上的烟灰,扬声道:“长老真是好本事,火攻这招儿怎么从来没教过本王?”

    “哈……哈……”蛇兽庞大的身体扭动着,龙长老的声音再次响起:“君上成日躲在温柔乡里,鄙老想教您也找不到机会。不过您再也没机会学了,去死吧!”

    蛇兽猛冲过来,祁凌晟急忙躲避,虽没被咬着,但也被那庞大的身躯撞得七荤八素,狼狈地摔在地上,死就死吧,只要芷萱能好好活着……

    蛇兽看到祁凌晟坐在地上不再逃跑,还以为他被吓傻了,不断地幻化出一把把锋利的宝剑刺入他的身体,剑尖偏离要害,却又毫不留情,鲜血顿时顺着他的肩膀、胳膊、腹部的伤口汩汩流出。

    蛇兽的身体里发出了几声怪异的奸笑,看到祁凌晟虽然痛的面无人色却也随着它一起笑,错愕地瞅了他几眼,忽然感觉到周围飘起了鹅毛大雪,很快雪花变成了一片片锋利的冰晶砸落在它的身上。

    蛇兽警觉地想转过身子,这才发现它的尾巴已经变成坚硬的寒冰,和地面连在了一起。姚芷萱正在口念咒语,这畜生疯狂地翻滚着、扭动着,竟然生生地扯断了尾巴,血淋淋的身体从地上挣脱出来。

    姚芷萱吟诵着咒语,一个冰锥直直地刺入蛇兽的颈部,它在地上翻滚着,终于不再动弹了……

    几年后,祁凌晟得知姚芷萱执意要离开的消息后,看着镜中的自己笑骂道:“到现在你还不死心么?”他忽然无法克制地挥拳砸向镜子,“哐”的一声,镜面破碎,玻璃渣飞溅的到处都是,他的手很快就渗出血来。

    声音惊动了守在外面的侍卫,他们慌忙跑进来,有的收拾满地的玻璃碎屑,有的跑去找魔医,寝殿里再次乱做一团。

    祁凌晟坐在床上闭着眼睛,漠然地由左子佑给他包扎手上的伤口,姚芷萱闻讯赶来,轻轻向侍女们摆摆手,示意她们不要出声。然后走到床边拍拍左子佑的肩膀示意他离开,蹲下身子继续包扎。

    “子佑,你说芷萱走后,你就不会这般繁忙了?”他苦笑道:“那个笨丫头,总是受伤……你说她离开后,没有我照顾,再受伤了怎么办?”他也不管左子佑有没有回答,像是自言自语般开始回忆姚芷萱在魔族时的那些事情,一会儿怨恨地骂,一会儿又欣慰地笑,后来居然躺在床上开始淌眼泪。

    “傻瓜!你既然不想我走,为什么不说?”

    乍然听到姚芷萱的声音,祁凌晟吓了一跳,一下子从床上蹦起来,不小心脑袋重重地撞在了床栏上,吃痛惨呼一声,手捂着脑袋,盯着眼前笑容可掬的人儿,竟然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怎么?撞傻了?笨猪!”

    “芷萱,”

    “男儿有泪不轻弹,魔君居然是个泪包子,这要是被人知道了,可要笑掉大牙了!姚芷萱嗔怪地抬手揉揉他的脑袋,轻声问道:“疼么?”

    “不疼,嘻嘻,一点儿都不疼了。”祁凌晟眉开眼笑,高兴地像个小孩子似的,住着姚芷萱的手问道:“你……你不走行么?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就是你那只听话的笨猪!”

    “嗯,这个问题,我要好好想一想。”姚芷萱莞尔一笑,抽出手起身就朝外走去。

    左子佑推了一下一脸懵逼的祁凌晟,“君上,有戏,快追呀!”

    “哎!”

    祁凌晟兴奋地起身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