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玩转异世撩美男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石化
    ,最快更新玩转异世撩美男 !

    姚芷萱想弄明白一些事情,直觉告诉她,眼前这个看起来温文尔雅的魔医是值得信赖的,就想借机单独问他一些事情。祁凌晟以为她不好意思被人看到扎针时痛哭流涕的模样,就又安抚了几句便带着众人全部退下了。

    左子佑感觉到后背上两道眼光一直跟随着他,遂转过身来笑道:“逸夫人不要紧张。”

    “你不用扎了,我刚刚就已经不痛了。”姚芷萱平静地说。

    听着她如此平缓的口气,左子佑疑惑地转过身来,看到的是一双平静如水的眸子,脸色也已经恢复如常,微一沉吟,问:“逸夫人是想知道些什么?”

    “把过去发生的事情告诉我。”

    面对她咄咄逼人的目光,左子佑感到一阵心虚。自从魔君把丧失记忆的姚芷萱带回来之后,就私下里对自己说,只需要帮她止痛就可以了,过去的记忆最好永远不要让她再想起来。虽然感觉这样做对这个女孩不公平,可是看她每次拼凑那些零零碎碎的记忆片段时痛苦的模样也很不忍心,索性就听从了魔君的吩咐,只是帮她止痛,想让她彻底忘记过去。

    现在看着姚芷萱清澈的眼眸,想必她自己已经找到了一些记忆,只是还拿不准她究竟知道多少,也不知该从哪儿开始讲起……

    “先从玄森讲起。”

    左子佑坐在床边的小凳子上,直视着她的眼睛,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语重心长地问:“逸夫人,您现在快乐么?”

    姚芷萱想了想,自己现在贵为魔族的逸夫人,拥有锦衣玉食的生活,魔君对她也很好,似乎不应该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可是失去的记忆经常冒出一个片段或是一句话来,让她感觉自己是不完整的。

    看她面色凝重地沉思着,左子佑就婉言劝道:“您之前的一些经历,我基本都知道,只是您确定要我说么?有很多痛苦的记忆,把它们彻底遗忘,也许可以让您更快乐一些!”他话音未落,就看到祁凌晟急匆匆地闯了进来,小声对说:“你跟我来一下……”

    姚芷萱看着他紧张的样子,就站起身来问:“君上,发生什么事了,你别再瞒着我好么?”

    “芷萱,我不想吓到你!”

    “你不肯告诉我,那我就自己去看!”

    祁凌晟无奈地说道:“有人在后山发现了几具干尸,像是被魔咒石化的……”

    左子佑一怔,“被魔咒石化?怎么可能?我去看看!”他急匆匆地向外走去。

    姚芷萱感觉这件事和自己有着很大的关系,执意要跟着去看,祁凌晟只好命侍女陪着她,一行人往后山走去。刚到半山腰上,远远就看见几只乌鸦停落在干枯的树杈上,嘶哑的嗓子,“哇……哇!”的叫着,使人不寒而栗。

    祁凌晟暂缓一步,伸臂搂住瑟瑟发抖的姚芷萱,小声问:“害怕了?要不还是回去吧!我去看看,等会儿就告诉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我没关系的。”姚芷萱笑着摇摇头,径直向前走去,祁凌晟也只好更紧地拥着她,两个侍女害怕地握着对方的手,战战噤噤地朝前走。

    前方,几个魔族武士正守在那里,祁凌晟走上前去,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只见草丛里躺着几具尸体,肤色发绿,面部干枯,就像是被石化了一般,脸扭曲得不成人样,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是死前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物。

    左子佑蹲下身子查看了一下尸体,他的声音都变了,“从外表看,他们和去年魔族劫难时死去的那些人有些接近。只是他们似乎是饱受惊吓后才痛苦地死去。这可能是一种魔咒,是古老可怕的黑魔法。这些年来,似乎只有……龙长老有这种修为。”

    魔君祁凌晟沉默地注视着草丛中那一张张狰狞的面孔,姚芷萱只觉得后背直冒凉气,伴随着几只乌鸦“嘎……嘎”惨叫着从头顶上掠过,两个小侍女惊叫着抱在一起。

    祁凌晟扫了她们一眼,把姚芷萱紧紧搂住。然后吩咐凌风带着几名武士处理干尸善后的事情,务必找到他们的亲属给与抚恤金,要好生安抚。

    “是龙长老没死么?”祁凌晟反复地问自己,可是当日清清楚楚记得他被姚芷萱的匕首刺穿了心脏,后来自己又用剑把他刺得体无完肤,这才让凌风将他的尸体扔到兽人山上,在那里估计用不了半日就被吃的连骨头都剩不下了。

    可是眼前的事实让他不得不产生疑心,难道是龙长老的魂魄在作怪?亦或是他驯养的蛇兽没死?

    几个人就这样各怀心事,一路无语。回到“萱晟殿”,祁凌晟命左右退下后,心事重重地坐在那里,姚芷萱见他表情凝重,就乖乖地陪坐在一旁。

    祁凌晟看她用手支着下巴,瞪得大大的眼睛里写满了惊慌和不安,就招呼道:“芷萱,过来!”

    姚芷萱起身走到他身边,祁凌晟一把抱住她,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下颚轻轻抵住她的肩头,一声声唤着:“芷萱、芷萱……”

    “我在这儿!”姚芷萱见他眉头紧锁,满腹心事,就伸手轻轻触摸着额头上的那些褶皱,想把它们抚平了。

    “我的芷萱,我好想就这么抱着你,一直抱着你……”

    姚芷萱轻轻一笑,看到他身上披着的衣服掉在椅子上了,就探着身子把衣服捡起来,替他披在身上,关切地说:“天凉了,君上别只顾着照顾芷萱,你也要保重才好!”

    祁凌晟满足地搂着她,叹道:“芷萱,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可不可以抱着我,然后让你的眼泪一滴滴地滴在我的脸上……”

    “乱说话,你好端端的怎么会死?”

    “我是说如果……”

    “如果也不行,我不许你死!”

    祁凌晟犹豫了一下,试探着问:“芷萱,我感觉你说话的语气不太一样了,你是不是记起了以前的事情?”

    姚芷萱坦诚地回答:“是有一些,我记起了玄森。但是……我和他之间发生的事情还是想不起来,只是感觉他们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祁凌晟紧张地问:“那我呢?我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么?”

    姚芷萱幽深的眼眸直视着他,重重地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