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玩转异世撩美男 > 第五十三章 糗大了
    ,最快更新玩转异世撩美男 !

    门再次打开,正是那位一脸阴云的岑羽墨。浅浅朝姚芷萱伸伸舌头,急忙回到她自己的座位上。

    “今天下午实战练习,你们可以自己挑选伙伴。”

    几个学生立刻开始兴奋地交谈,讨论着如何两两组合练习对战。姚芷萱心里好一顿紧张,如临大敌地看着他们。无疑,自己不管和谁组合,都是那个挨揍的倒霉蛋。

    所幸的是这些人似乎不屑于欺负一个根本就不懂魔法的人,也可能是碍于她的身份,敬而远之。总之,他们共八个人刚好结合成四组开始练习。

    教室里好不热闹,一会儿雪花飞舞,一会儿火球来袭,一会儿又是水花四溅。看起来这些人都很厉害,姚芷萱赶紧退到角落里躲在一个大屏风后面。

    “逸夫人,你过来。”

    姚芷萱看了一眼站在那里的岑羽墨,心里怕得要命,他叫自己做什么?难不成要用魔法袭击一个弱女子?或者是想让自己死于这些学生的实战?糟!怎么又忘了这个人有读心术,还是心无杂念的好。她刚走了一步就险些被泛着蓝光的水箭击中,急忙退回原处说:“导师,我还是在这里安全一些。”

    对方冷冷地甩出两个字:“过来。”

    她只好左躲右闪,小心翼翼地走到讲台边上,怯怯地看着魔法导师。

    “再把今天学的咒语演示一次。放心,这儿很安全,他们不会伤到你。”

    在这位有异能的导师面前,姚芷萱不敢再抱怨,看看左右应该是比较安全的。闭上眼睛,全神贯注地默念着咒语,忽然“啪”一个水球在她的头上炸开了,头发上、脸上、衣服上都是水。

    岑羽墨皱皱眉头,微微扫视了一眼混战成一团的学生们,淡淡地说:“在所难免,去清理。”

    说好的安全呢?姚芷萱看着他眸中那隐晦的笑意,气得身体发颤,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她紧紧咬着嘴唇瞪视着这个“自大狂”,和魔君在一起被欺辱,来到玄森这里,原本以为在赤霄大陆寻到一方净土,不曾想被送到这个该死的劳亚惿,又遇到这个可恶的岑羽墨。

    是可忍孰不可忍,她怒吼道:“没错,我是人类,还是魔君祁凌晟的小老婆,你瞧不起我就直说,何必拐弯抹角地欺负人?姐不受你这鸟气了!”

    她吼完了看到那几个正在练习对战的学生全都停了下来,呆呆地注视着她;岑羽墨居然面不改色,只是那双浅紫色的眸子里更多了几分寒意。管他呢,爱谁谁,姚芷萱丢下一个白眼,转身就走。

    教室的门把手不知怎么回事,左拧右拧都打不开,后来姚芷萱脾气越发急躁,就又撞又踢的,门依然纹丝不动。

    耳后传来岑羽墨冷冰冰的声音:“你是我的学生,在本导师同意你离开之前,你走不了。”

    姚芷萱抓狂了,转过身吼道:“你不就是个导师么?还想怎样?我情愿回去被做成花肥,也不愿意做你的学生。想玩找别人去,姐不奉陪了,把门给我打开。听到没有?”

    岑羽墨嘴角微微向上一扬,扫了一眼呆若木鸡的学生们,“怎么?你们也想离开这个教室么?”

    几个学生急忙继续练习,不过眼角余光全都关注着剑拔弩张的两个人。

    “逸夫人,在你学会尊重导师之前,是走不出去的。”

    “把门打开!”

    岑羽墨不再搭理她,目光游离在各组练习对战的学生身上。

    姚芷萱此刻恨不得扑上去狠狠地咬他几口。理智、一定要理智!她做了几个深呼吸,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实力悬殊,忍为上策,先离开这里再说。

    “岑导师,麻烦您把门打开,我要回去了。”

    岑羽墨瞟了她一眼,“没下课。”

    姚芷萱被噎得没话说,气鼓鼓地搬了一把椅子,坐在门口对那个可恶的家伙怒目而视,用眼睛把他一寸一寸地凌迟。

    “我让你坐了么?站起来把今天学的魔咒演示一次。”

    “你!”姚芷萱心里骂道:“你当自己是谁啊?不就是个魔导师么?该死的紫眼睛臭兔子!”她干脆靠在椅背上表示对他的蔑视,可身上湿漉漉的很难受,就去拿毛巾擦头发。擦着擦着觉得身体轻飘飘的,有些头重脚轻,就下意识地靠在墙上,奇怪,那个“冷面霸王”怎么晃来晃去的,还忽左忽右,他又在玩什么?

    不对!眼前的人分明是自己部门的艺术总监郑睿,他怎么还是孤身一人?那个相亲的对象呢……呃,没有,果然他是在骗自己的。男人,为什么总喜欢耍花招?

    姚芷萱一把拽住他的衣领笑道:“你喜欢我,是不是?喜欢就说嘛,编出什么相亲的故事试探我……你知不知道?那天你害得我闯到另外一个世界去了,那儿有紫眼睛恶魔,坏!坏透了,就喜欢虐人类,我好惨的。你怎么不说话?”

    她晃动着眼前的人,脑子里飞快地转着,自己闯到赤霄大陆了,怎么可能遇到郑睿?使劲儿揉揉眼睛,呃!刚才看错了,这个人原来是国师玄森,糟了!被他知道自己曾经暗恋过部门总监,真丢人。可是,为什么这么委屈,在他面前总是想哭?想着想着泪珠就噼噼啪啪地滚了下来。

    “玄森,呜呜……你为什么把我扔给那个冷面霸王,呜呜……被恶魔欺负还不够,还要被这个该死的臭兔子折磨,你怎么也这么坏?”姚芷萱边哭边喊:“你明明知道我是来找你的,你躲我是不是?你怕自己爱上我,所以就把我送到劳亚惿,你这个懦夫,我恨你,恨死你了。”

    屋里的八个魔族学生原本就心不在焉地练习,此刻全都停了下来,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位逸夫人揪着岑导师的衣领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从她断断续续的言语中,再傻的人也听明白了,暧昧!这位和国师绝对有暧昧。

    浅浅眨眨眼睛,叹道:“逸夫人一定是吃多了艾波果。”

    岑羽墨满脸黑线,抓住姚芷萱的手想让她冷静下来,可是对方情绪激动地像八爪鱼一般贴在他身上就是不松手;这毕竟是个人类,也不敢使蛮力怕伤到她。玄森也真可恶,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抛到自己这儿了。

    浅浅见岑羽墨那冷冰冰的脸此刻气得几乎要扭曲了,就小心翼翼地说:“导师,您,需不需要我帮忙?”

    岑羽墨看了看这八个在旁看戏的学生,怒吼道:“都傻站着干什么?快把这个该死的人类给我弄走!”

    几个学生一拥而上,有的抓姚芷萱的胳膊,有的搂她的腰,有的抱她的腿,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把她从岑羽墨身上拽了下来,准确的说是把岑羽墨从她的“魔爪”中解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