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逆青 > 第十六章 大圣提亲
    ,最快更新逆青 !

    div lign="ener">

    既然不知从何说起,萧寻干脆不说,转身而走。

    燎原宗三位后期之秀,岂能轻易放过他,也是纷纷站起,跟在萧寻身后。

    萧寻来到陆贞黄妮儿的客房,四下寻找一阵,便从门边的地上,了那截落款。

    捡起碎纸,轻轻展开,萧寻将上面的“白羽”二字,展露于众人眼前。

    黄妮儿一愣,随后默不做声,脸上尽是不好意思的神情,这妮子不笨,一下子就醒悟。

    陆贞却是依然怒火中烧你没事写这种无聊的作甚?”

    萧寻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我看你和白羽郎才女貌,又看到我这不善言辞,生怕他过,有意撮合罢了。”

    “他是我表弟!”陆贞瞪着一双美目,恶狠狠地说道,“你在胡搞些?”

    “啊?”萧寻大惊,随后喃喃道,“表亲若是结成姻亲,岂不是亲上加亲么?”

    “你这个白痴!”陆贞怒骂道,“青天界八大圣派明文规定,三代以内,血亲不得通婚!何况我和白羽从小到大,只有姐弟之谊,从未有其他乌七八糟的情感!”

    白羽听闻陆贞此言,连连点头,看着萧寻,脸上也是一副你是白痴的臭表情。

    萧寻大为尴尬,举手投降,随后他却道陆贞师姐,你这么说,我可以不可以认为,你这是在向我表白?”

    陆贞却是冷哼一声,脸别到一边,说道你打又打不过我,见识也没我丰富,有资格让我向你表白。”

    萧寻默然,不过这小子随后却听出了其他的意思。

    嘿嘿,等到我打得过你,见识也比你丰富之后,岂不是……

    萧寻正在暗爽,却不料腰间软肉一阵剧痛传来,却是黄妮儿素手一掐,随后缓缓转动。顿时让萧寻从暗爽直接变成极爽,嘶牙咧嘴,连抽冷气,却又不敢吱声。

    “你很希望陆贞师姐对你表白对吗不跳字。黄妮儿在萧寻耳边轻声说道,言语之间却是非常温柔,只是其中暗藏杀机,令萧寻不寒而栗。

    “昨晚,你去了哪里?”黄妮儿又是温柔地问道。

    “昨晚我对枪法忽有感悟,跑到树林里练枪去了。你看!”萧寻一边说,一边抬起脚,指着脚底说道,“鞋子上还有山泥呢。”

    孙穿穹毕竟是妖族,向妖族学艺,萧寻隐隐此事不妥,因此不想让太多人,于是便暂时对黄妮儿等人隐瞒此事。

    “哼!”黄妮儿虽然信了萧寻的说法,但是却对这个解释相当不满意,嘟着嘴,皱着眉,冷着脸地甩门而去。

    陆贞也是一声冷哼,甩门而去。

    白羽也想甩门而去,跑出一步这才记起这是的房间,只得转身坐在床沿。一脸别人欠他很多钱的表情。

    萧寻讪笑着坐在白羽身边,白羽立刻站起,却坐在了对面的椅子上,似是不想萧寻靠得太近。

    萧寻顿时心中一阵火起,他祖母的,两个娘们儿发神经也就算了,你一个大老爷们瞎起哄啊!

    萧寻一指白羽,问道你是不是喜欢我?”

    白羽愕然,随后剧烈摇头,做了一个欲呕的表情。

    萧寻怒骂你小子既然不喜欢我,老子撮合你和陆贞,有吗?我哪你们是表姐弟!一路上谁告诉我了?!老子这般做,还不是为了你这个!”

    白羽被骂得霍然站起,随后想了一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儿,只得颓然坐下,脸上泛起一丝羞愧。

    嘿嘿,还真是一个纯洁的小伙儿,萧寻见白羽自知理亏的可怜摸样,火气顿时消失无踪,说道好了,我也有,没搞清楚。这事儿就当没发生过吧。”

    白羽连连点头,也似不想再提及此事。

    摆平了,萧寻便放下心事,开始闭目打坐修炼起来,昨晚孙穿穹演示了无数棍术妙法,他只是草草记下,却并未完全吃透,要赶紧参悟才是。

    儿女情长,毕竟是闲来时的小小调剂,修炼才是征途,萧寻对这两件事情的孰轻孰重,却是自有分寸。

    傍晚,萧寻结束修炼,睁开双目,脸上泛起疲倦的神色。

    打坐冥想,虽然可以让体力得到恢复,真气也会更加充盈,但是却对神识消耗颇为剧烈。一日冥想之后,萧寻草草吃了一些食物,倒头便睡。

    夜深人静之时,萧寻准时醒来,顿时觉得气血充盈,神清气爽,身体精神,皆是最佳状态。

    见白羽正在闭目打坐,萧寻便再次悄无声息地滑出窗外。

    窗外月华遍洒,寂静无声。

    孙穿穹却早已等候在外,看着萧寻,一副不太耐烦的表情臭小子,真贪睡。”

    萧寻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赶紧跟在急速飚出的孙穿穹身后。

    在襄州城内几个起落,孙穿穹速度忽然加快,顿时消失在萧寻眼中。

    萧寻只能摇头苦笑,这妖族伯父,十有八九是猴精一只,生性猴急无比,平时坐在柜台之后,还能修养心性,装模作样,一旦在熟人眼前,却是原形毕露。

    虽然孙穿穹猴影无踪,但是萧寻却并不慌乱,只是顺着孙穿穹去的方向,以的极限速度追去。

    追出城郊,又行了十里山路,终于来到了昨晚的那片树林之中。

    孙穿穹蹲在树林边的一株巨木枝头之上,抓耳挠腮,显得十分焦急。

    “伯父。你好快的脚程。”萧寻举目上望,一记马屁却轻轻柔柔地拍了。

    “哼,妖族五圣之中,一向以我老孙的速度最快。”孙穿穹却不领情,仿佛本就如此一样,“放在你们人族,除了那八个老怪物中的两三个,也没人快过我。目前人间上师之中,也就李落夕与我相差不远。”

    “李落夕?”萧寻听闻这个名字,似曾相识,问道,“他是不是有个女儿?”

    孙穿穹“嗯”了一声,说道李芊芊那个丫头,在你们人族的年轻一辈之中,也算顶尖人物了。”

    “原来如此。”萧寻默然,却是想起了那位在海面上浮沉垂死,最终被所救的少女,不知她身处何方,不知是不是会想起,那个在海边打渔的少年。

    “嘿嘿。你小子,是不是动了春心?”孙穿穹看到萧寻这个摸样,笑道,“李芊芊那丫头,长相武功,都没得挑,确实跟你十分般配。”

    “伯父……”萧寻有些不好意思。

    “嗯。”孙穿穹蹲在枝桠上思考一阵,一拍手掌,郑重其事地说道,“既然你父亲已经亡故,这事儿就我替你做主了,改天我去找那李落夕下聘礼去,他若敢不答应,我便打得他答应为止!”

    “别!”萧寻大汗,“伯父,此事,从长计议为好。”

    孙穿穹一双猴眼幽幽望来,不屑地说道你,可是怕了?”

    萧寻洒然一笑这有好怕的。只是我现在武功低微,籍籍无名,还配不上她。”

    孙穿穹闻言,一下从树枝上跃下,却是一记猴拳,敲在萧寻头上蠢货!你是萧破天的,遍数人间美女,没有你配不上的!你怕个鸟!当年你爹,平时低调,名声不显,不也照样杀上霓裳宫,抢出了霓裳宫主当?”

    萧寻被敲得生疼无比,但又听得目瞪口呆,不顾头上剧痛,只是想:我了个去啊,我老爹当年厉害啊!八大圣派的掌门都能抢出来?

    哎?那岂不是说,前代霓裳宫主,就是我娘?

    孙穿穹脸上,显出了缅怀的神情当年我和其他三个小子,一路同行,给你爹助拳,那场架,打得真是痛快啊!霓裳宫二十多年前,在八大圣派中也算数一数二的门派,高手无数,你母亲未嫁之前,贵为宫主,一身九天幻舞,直追霓裳宫创派祖师。那时,我、你爹萧破天、刀圣妙意廖、剑仙莫无言、枪魔卫破妄,在人间都是籍籍无名之辈,我们五人联手,打上门去。嘿嘿,直接将这八大圣派之首,打成了八大圣派垫底。从此以后,人间四大上师之名,响彻青天界,我这妖族大圣,也在人间有了名头。”

    萧寻听得心驰神往,随后一想,却道伯父,既然我娘艺业不俗,那为何生我之时,还会难产至死呢?”

    孙穿穹闻言一愣,脸上却是显出几分寥落那是十九年前,你父亲逆天失败,你母亲也遭受牵连,被废去一身功力所至。咦?这事儿你不么?”

    萧寻黯然摇头。

    孙穿穹又问卫破妄没把这事儿告诉你?”

    “师尊没说。”萧寻说道,“不过他老人家答应我,如果我在这次新秀大比中夺得第一,便告诉我父亲的一切过往。”

    孙穿穹颔首道原来如此,想来那是卫破妄那小子在考验你。若是你天资实力不够,此事反而是祸端。既然他是你师父,那就依他所言,你父母的事情,我就暂时不告诉你了。”

    “伯父……”萧寻暗自打嘴,心有不甘。

    孙穿穹却说道此事不必再提,昨夜你练棍之时,我感觉到你的真气流转有些小问题,你且伸出手来,让我摸摸你的气脉运行如何。”

    萧寻只得伸出手去,不料孙穿穹一摸之下,却是神色大变你这心脉,是回事?”

    萧寻叹息一声,如实相告道天生细弱,父亲临终之前,修补了一番,目前只能承受巽境修为。”

    孙穿穹一听,急得抓耳挠腮,在原地蹦跳不止这可如何是好!”

    萧寻见长辈为如此忧心,心中颇为感动,劝慰道伯父,你不必着急,这个我以后慢慢想办法吧。”

    孙穿穹似乎想到了,忽然道办法是有的!”

    萧寻大喜办法?”

    孙穿穹却是一脸愕然这事儿你师父还是没告诉你?他应该比我更了解才对,毕竟他是人间的上师,我是妖族的大圣。”

    萧寻木然摇头,不明所以。

    孙穿穹跳脚骂道卫破妄这臭小子,教得徒弟,这也不说,那也不提,枪术还教的狗屁不通!不行!我找他要个说法去!”

    萧寻大急,一把拉住想起一出就是一出的孙穿穹,说道伯父,您别急,师父不告诉我,必然有他的良苦用心。枪术一道,师父主要让我自行领悟,并没有强教硬塞,我练枪不过半年,已经可以代表燎原宗出赛了。”

    孙穿穹这才安静下来,喃喃说道才半年么?这倒勉强说得。”

    不过这妖族大圣又骂道不行,不能光学他那一套,他的武道水准,在人间四大上师之中也是排名垫底的。孩子,你学武的路数,应该是这样。”

    萧寻凝神竖耳,静待下文。

    孙穿穹说道你先在我处学棍,随后精研枪、刀、剑。这四样兵器大成之后,结合你家传的心法,就可以尝试融合成为戟法。枪就在你师父那里学,他的枪术虽然比不上解厉,但也是目前人间最高的水准。刀法,你要找妙意廖去学,他的刀法,精妙犹胜艳阳谷的镇派绝学,当年不过是境界不足而已。剑术一脉,莫无言的剑法古今第一,上古仙师秦踏海也略有不及,若不是练功出了岔子,当年逆天一战,有他当你父亲的助手,本不至如此惨败。”

    萧寻听完,却觉得一头雾水,问道问题是我除了我师父和您,其他两人一个也不认识啊。”

    孙穿穹说道这个你不用着急,既然你师父收了你,他虽然蠢,也不至于蠢到不通知其他两个的地步。他们自然会来寻你的。好了,你在我处也不过待两天,今晚是最后一晚,你且将昨夜所学,演练一遍我看看吧。”

    “是,伯父!”萧寻听闻孙穿穹如此说,便放下心事,专心演武。

    翌日傍晚,萧寻聚集了其他三人,牵了寄存在客栈后院的马匹,打算出发。

    四匹高头大马,在经过御马客栈两日调养之后,精神奕奕,目清齿白,全身毛发油光发亮,目看得众人连连称奇。

    萧寻却并未显出多少奇怪的神情。既然这客栈的老板是妖族大圣,调理一下马匹,那是小菜一碟。

    临出发前,萧寻回首,望向御马客栈之内。

    那尖嘴猴腮的掌柜,不耐烦地挥挥手,意思是让萧寻赶紧滚蛋,免得看着心烦。

    掌柜的手,依然是黄毛缕缕,不似人手,看起来甚为诡奇可怖。

    萧寻怀中,也有黄毛三根,根据掌柜所说,一旦危急关头,遍掐断一根,妖族大圣孙穿穹,便会身披七色铠甲,驾着五彩的云朵,前来救他。

    孙穿穹?弼马温?齐天大圣?

    萧寻暗自发笑,随后却神情肃穆,作揖鞠躬,对着这御马客栈深施一礼。看得另外三人侧目不已。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网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小说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