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寒门贵女 > 第五十五章 吃定你
    ,最快更新寒门贵女 !

    颜真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鲜血淋漓的,人,只觉胸膛宛如被人生生砸了一记闷棍……

    安馨看到颜真的那一刹那,只觉心情瞬间放空,好似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漏洞,而她便顺着那巨大的漏洞坠了下去。

    “颜真?怎么是你?”手中的铁链“砰”的一声砸落在地,安馨的身子颤了颤,而后身子一软,便昏厥了。

    颜真有些不敢触碰眼前的小女子,这种情形下,她还能冷静的问怎么是他?这个女人不知道此时见到从天而降的他时应该热泪盈眶吗?

    “留下活口。”颜真一把将安馨抱起,手指缓缓收紧,转身便向外走去。

    很快一个浑身是血的人被丢在颜真面前,一见颜真骤然爬到他面前,扯着他的衣角惊惧交加道:“大人饶命啊!小的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您的呀!”

    颜真抬脚踢开,冷冷道:“钥匙!”

    那人正是蛇门门主,也是颜真早已心有计较,方才并未要了那人的命,而暗卫们总又能猜中他的意思,清剿蛇门时自然也不会要了这个人的命。

    那门主大哭道:“钥匙在,在那个人手里啊……”

    颜真眸子骤然清寒:“那个人?”

    那门主突然哆嗦了一下,不断磕头求饶道:“小的也不知那个人是谁……只知道是位公子,给小的一大笔银子说要这个女人的命,大人饶命大人饶命!”

    颜真漠然道:“用刑。”

    那门主脸色骤然惨白,大哭道:“大人,小的真的不知道那人是谁啊!您就算打死小的,也真的问不出什么啊!”

    颜真身形一掠消失在原地,声音冷幽幽的飘来:“那便打到死为止。”

    ****

    安馨醒来时,看到的是一个绣着曼陀罗花的枕头,刺绣华美精致,散发着淡淡的清爽的熏香气……安馨微微一怔,这才意识到自己是趴着的。

    她动了动身子,全身顿时火燎般疼了起来,安馨拧了拧眉头,偏过头,却见一个小丫头匆匆走来。

    安馨默不作声。

    小丫头惊喜道:“姑娘醒了?”

    安馨淡淡道:“这是哪里?”

    小丫头慌忙端来一碗药道:“右相府,大人一早上朝去了,这个时辰应该还在朝上,姑娘先把药喝了吧。”

    安馨看了一碗那汤药淡淡道:“喝不下,我伤的怎么样?”

    那小丫头从未见过受了伤还这么冷定的女子,愕然道:“姑娘伤的极重呢,原本的皮肤怕要留下难看的疤痕了,原本受伤便不易恢复,可又被泼了辣椒水,致使伤口发炎溃烂,对了姑娘已经昏迷三天三夜了。大人抱着姑娘回来时,姑娘满身都是血,可怕极了。”

    安馨一怔:“三天三夜了?爹娘……”|

    小丫头笑道:“姑娘只管安心养伤便是,太仓令那里大人已经通知了,对了,奴婢换做秋月,姑娘直唤奴婢名字便是。”

    安馨微微放心道:“我手上的铁镣铐呢?”

    秋月小心吹了吹那药道:“那镣铐乃是精铁打制,大人寻了很多宝剑才想办法打开呢。”

    安馨淡淡道:“那锁孔虽复杂,但并不难开。”她若醒着,自己也能打开的。

    “姑娘伤的那么重,尤其以后背最重,是以只能这么趴着。大人的床榻向来硬了些,奴婢特特让人在垫子里塞了许多鹅绒,姑娘想必会舒服些。”秋月笑了笑,将药喂给安馨。

    安馨并不推辞,随口喝了。

    “我身上的伤,这几日劳烦你了。”安馨微微一笑,算是表示好感。

    秋月蓦地捂嘴轻笑道:“姑娘身上的伤不是奴婢处理的哩,大人将太医院的太医们都叫了来,可姑娘伤的都是身子,那些太医院的都是老头子,大人如何会让他们处理,事事都是亲力亲为,是以,姑娘身上的伤都是大人处理的。”

    安馨只觉全身一麻,笑意僵在脸上,嘴角抖了抖道:“你说是谁?”|

    秋月笑道:“是大人呀!姑娘的身子,大人是不会让我们这些外人来碰哩。”

    安馨觉着表情已经无法来表现她此时的心情了,脸色阴晴不定久久方咬牙切齿恶狠狠道:“这个王八蛋!”

    事事亲力亲为,那她岂不是……岂不是……被他看个干干净净!?

    想到此,安馨耳尖红的好似要滴血,却又为这个落井下石趁火打劫的混蛋颜真感到愤怒,这一刻,她只觉全身更疼了!

    安馨不顾疼痛就要爬起身,惊的秋月慌忙扶住她道:“姑娘伤重,不可乱动啊!”

    安馨冷冷道:“松手。”

    秋月蓦地一哆嗦,下意识的怂了手,安馨只觉这般一动,全身的伤口好似都裂开了,门突然被推开,秋月一见门外人如见救命稻草,慌忙道:“大人……”

    “你先下去。”颜真瞥了一眼安馨,秋月不敢再多言,慌忙退了下去。

    安馨一脸阴沉的盯着颜真道:“你……”你什么?这一刻,她觉着自己要说的话,皆羞于启齿。

    颜真随手关了门,缓步走到床榻前,安馨抬手就要给他一拳,却牵动了伤口,当下疼的倒抽了一口凉气,打在他胸口的那一拳头顿时有些轻飘飘。

    “好了再打,先躺下。”颜真随手将她脸朝下放在床榻上。

    安馨咬牙切齿道:“你无耻!”

    颜真蓦地笑道:“这一番身子遭殃,脑子倒是完好的。”

    安馨气结。

    “不要动,该上药了。”颜真说着便慢条斯理的开始解她的衣服,安馨只觉全身凉凉的麻了一遍,恶狠狠吼道:“你敢!”

    颜真抬睫瞥了她一眼道:“唔,又不是没敢过。”

    安馨只觉一口老血梗在胸口。

    “怕什么,本相会对你负责,总归你如此难嫁,本相此番倒也给你娘了却一番心事。”他说这句话时,随手点了安馨的穴道。

    安馨脸色都绿了,只眼神杀人似的盯着颜真:“你住手!”

    颜真果真住了手,淡淡道:“不如,让太医院的那些老头子们来给你换药?”|

    安馨只觉头疼咬牙道:“叫秋月!”

    颜真眸光深深道:“你的身子只能我来碰,本相刚改了名字,便是唤作秋月的。”

    安馨嘴角僵住!

    见过没下限的,没见过这么没下限的!

    颜真抬头又要来为她解衣,纵然安馨再淡定,此时也无法再淡定了,而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剥光……

    安馨见鬼似的瞪着颜真。

    颜真手指慢条斯理的拂过她的肌肤,那般神态,让安馨不知不觉红了脸,好在里衣还是有的,虽然被剪得够呛,但总算能遮羞。

    安馨咬牙别过脸去。

    颜真懒懒道:“千余年前,古人皆以树叶遮羞,你如今这么穿着,倒比那些古人矜持多了。”

    安馨险些吐血,一个古人是怎么好意思说那些古人的!

    “那你穿着做什么?你怎么不去裸奔!”安馨觉着自己的眼神要杀人。

    颜真骤然俯身靠近她道:“你喜欢?我倒不介意在你面前裸着,你若是喜欢,本相可以天天裸给你看。”

    安馨脸色僵住,无耻已经不足以用来形容眼前的人了!

    颜真近距离望着她怒火中烧的眉眼,那眼睛黑亮,似乎无时无刻不在保持着清明,此时此刻却好似被自己气到了,所有的理智都滚到了千里之外。

    颜真低低一笑掩住眼底的心疼道:“除了伤疤,本相看不到别的。想要心动意动身动都不行。”

    安馨随手抓了枕头砸过去。

    “废话少说,还不换药!”近乎暴怒的,安馨厉喝,耳尖却莫名的再一次红了。

    颜真手落在她的伤口上,安馨所有的怒火瞬间疼的没声息了。

    “可得罪了什么人?”颜真眸光滑过一丝森凉,蛇门门主口中的那个人,他调用了众多手段去查,竟然都查到线索,什么人,竟然精明如厮?

    “是个女人!”安馨忍住了剧痛,淡淡开口,“女扮男装,带着面具。”

    颜真眸光骤然一寒:“女人?馨儿可知道是谁?”

    安馨轻轻吸了口凉气,没好气道:“我若是知道是谁,还用说她带着什么面具?”

    颜真瞥了她一眼道:“那女子或许你是识得的,否则无缘无故,如何会用这等手段来报复你?”

    安馨默了片刻道:“我本想上断峰山,却在那时遇到了埋伏,那女子会不会与凤仙村的凶杀案有关联?”

    颜真道:“不排除。”

    安馨痛的又蹙了下眉头,颜真却道:“痛便叫出来,不必忍着。”

    安馨怒声道:“你不能轻一点!?”

    颜真浅浅一笑,眸光潋滟道:“嗯,以后我自会轻一些。”

    安馨想她不要再和这个混蛋说话了,怎么所有的话到了他脑子里都变了味!?

    “你找到我之前,没遇到那个人?”安馨明智的转移话题。

    “蛇门那群废物不过是被那个人利用罢了,那人既然如此小心,又岂能与我碰个正着?”颜真瞥了一眼安馨若有所思的脸色笑盈盈道:“不必想着严刑拷打蛇门那些人了,他们都死了。”

    安馨蓦地心头一跳,瞪着颜真道:“什么?”

    颜真虽在笑,却险险的眯起了眼睛:“本相恨不能将他们挫骨扬灰,让他们那般死了,便宜他们了!”

    安馨说出一句幼稚到顶的话:“你杀人!?”

    颜真笑道:“嗯?这个案子好破的很,凶手便是本相,你不必耗费脑力破案了。”

    安馨语结。

    颜真笑盈盈道:“本相便是正义,是这个天下的正义,也必须是你心中的正义,明白么?”

    安馨头又开始痛了,几乎艰难的咬牙切齿道:“你这个……”这一瞬词穷,竟找不到形容词来形容眼前的人!

    “蛇门作恶多端,不知糟了多少孽,本相清剿他们,乃是一桩为国为民的好事,皇上会嘉奖的。”颜真手指落在她的腰上,指尖漫不经心的搔了搔,安馨只觉全身一麻,“肌肤狰狞也很美……本相甚为意动,好好养伤,嗯?”

    安馨只觉一股凉意自腰间蔓延,一直弥漫到四肢百骸,她激灵灵的回头瞪向颜真狠狠道:“滚!”

    ××× ×××

    秋月小心翼翼的推门进来,接着一个枕头便砸了过来,她蓦地缩了缩脖子小声道:“安姑娘,是奴婢。”

    大人不知道怎么惹到了安姑娘,一下午但凡开门,必有枕头砸来,大人为此特意命人紧赶慢赶搞鼓了一大堆的枕头堆在榻前,好殷切嘱咐说“安姑娘心情不好,总爱扔枕头,不必理会。”

    秋月心想,这爱扔枕头的喜好,与大人的性子还真般配!

    “什么事?”许是因着大人的关系,安姑娘待秋月的口气也很不善。

    “安姑娘,太仓令大人着人送来些东西,让奴婢转交给姑娘。”秋月小心翼翼道。

    安馨蓦地消了火气道:“拿进来吧。”

    秋月立时走了过去,安馨勉强起身看了一眼那包袱道:“打开。”

    秋月乖巧的将包袱解开,里面皆是些吃的,想必都是徐若兰亲手做的,正这般想便听到秋月道:“来的丫头说这些都是安夫人亲手做的,说小姐好好养身子,不必急着回府。”

    安馨听到的有些不对味道:“什么意思?爹娘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秋月捏了捏衣角急促道:“没有没有,安夫人怎么会误会什么呢!”

    安馨眸光一凉道:“说。”

    秋月退后一步转身道:“奴婢还有事要做,先告退了。”不等安馨开口,她便急匆匆跑了出去,安馨咬了咬唇,脸色有些不好看,爹娘若是知道自己受伤多半会担心,怎么这会反倒说什么好好养身子,不急着回府了?

    她现在人在右相府,且占的是右相的房,睡得是右相的床,难道外界早传出了留言蜚语,想当然认为自己连右相都给睡了!?

    安馨眸光险险的眯了眯,她倒很想把右相给砍了!

    ××× ×××

    御花园中。

    颜真折扇慢摇,缓步走入凉亭,随侍的小巩子低声道:“大人可听闻今日的传闻了?”

    颜真将凉亭内堆着的奏折随手翻了翻道:“说来听听。”

    小巩子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大人的脸色,却见大人这几日心情又似不错,又似阴狠的阴晴不定,不由的擦了擦冷汗道:“外人传言,安家小姐占了大人房,睡了大人的床……呃……”小巩子不敢继续说了。

    颜真手指一顿,唇角抬了抬道:“继续说。”

    小巩子战战兢兢道:“还说,安家小姐还,还睡了大人的人……奴才决计不会信那些个谣言,大人金尊玉贵,岂是那些人随意来糟践的!?”

    颜真抬笔随手批了几个折子慢悠悠道:“传言不可信,不必理会。”他倒不介意被睡,但他更想去睡,想到此,右相大人小小邪恶了下,却觉心潮起伏不定,随意丢了笔懒懒道:“不过安馨却是在我府中,恰也睡着本相的床榻,既然留言满天飞,本相改日让她睡了,也算应景。”

    小巩子蓦地张大嘴巴,久久合不拢。

    “小巩子还当真了不成?大人平素最爱玩笑,你却信了。”轻笑声传来,小巩子脸色一变,慌忙跪地迎接道:“奴才拜见太妃娘娘。”

    苏妙玲淡淡道:“起来吧。”

    颜真摇了摇折扇,随手翻着折子道:“听闻太医言太妃近几日染了风寒,可好了些?”

    苏妙玲眸光流转,望向那懒懒淡淡背对着自己的身影,轻声道:“大好了,你们都下去吧。”

    待奴才们都退了,苏妙玲才上前走了一步道:“大人。”

    颜真淡淡道:“太妃请讲。”

    苏妙玲却突然上前一步从身后抱住了颜真。

    颜真冷淡淡的往别处扫了一眼,这才淡淡道:“太妃还请自持身份,莫要做了逾越的事。”

    苏妙玲手臂收紧泣声道:“我不要松手!无论如何我都不要松手!”

    颜真抬手就要将她推开,她却脸埋在他的背上泣不成声道:“颜真,我们私奔好不好?我不做什么太妃,你也不做什么右相,我们一起浪迹天涯好不好?”

    颜真随手将她推开,这才抬睫看着她唇角一抬道:“太妃娘娘多年身处深宫中,竟还愚蠢至此?”

    苏妙玲蓦地惊住。

    颜真懒懒道:“你似乎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身为先皇的妃子,或许更应该衷心先皇,既然过腻了宫中的生活,本相便将你送去守陵好了。”

    苏妙玲身子骤然一寒,踉跄后退一步道:“颜真……我,我可是太妃……你,你对我何以这般残忍……”

    颜真淡淡道:“本相做事,哪有什么原因?”

    ****

    安馨朦胧中感觉到有人推门,几乎是下意识的,随手将一个枕头丢了过去,接着便闻到一缕淡淡的熏香气,安馨凝眉,不招人待见的来了!

    安馨将头一偏,继续闭着眼,不搭理总好过惹气!

    “本相的床可好?”笑盈盈的声音。

    “臭死了!”

    “既如此,那便不睡床榻,睡地上。”

    “虽然臭死了,但勉强将就!”

    “那不如将就将就,与本相同挤一张榻。”

    “无法将就!”

    “那便不将就,心甘情愿未尝不好。”浅笑盈盈的声音,接着,床榻一沉,便有人躺了过来。

    安馨气急败坏,扭头盯着他道:“我去睡地上!”

    颜真随手将她揽入怀里道:“在我怀里,哪也不许去。”

    安馨深深吸了三口气道:“颜真,追女孩子不能强求!强扭的瓜不甜!”

    颜真揽她用力些道:“不管什么法子,能追到你都是好法子。”

    安馨脸色黑了黑,冷着脸道:“你给我爹娘说什么了?”

    颜真唇角一抬道:“唔,便说你这几日都下不了榻,人在本相那里,不必担心。”

    安馨一口气险些没吸上来,脸色阴沉道:“你可以滚了!”

    颜真指尖绕着她的发丝懒懒道:“外界传言,你占了本相的房,睡了本相的床,也上了本相的人……嗯……外人尚且如此期盼,我们不如做全了?”

    安馨翻眼,还有没有不如她所料的!

    “我对jian人没兴趣!”安馨爆粗口。

    颜真低笑道:“为了你,本相jian些无妨,jianjian的,jianjian的,吃定你。”

    安馨瞪着颜真气极道:“颜真,你,你别来烦我!”她已经无话可说了!

    颜真揽紧她,低低一笑,旋即开口,却是浅唱出声:“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安馨目瞪口呆,右相大人竟然还会唱的!?

    太过惊愕,以至于偏头盯着他,他的声音本就如弦似瑟,好听的紧,漫然清唱下,立时令人心神俱颤。

    前世安馨听过的歌委实不少,一上街,满大街放的歌都是爱情的,却从未听到这般好听的曲儿……

    这词出自《诗经。郑风。子衿》,她虽读过,但也只是有所印象罢了,她向来对爱情一类的东西兴致缺缺。

    这一刻,心绪蓦地好似被那曲撩拨了一下。

    安馨蓦地收回视线,不看他波光潋滟的眸,更不想看他那张倾国绝世的脸。

    但那歌声轻轻不歇,她便也不想打断,不知不觉竟睡熟了,伴着歌声入梦,她前世今生,还是第一次……

    安馨睡熟前,脑海里出现的名字是,颜真。

    ****

    城北凤仙村拴着的家禽死了!

    这个消息传来时,已是三日后,露珠央求着要见安馨一面,彼时安馨那般重的伤势也好的七七八八,却不知颜真给她用了多少灵丹妙药。

    得知这个消息,安馨沉下眼睛。

    事情越来越古怪了,若是那怪人报复村子,怎么会连家禽都不放过!?更离奇的是,好端端的,怎么会再次跑凤仙村去杀那几只无辜的家禽?

    若是冲着人来的尚且可以理解,为何还要冲着家禽?

    露珠望着安馨沉思的脸,脸色一红小心翼翼道:“小,小姐……您身子可好些了?”这么多天都下不了床,右相大人……好厉害……

    安馨正沉在思绪中,回答未经过大脑,淡淡道:“勉强可以,想完全恢复,怕还需些日子……”

    露珠脸色骤然红到脖子梗,大人,大人究竟一/夜多少次,竟将小姐伤成这般模样了!?太残忍了!

    ------题外话------

    没办法,jian字不能打,给屏蔽鸟,妞儿们意会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