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寒门贵女 > 第十六章 陌上花
    ,最快更新寒门贵女 !

    “这就是那个揭官榜的草包?揭了官榜又破不了案,依照大邑律法,应受鞭刑吧?”一众人走了过来,少女的声音犹显清脆,却带着趾高气昂的傲慢,将众人的目光皆吸引了过去,立时,人群爆发出一阵惊呼声。

    能够将案子真相大白,平冤昭雪,无疑是极得人心的,冤假错案的造成,受苦的通常是寻常百姓,而风家破获一件又一件奇案,无形中便是为百姓做了主,自然备受欢迎。

    王白石神色端正,底气十足,在寻常百姓前,这位父母官,官威十足,事实,也只有在百姓前,他尚可以摆摆官架子。

    而他身侧的少年正是风逸,他神色亲和,全没有天之骄子应有的傲慢。时不时还会驻足与百姓们交谈,让一众百姓很是受宠若惊。

    说话的自然是风琳,她骨子里的傲慢想必是生于大家族与生俱来的,且少女又天生聪慧,容貌姣好,自觉高人一等。

    她的话音一落,王白石自然将视线落在了安大明身上,坦白说安大明险些坏了他的大事,若非他情急生智将风家人请来,这个案子便破不了,案子不破,必定迁怒那位大人,到时他连人头都难保,自然王白石不会给安大明好脸色看,况无论如何他也要给风家面子,即便只是个少女。

    “来人,鞭打二十!”

    古代鞭刑可谓极其严苛,这鞭子自然不是普通的鞭子,而是鞭子上扎有钉子或钩子,鞭打人身时,可以勾开或撕裂血肉,使受刑人吃尽苦头。

    鞭打二十,已算极重的处罚了。

    安大明自然吓得半死,他狼狈的跪地求饶道:“大人呐,揭官榜的是安馨啊!小的是被逼迫的啊!大人明察!大人饶命!”

    一侧杨虎脸色微变,他自然是向着安馨的,自然不会让安大明真的将安馨给供出来,慌忙道:“来人,还不动手!”

    风琳因上次赏花会对杨虎印象极差,冷笑道:“大人,杨捕头上次擅离岗位去赏花会,可是得了不少银两呢,您难道不知这事儿?”

    王白石一怔,杨虎做事一向他放心的,没想到风琳竟然将事情扯到他身上去,况有银子,杨虎竟然没拿来孝敬自己一些,自然心中不悦。

    杨虎心头一颤,慌忙单膝跪地道:“大人,那银两乃是她人赠与,况那日并非卑职当值!”

    风琳冷嘲道:“杨捕头的意思是,不当值时县衙的事都与你无关了?”

    王白石沉了沉脸色沉声道:“擅离职守,你太让本官失望了,与安大明一并受罚吧!”

    远处看到这一幕的安馨蓦地眯起眼睛,这个风琳看起来不仅有仇必报,还是个颇有心计的,她刚要走过去,却见王白石突然脸色大变,直直的望着前方,而后颤巍巍的噗通一声跪地。

    安馨一怔,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只见不远处缓缓行来一顶软轿,那轿帘低垂,看不到轿内的人,但能让王白石如此惧怕的,一定不是简单人物。

    县太爷都下跪了,百姓们即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知道跟着下跪准没错,一时之间,呼啦啦跪了一片,倒让安馨鹤立鸡群似的,孤零零的站在一侧。

    有个好心的拉了拉安馨道:“姑娘啊,一定是来了了不得的人了,还不快跪下?”

    安馨思想中自然没有下跪一说,如这种陋习,她实在不敢恭维,但不跪,这么鹤立鸡群的,总归会节外生枝,只得不情不愿的跪下,却见那轿帘缓缓撩开……

    王白石的声音分外响亮的传来:“下官携同义安百姓恭迎右相大人!”

    安馨身子蓦地一顿,倏地抬睫,右相!?

    就是那个拿奏折烤肉,在朝廷一手遮天,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大奸大恶的,还险些害的爹吃官司的右相!?

    哦?那便更不用跪了!

    那个京城来的了不得的人物,可当真了不得!

    右相大人通常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没想到竟然为了水月柔跑到这么个偏僻的小地方来,可当真让人开眼界呐!

    那本欲撩起的轿帘不知怎的,便又落了下去,众人伸长了脖子等着一观右相风采的,只好干伸着脖子。

    右相呐!

    大邑流传一句话:云中莲,陌上花,月出南疆,霞落西域。据传这分别代表四个人,陌上花说的便是当今一手遮天的右相了,传闻其风华绝艳,就连陌上盛开的曼陀罗花见之含羞,那将是怎样的姿容?

    可这样一位人物,偏就被薄薄的轿帘给遮住了,众人能不心急,能不心痒,能不抓耳挠腮吗!?

    软轿一侧立着的是个绯衣男子,神色淡漠的像万年不化的冰川,声音冷冰冰道:“大人有令,尽快破案,不得延误!”

    王白石身子一颤,慌忙一把拉住风逸道:“风公子,快些说说谁才是真正的凶手吧!”

    风逸这才回神,他视线扫过那顶软轿,而后不经意的落在安馨身上,微微一怔,下意识的看向风琳,果然少女紧握拳头,正神色阴沉的盯着她。

    安馨也察觉到了风琳的视线,她抬睫视线与她相撞,一个狠戾如虎,一个淡漠无波。

    但好在二人没有冲动的冲上去,当着右相大人的面若当真打起来,怕真的要糟糕了!

    风逸深吸一口气道:“将四个嫌犯带上来!”

    安馨眸光一闪,而后若有所思的望向那顶软轿,窗帘撩起一角,好似有视线浅浅的落在她身上,安馨觉着这道视线有些熟悉,也是,她毕竟在揽月殿为父亲平冤昭雪,那个右相大人想必对自己有些印象,不过,像这种大人物,如何会记得她这种乡野小民?

    况右相权势滔天,又险些将爹害死,她自然难生好感,这般一想,最后一丝好奇心也无,便移开视线落在风逸身上,他口中的真凶会与她一样吗?

    看着被押着走来的四个人,安馨的视线冷锐的定在一处,真凶就是这个人!逃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