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共享娇妻 > 第六十二章 一摸就会湿得厉害的尤物美少妇
</br> 苏敏怡大概是怕杨伟看不清楚,最后几乎是贴着杨伟的身子坐着了,几乎将整个身子都靠到了杨伟的身上,吊在她白皙娇嫩的胸前的两个高耸坚挺丰盈硕大的奶子,更是颤巍巍地挺到了杨伟的眼前,高高翘起的奶头,几乎碰到了杨伟的鼻子尖上。
</br> 苏敏怡坐到床上的时候,虽然并没有脱裙子,但她的下体也是用床上那条薄薄的被子盖起来的。这时她移动到了杨伟的身边,几乎是紧挨着杨伟坐着,两个人同时都盖在被子下的下体和大腿,便免不了有些挨挨蹭蹭地接触。
</br> 苏敏怡大概并不知道杨伟是一丝不挂地半躺在被子里的,所以对俩人下体间的接触似乎也并不以为意。但杨伟却有些受不大了。有几次,苏敏怡穿着长筒黑色丝袜的膝盖,甚至碰到了他下体那根粗长硕大坚挺笔直的男根,凉丝丝柔顺滑腻的感觉让他险些忍不住高潮射出浆液来。
</br> 杨伟强忍住自己强烈的冲动,抽着冷气去看那哭个不停的孩子,结果发现孩子的嘴角干干净净,甚至连一点儿奶液都没有;他又不甘心地用手小心翼翼地撑开孩子的嘴看,结果发现孩子的小嘴里也没有一滴奶液。杨伟顿时心里有些明白了,又好气又好笑地问道:“你这是第一次用自己的奶喂孩子吧?以前是不是从来没自己奶过孩子?”
</br> 苏敏怡红着脸、咬着唇点了点头,低声不好意思地道:“嗯。以前他爸爸和爷爷都不让我用自己的奶子奶孩子,说一个女人的奶子如果奶过了孩子,就会容易导致奶子变得松弛下垂,看上去不好看,男人摸起来也会觉得不那么性感了。”
</br> 说到后来,苏敏怡的声音已经小得如蚊蚋一般几不可闻,甚至还不由自主地呻吟了一声,盖在被子下的两条穿着黑色高筒丝袜的玉腿,也忍不住扭曲着绞在了一起,结果她的小腿再一次碰到了杨伟坚挺勃起硕大粗长的男根上,搞得杨伟差一点儿就把持不住,将浓稠滚烫的浆液射到被子上和苏敏怡穿着黑色高筒丝袜的小腿上。
</br> 不过,最让杨伟激动得险些不能自持的,还不是因为苏敏怡用小腿碰到了他坚挺勃起硕大粗长的男根,而是因为苏敏怡的话。她居然说“以前他爸爸和爷爷都不让我用自己的奶子奶孩子”,顿时让杨伟感到了内涵万千。如果说是“他爸爸”还可以理解,但是“他爷爷”,也就是温总温华良,又怎么能跟一个儿媳妇提这种极其私密的事呢?
</br> 而且听苏敏怡话里的意思,似乎“他爸爸”和“他爷爷”不让她“用自己的奶子奶孩子”的原因,都是因为“一个女人的奶子如果奶过了孩子,就会容易导致奶子变得松弛下垂,看上去不好看,男人摸起来也会觉得不那么性感了”。这种话如果是一个丈夫跟一个妻子间的私房话的话,并没有什么不妥。但倘若是一个公公对一个儿媳妇说的话的话,那么,这里面包含的潜台词就多得令人目不暇接了。苏敏怡这话里太有内涵了,差点儿让杨伟这头流氓流鼻血。
</br> 不过,杨伟可不敢一直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他担心自己想多了的话,真会把持不住自己,最终忍不住就那么挺着自己硕大勃起的男根,直接把浓稠滚烫的浆液全部射到被子上。
</br> 于是杨伟只得强行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玩味地看着苏敏怡胸前的两个高耸坚挺硕大丰盈的奶子笑道:“我虽然现在还没有结婚,更没有自己的孩子,但却见过一些事,也知道一些事,好像比你这位已经结了婚,而且生了孩子的妈妈知道的还多一些。至少我知道,大多数刚刚生完孩子的女人,并不是孩子一出生就能挤出奶来喂孩子的。大多数的女人都需要采取一些措施,譬如说吃一些下奶的药或者药膳,另外,还要用一些特殊的法子,才能最后把奶挤出来,喂到孩子嘴里。你居然什么都不知道?”说完便看着苏敏怡呵呵地笑。
</br> 苏敏怡的脸色更红了,看着哭得哇哇直叫的孩子,忍不住伸手在杨伟赤裸健壮的胳膊上拧了一把,娇嗔道:“讨厌,不许你笑话我。你快教我,该怎么才能把奶挤出来。”
</br> 杨伟笑道:“其实不难。如果你奶子里奶水充盈,并不是贫奶的话,只要打通了奶路就可以了。办法简单得很。”
</br> 苏敏怡娇嗔道:“那你快帮我嘛。依你看,我是不是贫奶?”
</br> 杨伟抽着冷气不怀好意地笑道:“是不是贫奶,我也看不出来,得摸过之后才晓得。”说完,便抿着嘴唇看着苏敏怡笑,问道:“要不,你让我摸摸你的奶子看一下?”
</br> 苏敏怡听了杨伟的话,一张俏脸越发红了起来,又羞恼薄怒地伸手去掐杨伟的胳膊,娇嗔道:“讨厌,你竟然想吃人家豆腐。你怎么好意思说出这种话来?我给孩子喂奶,把自己的两个高耸坚挺的奶子都给你看了,你还不满意,居然还想摸人家。那如果人家给你摸了奶子之后,你会不会又找一个借口,让人家把衣服什么的也都脱了,然后你再挺着你下面那根粗长硕大的东西来插人家、干人家?你好坏啊你。臭流氓。”
</br> 杨伟听了苏敏怡含羞带怯但又大胆赤裸的话,一颗心越发活泛地怦怦乱跳了起来,心想苏敏怡都说出这种话来了,这不是当着自己的面儿,赤裸裸地来挑逗自己么?但他还是不敢确定苏
</br> 敏怡的真实意思,毕竟俩人才只是第一次见面,而且见面时间还不到一个小时,这样的艳遇对他而言未免来得太快也太容易了些,未免让他感到不太真实。
</br> 于是,杨伟还是强忍着心里澎湃的情欲,狠狠地咽了口唾沫笑道:“你看,我这是好心被当驴肝肺了吧?我哪儿有想占你便宜的心,我冤枉的。我这人其实最憨厚老实质朴无邪了,当年读书的时候就有江湖绰号曰‘诚实无欺小郎君,一尘不染美少年’的。我跟你说,中医都讲‘望闻问切’。‘切’是什么?不就是‘摸’吗?你说,我只‘望’只‘问’,而不‘闻’不‘切’,怎么可能判断准了你的病症?那不是糊涂郎中草菅人命吗?”
</br> 苏敏怡听杨伟说的头头是道,居然被他说动了心,红着脸、咬着唇,挺着胸前的两个高耸坚挺硕大丰盈的奶子,含羞带怯地低声向杨伟道:“要不,你就摸摸?你摸摸我的奶子看,我到底是不是贫奶的。不过,我不准你摸我的奶头,我的那里敏感,给男人一摸下面就会湿得厉害,到时候……到时候就会忍不住想要。我爸爸和老公又不在这里,到时候谁能给我?”
</br> 苏敏怡的话顿时将杨伟和他的小伙伴儿们全惊呆了。她“想要”,但“爸爸和老公又不在这里”,所以才会问“到时候谁能给我”。这话里的潜台词就是,如果她“想要”,而她“老公”或者“爸爸”其中有一个男人在这里,就是能“给她”的。杨伟相信苏敏怡嘴里的“爸爸”是温华良这位公公而不是她亲生爸爸。那么,如果说“老公”能“给她”,还是很正常的逻辑,可她说“爸爸”也能“给她”,那可就是太匪夷所思了,简直让人想一想就忍不住情欲勃发、高潮欲来鸡巴硬啊。</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