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天龙神秀 > 天龙神秀(4)
</br> 作者:sis2021年8月24日字数:11714(四)钟神秀自小在江边长大,水性十分的精熟,虽然受了内伤但是落下来被这冰冷的潭水一激反而清醒了过来,他一落水后几下就从潭中浮了上来,然后听到后面又是『扑通』一声,再回头隐约看见一个黑衣人也跟着掉进了这谷底水潭。
</br> 不用猜就知道这一定是秦红棉木婉清这对母女花的一个,钟神秀立刻缓了一口气一个猛子就扎了下去救人,清姐姐肯定是不会水的,这事情钟神秀从小就知道,好在虽是晚上,但是不知为何今夜的月光似乎非常明亮,居然能透过清澈的潭水隐隐约约看清潭底的人影。
</br> 钟神秀很容易就摸到了那人,她似乎已经摔晕了过去,钟神秀一把抱住就踩水上浮,钟神秀觉得自己手中握住的一团物事柔中带软,一只手似乎抓不住,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可是又不明白自己到底意识到了什么,等到了水面才发现自己竟然紧紧握住了那女子的一只乳房,而这女子就是从小教自己武功的秦红棉。
</br> 钟神秀身上也有伤,此时体力早就有点不济了,虽然明白这样非常不妥,但也不敢轻易撒手,再说钟神秀也略知男女之事,心中实在舍不得放开手上这团软肉。
</br> 好不容易游到到岸边浅滩才依依不舍的放开秦红棉硕大的乳房,钟神秀稍微喘了几口气恢复了点力气就连忙去查看秦红棉。
</br> 秦红棉不谙水性,刚才入水的时候就晕了过去,直接沉入水底喝了不少口冰冷的潭水在腹中,此时正人事不省。
</br> 钟神秀对这溺水之人见得多了,立刻按压秦红棉的胸部让其吐出口鼻中的潭水,如果有了气息就算是救回来了。
</br> 钟神秀两手一搭上秦红棉胸前那对大而坚挺的乳房心中又是一荡,两手就情不自禁的揉捏了几下,这手感比起刚才又不一样,钟神秀就觉得自己下身有些异样了。
</br> 可是此时容不得他多想,连忙用力按压几下,几下过后秦红棉虽然口鼻处流出不少潭水来,但是依然末能苏醒。
</br> 钟神秀知道这溺水之人口中有一股浊气需要排出,这需要人上去口对口呼吸几次把这浊气吸出,在把清气进入心肺人方能苏醒。
</br> 可是这秦阿姨是自己长辈,刚才虽然摸了她的胸口,但那是隔了衣物,而且也是救人要紧……钟神秀不敢耽误时间犹豫,何况现在这也是救人要紧,立刻咽了一口口水,深吸一口气就低头把嘴唇复盖上了秦红棉那略微有点厚的性感红唇上面。
</br> 秦红棉的嘴巴微微的张开,钟神秀用舌头将其牙关撬起一点,立刻就把满腔热气度进了秦红棉的胸腔里面。
</br> 钟神秀的一只手还复盖在秦红棉左边的乳房上面感受着她的心跳,果然这一口气下去秦红棉的乳房向上一挺让钟神秀感觉一只手掌控不了,立刻用力向下压去,这手感简直妙不可言!钟神秀又猛地在秦红棉口中深深的吸气,秦红棉胸腔里面那团浊气就被他换了出来。
</br> 钟神秀如此反复几次终于秦红棉的呼吸正常了起来,而钟神秀手握住的那只乳房下面的心跳也渐渐强烈起来,按理说到这时候就应该停下来等昏迷的人清醒就可以了,可是钟神秀有点舍不得这口舌之间的亲密接触还有手上抓住的那只乳房的柔软手感。
</br> 从末接触过女性的他此刻已经是意乱情迷了,不!应该是心猿意马!这男女之事原本就是无师自通,钟神秀已经把舌头伸进了秦红棉的嘴里找寻到了它的同类,异性相吸起来,这心中狂跳的感觉让大脑一片空白的钟神秀立刻陶醉其中,几次内伤的疼痛,心中的羞耻感,还有对昏迷中的秦阿姨亵渎的罪恶感都想让他放开秦红棉逃离她的身边,可是他难以自拔的沉醉在这男欢女爱之中,少男的欲望像烈火一样熊熊的燃烧着,钟神秀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发泄,他只是觉得自己很难受,只有吻住秦阿姨的嘴唇,揉摸着秦阿姨高耸的乳房才能使他好受一些,可是这样却又让他欲望愈发的高涨起来。
</br> 哦!手指终于触摸到了秦红棉的肌肤上面,女子的皮肤是那么的光滑、细腻,不知不觉中钟神秀的手已经从秦红棉衣服下摆掏了进去,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如此大胆。
</br> 钟神秀脑中时时刻刻都想把手抽出来,手在里面的探索却一直没有停下来,终于找到了刚才的位置触摸到的高耸峰峦上面。
</br> 手指灵活无比的按到了那颗柔软的乳头,一经接触就不可能放开,钟神秀已经遏制不住自己的动作了。
</br> 秦红棉被打落悬崖那一刻起就失去了意识,然后就做了一个梦。
</br> 梦见自己飞了起来,自己闭着眼睛,被一个熟悉的拥抱紧紧的抱住。
</br> 这气息、这体温、还有他吻了自己。
</br> 秦红棉十几年来常常会进入这样的梦境,这次却是格外的真实,此时的她已经有了意识,可是她不愿意醒来,因为每次一旦醒来就会发现自己依然是孤单的一个人。
</br> 哦!这次他没有离开,而是一直在爱抚着自己的身子,这触感是那么的真实,自己躺在他温暖的怀里,享受着他的爱抚,自己的乳头被他用手指捻弄着,很快就坚硬的像一颗坚挺的葡萄。
</br> 秦红棉自己孤单寂寞的时候也会偶尔抚慰自己的身体,可是哪里比得上他带给自己的爱抚,这是能让自己快乐和幸福的温柔。
</br> 秦红棉十几年的情欲正在一丝丝的积累起来,他怎么不吻我了,只是一个劲儿的揉弄着我的乳头,以前也是对这里爱不释手,自己的乳房比师妹大多了,也比这次见到那个燕子坞的贱人大。
</br> 现在这个冤家的手越来越坏了,一刻不停的在乳房上面玩弄着,他也一定想念着自己,想念自己这对大乳房。
</br> 「嗯……」他稍微的用力了一点,让秦红棉忍不住的呻吟了起来。
</br> 这一声似乎吓到他了,还是他以为自己被弄疼了而把手抽了出去。
</br> 不,不要离开我!以前的梦境就是一切都结束后,自己会醒来后独自落下悲伤的眼泪直到天明。
</br> 可是这次好像不太一样,虽然他停止立刻对自己的爱抚,却一直紧紧地抱着自己,自己也一直依偎在他温暖的怀抱里面。
</br> 秦红棉!这次到底是不是做梦?这一定是做梦!因为太美好了,所以不真实,一点儿都不真实……没错,这还是在做梦,因为他放下了自己,把自己放在了柔软的草地上面,秦红棉不愿意醒来,不愿意睁开眼睛。
</br> 因为刚才一切又太真实了,太美好了,她要好好的回味一下。
</br> 没多久秦红棉感觉身边就好像温暖了起来,难道是生了火?梦还没有醒吗?秦红棉才发觉自己全身的衣服湿透,此时被晚风吹的冰凉,这火生的恰到好处,有次自己与他在野外欢好的时候他也是生了一堆篝火,让自己赤裸的身体不那么寒冷。
</br> 他来脱我的衣服了,秦红棉有些羞赧,十几年后这个男人又来轻薄自己了,自己是不是也该再次给他一记耳光,然后他就会说出:修罗刀下死,做鬼也风流……刚才钟神秀被秦红棉的那声呻吟声给吓得半死,慌忙把手抽出,盯着秦红棉看了一会儿,看她似乎并没有醒过来,钟神秀才意识到两人的衣衫早已湿透,这夜风一吹恐怕会被寒气入侵,虽说都是练武之人但都有伤在身,一定抵抗不了这山中的夜寒。
</br> 他把秦红棉放在岸边的一片芳草地上,跑到不远处的树林里面收集了不少木柴,堆在一起掏出火镰火石便生起一堆篝火来。
</br> 再回头看到秦红棉还没有醒来,便脱掉自己的衣服放在火边烘烤,温暖的火焰让钟神秀赤裸的身体烘烤的暖和了起来,刚才的内伤也渐渐的平复下来。
</br> 转念一想秦阿姨的衣衫是否也要给她脱下来,刚才趁着她昏迷自己已经对她做了不少男女授受不亲的事情,现在钟神秀胆子大了很多,上去就把秦红棉抱起来挪到火堆旁边,然后伸手就去解开她的衣裳上面的带子,秦红棉身上湿漉漉的衣物被一件件的脱下,一个成熟女性的裸体逐渐呈现在钟神秀的面前。
</br> 今夜月光皎洁,照在这谷底分外的明亮,钟神秀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明亮的月光,也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好的女性裸体,秦红棉全身赤裸着被钟神秀抱在怀里没有让她躺在草地上。
</br> 两人同样赤裸的身子肌肤相接着,篝火熊熊的火焰带来的热量让钟神秀微微的出着汗,刚才明明在水潭里面喝了不少口水,此时却又口干舌燥起来。
</br> 他发现怀中的女体紧紧的贴在自己身上,秦红棉的性感的厚嘴唇微微的张开了,口中吐出的气息被钟神秀直接吸进了鼻腔里面,诱惑!这是赤裸裸的诱惑,这是熟妇对青年男子不可抗拒的诱惑,哪怕这个熟妇此时紧闭着双眼,什么动作都没有做。
</br> 秦红棉再次被男人吻住了红唇,再次被男人的舌头侵入口中,这次她主动迎合了上去,一双玉臂环抱住吻她的男人不让他再次逃逸。
</br> 男人也同样抱紧了她,彼此身上的气息和口鼻里面呼出的热气让秦红棉无法自拔。
</br> 她知道这不是她梦里的那个人,只是两个人很像罢了,她也知道此刻正在和自己缠绵只能是自己师妹的儿子——秀儿。
</br> 她不是随便的女人,这么多年来她只有过一个男人,对于别的男人秦红棉从来都是不假辞色的拒之千里,但是唯有这秀儿从小和自己学艺,自己看着他长大,变成了现在的青年模样,他武艺高强,行事果决,一直喜欢着青梅竹马的婉清,刚才为了救婉清被打落悬崖,而自己摔落了下来后又被他救了起来。
</br> 刚才这个小坏蛋还偷偷的在自己身上占了不少便宜,现在又被他抱在怀里亲吻,秦红棉一点都不抗拒,如果要她接受第二个男人那么她只会接受秀儿,因为此时的秀儿和年轻时候的他简直是一模一样。
</br> 秦红棉十分渴望他再来爱自己一次,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可自己却实实在在的被男人抱在怀里,哪怕这个是他的替身今天秦红棉也一定要做个好梦。
</br> 她没有睁开眼睛,因为一旦睁开眼睛这个刚才还胆大妄为的秀儿说不定就会落荒而逃,秦红棉缠上了钟神秀的身子,一对让钟神秀爱不释手的大乳房紧紧地贴在钟神秀的身上,而秦红棉的手已经伸进了钟神秀的裤子里面。
</br> 钟神秀下面的肉棒早就怒发冲冠了,此时被一只冰凉的手轻轻握住,这手上的冰凉并末使他的欲火减退一丝一毫,却让肉棒更加粗大了起来,他还似乎听到了秦阿姨口中轻轻的发出了一声惊呼。
</br> 随即那冰凉的触感开始在肉棒上面上下的移动了起来。
</br> 钟神秀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只是抱紧了怀中的赤裸美妇。
</br> 她的双眼还是紧闭着,只是长长的眼睫毛在一抖一抖的颤动,钟神秀突然想起了木婉清,秦阿姨的脸和清姐姐是那么的相似,而她一直都说清姐姐是自己的徒弟,也从来不说清姐姐的身世。
</br> 钟神秀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是又不愿意去多想,因为他根本想不明白这里面有什么内情。
</br> 而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手本能的已经复盖在了秦阿姨的隐秘部位,那触感让他想把手抽离又舍不得抽走,一粒软肉被他的手指按住了,苦练武艺的钟神秀手指上有着厚厚的老茧,这几下揉捏和刺激让他能清晰的听到秦阿姨呻吟了起来。
</br> 钟神秀的肉棒在秦红棉手中已经被弄得快失控了,秦红棉知道这个秀儿还是初哥童子,便不在逗弄他,而且这家伙无师自通的弄着自己的阴蒂让自己已经忍不住的呻吟起来,每揉一下她都会呻吟一声,她知道已经不可能再这样闭着眼睛装下去了。
</br> 「秦阿姨!秦阿姨……后面……后面我要怎么做?」秦红棉心中大囧,这秀儿早就知道自己在装,不过也是,一个昏迷的人怎能握住男人的肉棒一直不放哪。
</br> 「傻秀儿你就这么着急吗?你慢慢躺下,让阿姨来给你弄」秦红棉的一双美目已经睁开了,她要看着秀儿的样子和自己欢好,既然自己终于选择了另外一个男人,那么就要面对这个事实。
</br> 何况这世上不让她反感的男人很少,秀儿算是其中一个,她手上的动作没有停,很快两人的下身也是赤裸裸的了,钟神秀本能的向上一挺,却是顶到了一处柔软的地方,但是并没有得其门而入。
</br> 正欲顶第二下,却被秦红棉握住了他坚挺的肉棒。
</br> 这根肉棒好大呀……这会儿已经看仔细了的秦红棉心中暗叹着,比那个人的还要大上许多,她也没有经历过别的男人,现在只想让这根大肉棒进入自己的身体,调整好位置后,秦红棉向下坐去把秀儿的龟头给坐进了自己的小屄里面,钟神秀感觉到自己的肉棒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他急忙毫不客气的向上挺去,大龟头顶开了肉壁向秦红棉阴道里面深入了进去。
</br> 秦红棉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顶的情不自禁的扭动好几下臀部,带动着水蛇般的腰肢胯间紧贴着钟神秀的身体磨蹭了几下,然后停下来让微微的颤抖着娇躯停留在这销魂的一刻。
</br> 尝到甜头的钟神秀看到秦阿姨这样舒服的反应,立刻得寸进尺的又把肉棒深入了几分。
</br> 「啊……嗯……秀儿……你的好大呀……快到底了……嗯……」钟神秀得到鼓励后就一插到底,把整根肉棒全部送进了秦红棉的小屄里面,两人的胯部紧密的贴在了一起。
</br> 秦红棉雪白的肉体开始前后摇晃起来,她此时被钟神秀插的忘乎所以,十几年来肉体的空虚寂寞在这一刻得到了释放和解脱,体内的这根大肉棒的充实感又和十几年前的体验不一样,这次是纯粹的欲望释放,是对那人思念到了极点的发泄。
</br> 钟神秀没有让她失望,在插到底的时候她主动摇晃着,颤抖着、收缩着的泄身了,紧紧的抱住钟神秀的头,盯着他英俊熟悉的脸庞看着失神了,只觉得这张脸在一刻不停的变幻着,一会儿是他,一会儿是秀儿,最后定格成了秀儿。
</br> 秦红棉紧紧抱住了钟神秀,口中呼唤着:「秀儿!」钟神秀被秦红棉这突如其来的感情宣泄给感染了,他不知道该如何回应神情有点激动的秦阿姨,只有让肉棒一刻不停的在秦红棉的阴道里面抽插着,几十下后秦红棉就在他的怀抱里面颤抖起来,阴道里也因为高潮而开始收缩,一股热流包围住了钟神秀的龟头。
</br> 小处男钟神秀根本抵挡不了这强烈的刺激,他就觉得龟头猛地胀大了起来,然后全身的火气就这样发泄了出去,他射精了!第一次把精液射进了女性的阴道里面,积攒了多年的处男阳精全部射进了秦红棉的阴道里面,几十股热流在秦红棉的阴道里面乱窜,刚刚高潮的秦红棉又一次颤抖了起来,阴道里面肉棒依然坚挺着,这久违了十几年的充实感让秦红棉对怀中的小男人产生了一种爱恋,突然就有了依靠和归属感。
</br> 刚刚的高潮只是开始,钟神秀的坚挺的肉棒在喷射过一次精液后就一直留在里面没有动作。
</br> 他脑子里面还在被刚才产生的那强烈陌生的快感说震撼着,他根本没想到变成真正的男人会是这样的刺激,这样的神魂颠倒。
</br> 秦阿姨身上的肌肉弹性十足,抱在怀里十分的舒服和享受,怪不得那些护卫成天都想着女人,原来真正的把女人抱在怀里真的是让人爱不释手,他不停的在秦红棉身上探索着,每个部位对他来说都是神秘的,充满惊喜和意外的,最后他的手停留在了结实的臀部上,一手一边抓住两块臀肉那手感和刚才抓揉乳房的感觉一样美妙。
</br> 这几下一弄,就又动作起来了,秦红棉却阻止了他的动作。
</br> 「秀儿,你刚才不是受了内伤了吗?这种事情一次就可以了,阿姨不是不给你,是怕你伤了身子」「秦阿姨,我没什么大碍的,刚才中了那一掌已经没事儿了」钟神秀把秦红棉放到了地上,无师自通的就压了上去,这次他很快找准了阴道口把肉棒慢慢的插了进去,随着秦红棉的臀部的抖动一直插到了底部,秦红棉的欲望再次被点燃,抬头就主动吻上了钟神秀的嘴唇,继续陶醉的沉浸在这个小伙子的雄性气息里面。
</br> 秦红棉的温柔同样让钟神秀迷失在这极乐世界里面,他一下一下的用肉棒在秦红棉的阴道里面来回抽插着,秦红棉的阴道也随之变得火热多汁,两人的爱与欲望全部都集中在这性器的摩擦和接触上,秦红棉把两条修长的长腿环绕上了钟神秀的腰际,这样能够让钟神秀插入的更加深入一点,感觉更加强烈一点,这一次钟神秀没有像第一次做的时候射的那么快,而是整整干了秦红棉一炷半香的功夫,秦红棉久旷之人的肉欲这次在钟神秀身上得到了彻底的满足。
</br> 十几年的时间苦守和忍耐终于在今天全部释然了,秦红棉尽情的享受着和钟神秀的性爱,一对乳房被玩弄成各种形状,乳头也被钟神秀左右换来换去的塞在嘴里猛吸,她也抱住钟神秀的身体到处吻着,秦红棉最后一次身体弓起的时候钟神秀射了出来,依然射进了她的阴道深处,这次射精结束后肉棒终于慢慢的变软,两人的纠缠很长时间的下体终于分开了。
</br> 秦红棉私处的那丛黑亮的阴毛已经沾满了白浊的液体,湿漉漉的乱成了一团,钟神秀的下体同样一塌煳涂,上面也全是两人交合时候产生的爱液。
</br> 两人分开休息了一会儿后,又相拥在了一起热吻了起来,这次吻了好久才分开。
</br> 「秀儿……我们不该这样的」「秦阿姨,都是我不好,我……」「傻秀儿,阿姨是愿意给你的,不过你胆子也够大的」「秦阿姨……我……」「好了,别说了。
</br> 婉清和那个段公子还在上面,我们被打落悬崖还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样?」听到这里钟神秀才着急起来,自己掉下来之后救起了秦红棉却被她的身体所吸引,还和她做出了这种事情,全然没想起清姐姐还在上面面对那三个恶人,而且……自己还和清姐姐的师父做了男女之事。
</br> 以后如何面对她,钟神秀有点觉得沮丧。
</br> 不过自己深陷在这谷底想想也只能罢了,还是想办法上去再说。
</br> 两人又跳进潭中清洗了身子,钟神秀环顾四周才发现这个山谷的奇妙,原来正对着水潭有一块巨大的石壁,光洁透亮,月光被潭水反射到石壁上面,把整个谷底照射的异常明亮。
</br> 洗完后的秦红棉过去抚摸着光滑的石壁,触手处冰凉润滑,这上面有人工凋琢打磨的痕迹,但是已经浑然天成了。
</br> 「秀儿,这石壁算是巧夺天工了,看来无量玉璧的传说就源于此石壁吧,这里我看了一下应该是有人曾经在这里隐居过」钟神秀却呆呆的看着秦红棉不着片缕的身体在石壁前被月光照的晶莹剔透,听到秦红棉问他,他才反应过来。
</br> 「哦……应该还能找到其他的出口,我不相信住在这里的人不出去,也不可能有这么好的轻功从这悬崖上去。
</br> 对了,秦阿姨,无量玉璧是个什么传说?」「来吧我们到处找找出口,一边找,我一边给你说」虽然有这玉璧照亮,但是谷底还是有不少阴暗的死角,两人点起火把四处搜寻起来。
</br> 「这无量剑派的秘密就是这无量玉璧,据说他们在后山无意中发现这悬崖下面的玉璧在明亮的月夜下会出现一对仙人舞剑,剑法奇妙到匪夷所思,被当代无量剑派的掌门发现后就夜夜带领门下弟子在此等候观摩仙人舞剑」「那么无量剑派的剑法一定受此裨益,突飞猛进了吧」「哈哈哈!无量剑派要是能抓住这仙人舞剑一丝一毫的影子,也绝不会被那狗屁神农帮堵着门打,听说后来这玉璧已经有不少年没有出现过仙人舞剑的影像了,可笑这无量剑派依然还傻傻的守着这块玉璧,还为此内斗不已,分成了东西两宗」「原来如此,那这个秘密秦阿姨又是如何得知?」「这个嘛……无量剑派算不得什么大门派,能瞒得住什么?秀儿!你看那里是不是什么古怪?」钟神秀顺着看去果然在这谷底花丛掩映下有一块巨大的岩石,这四周一两里都是茶花树丛,山璧石崖上面都挂满了蔓藤,唯独这块大岩石光熘熘在那里。
</br> 上面虽有不少青苔,但是明显和周围的事物完全格格不入,钟神秀走近后,伸手推了一下,居然发现这块重愈千斤的巨大岩石被自己推得微微晃动起来。
</br>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古怪!」两人屏息凝神,钟神秀运起掌力慢慢推在那岩石上面,只见那岩石缓缓转动,便如一扇大门相似,只转到一半,便见岩石露出一个三尺来高的洞穴。
</br> 两人大喜,这分明是人工设置的,那么要是有出路就一定在这洞穴里面寻找。
</br> 钟神秀又去拿了两支火把,率先进入了山洞,进去之后便发现脚下踩的是石板路,明显是人工修出来的,走不多远就看到一处大门,两人惊讶极了,这大门上面门环、门钉一应俱全,而且制作的十分巨大。
</br> 伸手推门,这门不知是什么材料制成的沉重异常,钟神秀便运足功力推去只听到砰的一声,那扇大门缓缓的被推开了。
</br> 「秀儿这里面一定没有人,但是却有光亮,而现在还是夜里难道已经找到出口了?」「我看里面是间石室,只是这光亮确实古怪,我先进去探查一番」「秀儿你要小心,阿姨和你一起进去吧」秦红棉把手中那把刚才在潭边洗澡时候找到的钟神秀失落的那把苗刀拔了出来,跟着钟神秀进入了石室。
</br> 走向光亮之处忽见一支大虾在窗外游过。
</br> 这一下二人心中大奇,再走上几步,又见一条花纹斑烂的鲤鱼在窗悠然而过。
</br> 细看那窗时,原是镶在石壁的一块大水晶,约有铜盆大小,光亮便从水晶中透入。
</br> 双眼帖着水晶几外瞧去,只见碧绿水流不住幌动,鱼虾水族来回游动,极目所至,竟无尽处。
</br> 他恍然大悟,原来处身之地意在水底,当年造石室之人花了偌大的心力,将外面的水光引了进来,这块大水晶更是极难得的宝物。
</br> 钟神秀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刻恍然大悟。
</br> 「秦阿姨,这里原来是刚才那个水潭的潭底,我们七拐八绕的居然走到这水潭的潭底了」「秀儿,其实这个水潭就是剑湖,只是不知这是何人打造的石室,这构思的异想天开,用这块水晶把剑湖的光亮给引进了石室里面,而且简直巧夺天工」钟神秀拿起旁边一面长满铜绿的铜镜,旁边居然还有些梳子钗钏之类的女子物件。
</br> 「这里难道是个女子居住的地方?看这些物事似乎人早已不在了」秦红棉也发现这石室里面居然有几十面铜镜,不由得想难道这女子当年姿容绝世,天天要照这镜子顾影自怜?秦红棉也盯着一面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荣光焕发,脸色含春,刚才和钟神秀一番交合后,自己的头发还是披散着的,这会儿女人的天性让她按奈不住的拿起那几个样女人的物件来收拾自己,把自己披散的长发也给打理了一番。
</br> 钟神秀到处寻找着出路,总算是找到一道石门,兴奋不已的回头招呼秦红棉,却是看的一愣,只见梳妆之后的秦红棉好像脸上带着羞色,眉目含春,艳丽无比。
</br> 似乎和以前不太一样,但是钟神秀说不出哪里不一样,就觉得这个女人好像从此就属于自己了,情不自禁的上前拥住了秦红棉,一口吻住了她的红唇。
</br> 两人经历了一个缠绵悠长的吻,当钟神秀的手伸进秦红棉的衣服下摆的时候,被秦红棉轻轻的推开了。
</br> 「秀儿,别这样。
</br> 我们还要赶紧想办法出去要紧」这句话带着扭捏和嗔怪的语气,看得钟神秀神魂颠倒,但是话里的意思却让他恢复了清明。
</br> 「哦,我找到了一道石门。
</br> 秦阿姨你好美!」「秀儿,出去之后这件事情……」「秦阿姨,我不会让人知晓的,可是我……」「男女之间都是上天注定的缘分,你明白吗?何况我是你母亲的师姐,我们已经乱了伦常,等出了这山谷后缘分就……所以……所以那道石门在什么地方?」钟神秀听闻此话不由得黯然神伤,少年情怀受到了重大打击,登时刚才的心情一下子全没有了。
</br> 无精打采的朝着那道石门的方向走过去,秦红棉在背后看着那枚铜镜里面自己光洁的额头偷偷笑了笑,没有让钟神秀看见。
</br> 钟神秀赌气一般的奋力把那石门推开,就看到一道石级向下延伸着。
</br> 两人顺着石级向下没一会儿,就又遇到一道石门,伸手再推,两人眼前徒然一亮,同时开口惊呼:「哎呦!」眼前出现一名宫装女子,手持长剑对着二人的胸口。
</br> 秦红棉立刻把手中苗刀一摆,上前去要格挡那长剑,却发现对方根本就丝纹不动,再仔细看清楚后发现这是一尊惟妙惟俏的白玉像。
</br> 可是这玉像却是自己认识的一个人,不由得心中火起,但是这真的是一尊玉像,和真人一般大小,身上一件淡黄色的绸衫微微颤动,一对眼睛神采飞扬,眼光灵动,乃是黑宝石凋成的,简直像极了活人。
</br> 秦红棉愤愤的把手中苗刀放下,却发现钟神秀已经盯着这玉像看得傻了。
</br> 立刻心中火起,本身外号修罗刀的她就是泼辣的至极的性子,一把就掐在了钟神秀的腰际。
</br> 「哎呦,秦阿姨,你为何掐这么重呀!」「哼!这有什么好看的!」「秦阿姨,我是看到这尊宝物,在想这是价值连城的东西」钟神秀倒是一上来就看出这是一尊玉像了,跑马帮的生涯让他见识过不少奇珍异宝,这么大一块白玉倒是生平第一次见到,还有这巧夺天工的凋刻,人物栩栩如生,体态万千。
</br> 还有那对黑宝石眼睛,这不是什么黑宝石,而是一对蓝宝石,只是这蓝色太深邃了,深邃到接近黑色。
</br> 这对宝石价值连城,怕是钟家马帮全部家当一起都抵不上这对蓝宝石的价值。
</br> 钟神秀这一下被掐的真冤枉,他真的是被眼前的珍宝给吸引住了。
</br> 那玉像头上一枚玉钗上面还有两颗拇指大的明珠,手中的长剑一看就是把神兵利器,说是长剑却有所不同,剑身微弯倒像是一把长刀,钟神秀没有客气的取下来,到手便觉得沉重异常,比起自己使用的苗刀尺寸大小差不多,但是重了一倍有余。
</br> 上面铭有三个篆字,钟神秀却不认得这三个字,秦红棉看后也摇摇头。
</br> 再看这石壁四周到处都镶满了明珠钻石,宝光交相辉映,西边壁上镶着六块大水晶,水晶外绿水隐隐,映得石室中比第一间石室明亮了数倍,这简直是进入了一个宝藏。
</br> 钟神秀心中狂喜,没想到这剑湖底下竟然有一座宝藏,还到手了一把神兵。
</br> 顺手就摘下了那玉像头上的宝钗,要给秦红棉戴上,可是秦红棉怎么都不肯戴,只好作罢。
</br> 钟神秀又耍弄起手中的宝刀起来,秦红棉则对石壁上面刻的字迹感兴趣,到处观摩着那些字。
</br> 钟神秀一套修罗刀法施展出来,只觉得的手中刀虽然重了不少,但是比起以前感觉威力大了许多,因为刀身重了自己运用功力就要比之前认真凝神,那么一刀挥出威力自然大增。
</br> 看来回去要多加练习,一旦得心应手之后,武功又会精进不少。
</br> 回头再看秦红棉已经坐在那玉像之前的一个蒲团上面了,本来看他展示刀法有点入神,等钟神秀看向她的时候连忙说到:「从这石壁上面的这些字来看,这里已经人去室空了,这玉像真人叫做秋水,凋刻玉像的人叫做逍遥子,应该是两位前辈高人,想来那对舞剑的仙人就是他们了」「原来如此」「你手中的宝刀应该是他们用过的兵刃,刚才舞起来在这月光照映下犹如一座刀山,修罗刀法到了这种程度就算是大成了。
</br> 可惜你练武天资极高,只是钟家的武功是横练功夫,你母亲的路数又是左道旁门,我这一脉修罗刀法和掌法都不是什么上乘的武功,你若要更上一层楼……不对!秀儿你怎么会点穴功夫的?你家传武艺和我这一派都不会点穴,又是谁教你的?」「啊……这个……秦阿姨,我曾经发誓不和别人说出点穴武功的来历,再说教我那人说这是旁门左道,要我慎用,最好别用」「点穴是上乘的武功,怎么就旁门左道了,而且他让你慎用,恐怕就是怕被人看出师承吧。
</br> 这个人会不会不安好心?」「秦阿姨,你就别问了,我都发过誓的,再说平时不用,关键时刻岂不是能出奇制胜吗?还是赶紧找找出口吧,看看这洞里面那么多宝物,我反正要带点出去」说着就伸手去抠那玉像上面的一对蓝宝石,手指几下用力就把那一对深蓝到发黑的极品蓝宝石给抠了下来。
</br> 「秀儿你这是焚琴煮鹤」「这尊玉像本就是价值连城的人间少有之物,就是我扛了出去也没人能出得起一座城池的价格来买,何况再加上这对蓝宝石,不如我取下来一个一个卖掉」「没想到你小小年纪跟了你爹跑马帮学会做生意了,你少给我叉开话题,你给我展示一下你点穴的手法」「这……秦阿姨还是算了吧」「哼!没良心的小子,你连我都不相信!」看到秦红棉生气了,钟神秀只好求饶,再说现在这世上秦红棉算是和自己最亲近的人了。
</br> 「这个如何展示?我不能点你的穴道吧?」「不要你点穴,你运功用指法对着这小蒲团虚点一下给我看看」钟神秀心中大惊,原来她知道这套点穴指法的用处!她怎么会知道的?秦阿姨可是不会点穴功夫的,而且传授自己这门功夫的那位高人武功高绝,自己对这门奇妙的功夫也总是趁着自己独处的时候刻苦修炼,一直到有所小成,那位高人对自己的进度也甚是满意,小成之后他就消失了。
</br> 钟神秀自从练了这功夫后发现自己对武功理解的境界提升了很多,再使用自己原来那几门功夫也是威力大增。
</br> 那高人还传授了自己一套内功心法来配合使用这指法,所以秦红棉发现钟神秀的武功比自己高并不是什么错觉。
</br> 钟神秀的内功比她强了不少,只是比起成名已久的四大恶人还差了不少,这是年轻的原因内功修为还差了很远。
</br> 钟神秀无奈,这秦阿姨也不是外人,就运足功力用指法点穴的法门朝着秦红棉旁边的那个小蒲团点去,激射出一道内劲儿带起了些微气流,那蒲团表面的黄锦缎就破了一个小洞,把里面的蒲草露了出来。
</br> 「果然是一阳指的功夫!」秦红棉一把拿起那个小蒲团,一边查看着上面的破洞,一边口中默默的念叨着。
</br> 「秦阿姨,你说这是什么功夫?」「啊……没什么,你有如此奇遇,怪不得两年不见武功精进很多。
</br> 这功夫我见过,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功夫,应该是很高明的武功」「啊,那位高人前辈教会我后也没有告诉我这是什么功夫」秦红棉此时心有点乱,她猜不透为什么会有人来传授钟神秀大理段氏独门的一阳指的功夫,手中拿的那个小蒲团一阵子撕扯,谁知道这几下就发现了这里面的古怪。
</br> 立刻伸手进去掏摸,入手十分丝滑,便掏出一个绸包,便让钟神秀一起过来查看。
</br> 这绸包一尺来长,白绸上写着几行细字:「汝既磕首千遍,自当供我驱策,终身无悔。
</br> 此卷为我逍遥派武功精要,每日卯午酉三时,务须用心修习一次,若稍有懈惰,余将蹙眉痛心矣。
</br> 神功既成,可至琅嬛福地遍阅诸般典籍,天下各门派武功家数尽集于斯,亦即尽为汝用。
</br> 勉之勉之,学成下山,为余杀尽逍遥派弟子,有一遗漏,余于天上地下耿耿长恨也」两人面面向觎,钟神秀说到:「就觉得这谷底石室里面有古怪,这么多财宝一定不是普通人放在这里的,那么这个逍遥派是什么门派?这人为何这么恨逍遥派?那么这里面的武功秘籍一定是很神妙的武功了,那么琅嬛福地又在什么地方?」秦红棉心中的疑问和钟神秀是一样的,她没有说话只是打开了那个一尺长的绸包,里面是个卷成一卷的帛卷。
</br> 展将开来,第一行写着「北冥神功」。
</br> 字迹娟秀而有力,便与绸包外所书的笔致相同。
</br> 其后写道:「庄子『逍遥游』有云:「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
</br> 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末有知其修也。
</br> 』又云:「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
</br> 复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
</br> 』是故本派武功,以积蓄内力为第一要义。
</br> 内力既厚,天下武功无不为我所用,犹之北冥,大舟小舟无不载,大鱼小鱼无不容。
</br> 是故内力为本,招数为末。
</br> 以下诸图,务须用心修习。
</br> 另,欲修习此功法须的废去自身内功,不然则内力冲突立刻经脉断绝,切记」(待续)&amp;12304;&amp;26368;&amp;26032;&amp;21457;&amp;24067;&amp;22320;&amp;22336;&amp;58;&amp;107;&amp;97;&amp;110;&amp;113;&amp;105;&amp;116;&amp;97;&amp;46;&amp;99;&amp;111;&amp;109;&amp;32;&amp;25214;&amp;21040;&amp;22238;&amp;23478;&amp;30340;&amp;36335;&amp;33;&amp;12305;</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