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哐——
</br> 你被突如其来的“袭击者”粗鲁的推进了窄小的房间,空气中散着的霉菌潮味,扑鼻而来,让人想呕吐,而关上门之后里面更是没有一丝的光亮。
</br> 趁着对方关门的空挡,你摸向了风衣里的匕首,可是对方的反应却比你来的更要迅速,抢先一步的制住了她的双手,连同左手上的订婚戒指也被剥离开了身体。所有的武器都被卸除,你的心提到了噪子眼,当下仅剩的就是开口呼唤救援了。
</br> 可就在这个时候,你被大力的按到了背后的石墙上,后脑被冲击撞到,眼前冒起了金星。趁其不备的时候,湿热的吻凑了上来封住了你的唇,带着犹如惊涛拍岸的架势席卷着口腔,舔过了每一颗牙齿,掠夺着其中的任何一块地方,并毫不怜惜的啃着你的唇。疼痛伴随着熟悉的气息和味道刹那间传了上来,在认出了眼前施暴的人之后,你一直绷到紧张的精神也完全放松了开来,立即也不客气的报复性回吻了起来。
</br> “你发什么疯?奈布萨贝达,我的未婚夫先生?”漫长可以称之为斗争的一吻结束之后,你对着仍然桎梏着自己的男人喊道。
</br> “哦?小姐,你还知道你有我这个未过门老公?…我想我必须要采取一些措施,才能让我的老婆不去拈花惹草。”你听到他厉声对你说道,奈布兜帽下的脸阴沉的似乎能滴下水。
</br> “你胡说什么…我只是约了生意要谈而已,你别这么多疑,萨贝达先生~”你有些生气的回应,对于自己的恋人莫名其妙的吃醋你有时感到头疼不已,“把订婚戒指给我!奈布”
</br> “啧,你知不知道那个陌生的男人看的眼睛都直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让人压抑又焦躁,奈布的口气有些狂乱。
</br> “有那么夸张”你无奈的道。
</br> “佟一”的一声,他一拳打在了你耳侧的墙上,话语充满了温怒“我真恨不得把你找间小屋给锁起来,你居然对他笑?哈”
</br> “好了,奈布,老公,你吃醋我很高…但亲爱的你好像有点太多疑了”你叹了口气,似乎知道了他发疯的原因,你一边将手抚上他宽厚的背,一边给雇佣兵先生梳着毛。
</br> “……”他沉默着,将头埋入你的颈侧。你感受到奈布似乎平静下来了,但他呼出的气息喷洒在你敏感的脖颈处,当你想推开他时,发现他正用充满情欲的目光看着你,而你也被他的臂弯圈住,无法挣脱。
</br> 他突然叼住你发丝下隐藏的耳垂,舔弄了起来,麻酥的快感从神经末梢涌上,你被弄得一惊。
</br> “奈布?奈布!…别,那种事不行”
</br> 你有些急切的呼喊出声,但身前的人依然我行我素。伴随着他娴熟的动作,你的风衣滑了下去露出了肩膀,胸口的衬衣被彻底的撕开,而文胸也在刚才被变为了两半,你的整个胸部已经完全暴露在了空气里。
</br> 而这时,奈布的嘴唇也已经吸吮起了你敏感的乳尖,强烈的电流感,让你有些克制不住的娇喘了起来。
</br> “今天就在这里做吧,我会扶好你的”来自雇佣兵奇怪的安全感此时用在了奇怪的地方上。你眼看无法拒绝,只能默许了。
</br> ……
</br> 你此刻被他重重的抵在墙上,眼里泛着水光,
</br> 裤子跟内裤被他堆到了左脚踝,光裸的两腿几乎要站不住,微微发抖,而奈布则在你的跨下,仰起脸吃你的肉穴,色情地晃动脑袋,用挺拔的鼻梁拱你的阴蒂。
</br> 你受不了这样的挑逗,身体颤抖得厉害,手指插进了奈布的发间想把人拉开,由于本来就没有力气,这下子更无力了,手指数次从身下男人的头发上滑开。
</br> 头皮的刺痛轻微到可以忽略不计,奈布掰开肥嫩的已经有些潮湿的阴唇,绷直舌尖往穴里钻。
</br> 体内疯狂翻涌的情欲让奈布没有曾经那么耐心十足,不顾肉穴收缩,轻车熟路地往里入,很快就顶到了g点。察觉到你浑身一颤,喘息里夹杂了一丝泣音,他腥红着脸,把阴唇扯得更开,疯狂戳刺g点,同时继续用鼻尖戳那颗骚阴蒂。
</br> “呃啊不要,唔奈布,老公把舌头拔出来"
</br> 你无助地摇着头,把手从奈布的头发上移开,无力地贴在门上,抓挠出呲啦呲啦的声音,两腿抖得不成样子,微微敞开,要不是你极力稳住身形,几乎就要坐在奈布的脸上。
</br> 太羞耻太疯狂了。
</br> 你从来没有想过还能这样,心理上有些抗拒,身体上又抗拒不了他带给你的那触电般强烈的快感。
</br> 肉穴敏感的不行,尝到这样的快感后,违背主人的意识欣喜地迎接着舌头的侵犯,媚肉争先恐后缠了上来,死死绞紧嫩舌,抽插间被带出不少淫水。奈布就蹲在了你的胯下,那些淫水一部分顺着舌头流进他嘴里,还有一部分滴滴答答在淋在了他的脸上,要是淫水再多再急一些,就像尿在了他脸上。
</br> “不要?水流的很欢啊”
</br> 模糊的声音从腿间响起,下一瞬,舌头抽插的速度陡然加快,不断戳你的g点,而阴蒂早就高高肿起,在高挺的鼻梁持续不断的碾磨下,颤
</br> 巍巍地快要高潮。
</br> 脱力地下沉,小穴直直坐在奈布的脸上。
</br> “啊啊啊”
</br> 这一坐,g点再次被舌头重重碾过,你爽得几乎要晕厥,完全忘了要挣扎,用力夹紧小穴,浑身颤抖地迎接着即将到来的高潮。
</br> 就在这时,那根让你欲仙欲死的舌头不见了,你痛苦地低泣了一声,睁开眼往下看,却见奈布用手背擦掉嘴上的淫水,直起身,挺着肉棒插入你的腿间,龟头在抽搐的穴口来回滑动,借着淫水的润滑,不轻不重地碾磨着阴蒂。
</br> 阴蒂差一点点就高潮了,被这样玩弄,快感不上不下的,你被折磨得快要崩溃,昏沉中听到一道轻柔沙哑的声音:“要不要我干你?”
</br> 自制力早就在崩塌边缘,他却硬生生忍住插进去的冲动,弯起唇,紧紧盯着你迷蒙的黑眸,放慢语速又问了一遍:“要不要?”
</br> 小穴宛如有千万只蚂蚁舔舐,瘙痒不已,阴蒂也被肉棒磨得又痒又麻,你的身体一直在颤抖,听到奈布用近乎诱哄的语气问你要不要时,你的理智彻底崩坏。
</br> “要,我要”
</br> 即使大脑一片混沌,被情欲与激情充满头脑,外加漆黑一片,你也知道自己当下的样子一定淫荡无比。你整个人被生硬的按在墙上,紧贴着石壁的后背不断传传递着夜间屋子特有的凉湿触感。可无论是冰冷,还是杂物间的霉味,你都顾不上了,因为妒火中烧的爱人已经展开了第二轮攻击。
</br> “啧,干死你!”
</br> 从你嘴里听到了想听的话,奈布那根名为理智的弦彻底断了,抓住你的右腿环上他的腰,然后是左腿,最后托住你的屁股,用巨根把你整个人钉在门上,自下而上猛干那口嫩穴。
</br> 啪啪啪。
</br> 肉体拍打的声音很快自房间响起。
</br> 压抑过后,是疯狂的暴虐,奈布直接抱着你狂插猛捅,粗长的肉棒重重顶弄花心,插得甬道不断抽搐绞缩。
</br> 阴茎被紧窄的甬道严丝合缝的包裹,宛如有无数张嘴含吮,爽得奈布闷哼出声,继续爆奸花穴,宫口在龟头持续不断的戳顶下颤巍巍张开了一个小眼,他眼尾有些发红,肉棒打着圈往里插,硬生生把宫口给捅开一小半。
</br> “啊啊啊啊啊”你的喉间骤然溢出一声悲鸣,猛地仰起脖子,宛如一只献祭的羔羊,快要被野兽吞噬。
</br> 他不再迟疑,将龟头全部捅了进去,彻底把窄嫩的宫口肉成了容纳龟头的容器。肉穴在这样深入的宫交中剧烈收缩,把他的巨根绞得死紧,宫口宛如第二张嘴,牢牢地箍住龟头,逼仄的黏膜甚至嵌进了凹陷的冠状沟,夹得奈布差点缴械投降。
</br> 往上顶的同时,奈布的两手收着力,好让你借着身体的重量往下坐,这样使得巨根进入前所未有的深度,龟头下面的茎身都插了进去。
</br> 他没有给你喘息的时间,奈布紧接着狂猛的抽插起你的嫩穴。
</br> 你的小腹一阵收紧,甬道开始痉挛,意识迷乱的你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要高潮了,无力地攀住奈布的肩膀,在上面抓挠出道道红痕。
</br> 疤痕是属于雇佣兵的荣耀,而此时你就是他的珍宝。
</br> 被汗浸湿的后背紧紧贴着木门,身体被干得上下起伏,背上的皮肤不断跟细小的木刺摩擦,带来一阵刺痛。
</br> 密集的抽插让让你喘不过气,身上散发着高热,被奈布干得神志不清,仿佛只剩下肉身,只剩下那口供他进出的嫩穴。
</br> 被连着干了百来下,你浑身抖如筛糠,抱紧了奈布的脖子,大腿用力夹紧了他的腰,小腿交叉,翻着白眼叫出声:“呃啊啊"
</br> 而此刻他紧紧抱着你,仿佛要将你融入骨血中。
</br> “你只能注视我”
</br> 你们同时达到了高潮,淫水,精液迷乱的味道充斥着整个房间。
</br> …………
</br> 第二天你醒后,发现自己已经回了家,不用想就知道是奈布把你带回的。
</br> 他贴心的给你准备了早餐,以及昨天被取下的戒指和一张便签
</br> 上面是他的字迹:
</br> “乖乖待在家里,我去处理下昨天那个杂碎”
</br> endg</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