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龙(狗血妖怪文) > 重复章节!勿点!
</br> 季游坐在桌子后面,惴惴不安地给李锦原把脉,季小小坐在客厅沙发上打游戏,丝毫没有帮忙的打算。
</br> 王印叹为观止地看着这两个一看就不怎么靠谱的医生,终于忍不住问:“他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累?”
</br> 李锦原疲惫地抬了抬眼睛,识海里季游忐忑地说:“毛子,你中的这个毒恐怕有些麻烦,虽然死不了,但是对你的元神有些损害。”
</br> 这些天李锦原烧退了,但是身上却一直很疲倦,二人都当是病后虚弱,没放在心上。直到今天晚上王印下班回来,发现早饭还原封不动地放在桌上——李锦原从早上一直睡到了现在。
</br> 李锦原突然开口:“我觉得不太好,有点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季游的眉头皱了起来,“紧张?还是害怕?”
</br> 王印吓了一跳,“锦原?你要不要紧,不然我去给你约个心理医生?”
</br> 李锦原靠在王印怀里,从心里涌出一阵阵的无力感,“就是一直想着王印,见不到他就提不起精神。”
</br> 季游:……我觉得这不是病,是作。
</br> 季小小终于扔了手柄的,回过头对着李锦原的脸端详了一下,道:“蜘蛛毒。不用吃药,过两天自己就消了。”
</br> 王印一头雾水,但是李锦原被这两个庸医推拿了两下,确实看起来精神了些。“什么蜘蛛?家里有应该没有,在外面被咬了?”
</br> 季游含混道:“估计是,也可能是饮食……”
</br> 李锦原站起来,好像没什么事了,“我去睡一会儿,你招待二位吃个饭。”
</br> 一顿饭食不下咽,季小小随意吃了两口就带着季游告辞了。
</br> 王印眉头紧锁,什么蜘蛛能把人咬到这样,甚至还能作用于大脑?这些天种种怪异的情形开始让他觉得不太对。尤其是李锦原,他的行为有种微妙的不和谐感。
</br> 他把人送到楼道,进了屋,李锦原应该还在卧室。他转身关门,突然有一只手握住了他的胳膊。王印心里一寒,李锦原什么时候来的?
</br> “王印。”李锦原凑上来与他亲吻,“你去哪了?”王印掰过小男友的脸,审视地看着他的眼睛,“我才刚刚送他们走,哪里都没去。”
</br> “好久。”李锦原嘟囔,“你离我好远,进来,你进来。”
</br> 王印震惊地看着已经开始脱裤子的男友,“你,你怎么回事?锦原?”他忍不住轻轻推了一下身上的人,谁料李锦原竟然毫无防备,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br> “我、我没用力——”
</br> 面容冷肃的李锦原抬起头,眼睛暗如午夜,眼底翻着幽光,“阿印,你又要离开我吗。”
</br> “什——”王印还没来得及回答,忽然发现自己什么时候已经躺在卧室的床上,李锦原面泛桃花,正扶着他的阴茎往下坐。“锦原?你怎么了?你润滑了吗,会受伤的!”
</br> 李锦原垂眸浅笑:“阿印,我爱你,你们吃饭的时候,我就在卧室里做好了扩张,啊……阿印好暖和……”
</br> 王印匪夷所思,我们在客厅吃饭,李锦原就在卧室里扩张?这他妈的……
</br> 洁白的腰肢扭动着,用体内那处腺体摩擦肉棒的顶端,“阿印……”李锦原呜咽着,你离我好远,你抱抱我吧,我好冷啊。”
</br> 王印明知李锦原状况不对,却没办法拒绝他,起身抱着哭泣的人,把他压在身下,“锦原,怎么了?你不清醒。我不是一直在吗?”
</br> 李锦原紧紧地抱着身上的爱人,眼神忽明忽暗,“我真的有在等,一直等……阿印,求求你,快一点,啊啊!对,磨那里啊!”
</br> 王印实在想快一点结束这场诡异的性爱,也不顾着深入,就碾在李锦原的腺体上用力顶磨。这么顶其实是会疼的,可是李锦原却在这疼痛里快乐地沉沦下去,不停地叫着他的名字,甚至抓住王印的手往自己的阴茎上放,发出近乎哀求的呻吟:“给你,这个也是你的,都是你的……啊啊!啊!对,把它揉烂、弄死我,呃啊!我是你的,全都……”
</br> 王印已经有些不忍,轻柔地去爱抚李锦原的阴茎,后穴的捣弄开始有技巧地九浅一深,尽量刺激敏感的地方。李锦原不停地亲吻他的肩颈,呢喃着他听不懂的话:“阿印,阿印……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受不了了……求求你,带我走吧……不要……”
</br> “锦原?你在说什么啊?”王印忍不住跟他对视,可是李锦原眼中全是泪水,看不清神色。他只是不停地挺腰迎合,几乎是柔顺地把自己向爱人打开。这种献祭般的姿态让王印心里一阵难过,他心想,锦原是不是一直以来压力都太大了?
</br> 濒临高潮的时候,王印神色复杂地抱住怀里的人,狠狠地挺入到最深处释放出来。李锦原似乎已经神智不清,喘息了一会儿就安静下来,在一片粘腻中抱着他不放。
</br> 在浴室清洗的时候,李锦原恍惚地看着抱着他的王印,下巴乖顺地蹭了蹭他的脖子,找到颈部的动脉,用牙齿抵了上去。
</br> 这样就能……一直……
</br> “转过来擦后面,锦原?”
</br> 李锦原仿佛被电流击穿,
</br> 猛地一推,慌乱地摔倒在浴室光滑的地板上。
</br> 王印却似乎觉得他可爱,笑道:“老婆,你刚刚是想咬我吗?小笨狗。”
</br> 李锦原勉强笑了笑,坐在地上,用手臂遮住脸,似乎在挡淋浴的水流,他哑声道,“我没事了,自己洗就好,你出去吧。”
</br> 门被关上了,李锦原站在镜子前,放松身体,让洁白的鱼鳞覆盖在身体上。他冷漠地伸出手,抓住大腿内侧的鳞片,用力一扯,血流如注。重新褪去鳞片,大腿又光洁如初,只是剥麟的地方一阵阵钻心的剧痛。
</br> 这种程度的疼痛,应该可以使我保持理智吧。
</br> 季小小快步走在前面,季游屁颠屁颠儿地跟着,“老爷,怎么走那么急,我饭还没吃两口。”季小小冷眼看了看他,“鲤鱼忍不住了,蛛毒本来伤不到他,但是掺在火性的龙精里面却能破开他的防护。之前他累,是因为毒性没发作出来,等真的发作,估计恨不得把人碾碎了吞下去。”
</br> 季小小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季游,“我们要是晚走一步,鲤鱼估计会当着面跟我们宣誓主权。你想看活春宫?”
</br> 季游目瞪口呆地摇了摇头:“这么厉害……那王印不会有事吧……”
</br> “不会。”季小小垂下长长的睫毛,“鲤鱼就算伤害自己,也不会弄伤王印的。”
</br> 次日,王印在李锦原的拥抱中醒来。本想再请一天假,却被催促着收拾停当,准备出门。
</br> “你之前都请了三天假了,我没事,不就是被蜘蛛咬了一下。”
</br> 王印不放心,却只得在李锦原的催促下出门了。李锦原颓然跌坐在沙发上,极力压抑着想要跟上去的的渴望。想拥抱、想做爱、想把人拆吃入腹,这样那个人就永远不会离开他。
</br> 他仿佛又回到了碧涛万顷的空旷宫殿里,日日夜夜等着,一百年、两百年、三百年,直到……直到……
</br> “小鲤鱼,你还在等吗?”
</br> “他不会回来了。”
</br> 不……王印……
</br> 李锦原把自己埋进沙发的软垫里,任凭思念和寂寞把他撕成碎片。
</br> 顾巳推门进来,“鲤鱼,你怎么样?小小跟我说了,到底是什么人对你下的手。”
</br> 李锦原摇摇头,露出手臂:“我怕我控制不住,咬我。”
</br> 顾巳身形一闪,化作一条斑斓大蛇,安静地游移至李锦原脚边,蛇吻咬上了他的手臂。
</br> 李锦原软倒下来,昏睡过去。
</br> 王印聚精会神地浏览文献,他今天必须效率高一些,早一点做好,回去陪着……
</br> “印子,今天很莽嘛!”张紫凑过来看他的进度。
</br> “没办法,”王印敷衍道,“家里那位最近性情大变,黏人的厉害。”
</br> “哎呦这一口狗粮!”张紫给他逗乐了,“还性情大变,李锦原难道被人掉包了?”
</br> 看着师弟突然停下打字的手,张紫好像愣了一下,有点尴尬“还是说,你现在家里那个,已经不是李锦原了?”
</br> 王印脑海中近日的种种蹊跷汇沙成塔,他觉得脊背一阵阵发凉。</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