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家通往三国 > 第0091章 敌踪
</br> 周梁没有派斥候过江去打探李傕郭汜的消息,万一斥候被对方的人逮住,有泄露情报的可能。这不是遭遇战,对手的情况,他认为可以凭借史书来判断个大概。
</br> 他和郭嘉等人骑着马沿着筑阳到襄阳一线的江边往来跑了几遍,在便于登陆的地点都建立了简易的防御工事。
</br> 古代的河流两岸,不是什么地点都适合上下船的,大多数地方没有开发,也没有任何治河工程,能够登陆的地方非常少,往往很长一段河流,只有少数几个渡口。很多时候,重点防御几个渡口,就可以防御很长一段河流。
</br> 沔水上游,筑阳西北方向的岸边基本都是山地,不适合大规模登陆,但是不排除他们派一小支部队渡河从西面骚扰筑阳的可能。
</br> 今年初春雨水不断,给工事施工增加了难度,不过此时士兵们士气正旺,看见皇上亲自带着军师到前线视察,都表现得非常努力。
</br> “看来,李傕郭汜出兵的时机有问题啊。”郭嘉看着因雨水而上涨了几米的沔水,笑着说。
</br> “他们都是北方人,也一直在北方打仗,这应该是他们第一次来南方,没有料到这样的气候也属正常。”周梁也觉得有点儿老天相助的意思,李傕郭汜到底只是个大老粗,打仗虽然勇猛,但是缺乏通盘考虑,恐怕也缺乏长师,与顶级将领还是有差距。
</br> 甘宁带兵驾驶着一艘楼船,贴着沔水的北岸往来巡逻。楼船高高的桅杆上还有木质小平台,可站一人,用于望远。甘宁自己拿着一个望远镜朝北方望着。
</br> 连续观察了几天,终于看见了敌军的前锋部队。这支前锋部队全部是骑兵,黑衣黑甲。甘宁通过望远镜观察了良久,估算至少有五千人。甘宁心情颇为激动,他也是第一次参与这种规模的战争,和敌军相比,他和新兵蛋子没啥区别。
</br> 甘宁的楼船目标比较大,一直贴着北岸,终于被那支前锋部队发现,立刻就有差不多三百骑迅速朝这边冲了过来,在距离楼船五十米处才射出一波密集的箭雨。楼船上的士兵纷纷躲避,只听见一阵急促的“笃笃”声,几百支羽箭扎在楼船一侧的木板上。
</br> 甘宁大怒,他抓住缆绳,从十米多高的桅杆上飞快地滑落,轻轻地落到甲板上,喝道:“他们是以为荆州无人吗?给我射回去!”
</br> 士兵们纷纷取出弓箭,站到船帮后面,朝这三百骑射去。甘宁一个呼哨,就有一个亲兵递给他一张弓,他抬手一箭,直接将一个冲在最前的黑甲骑士射落马下。
</br> 这队骑兵无意于继续对射,他们立刻调转马头,迅速退远,等到了安全距离,他们才回首大喊:“有种别躲在船上,下来单挑!”
</br> 甘宁冷笑一声,暗骂道:“想单挑?将来会给你们机会!”他下令起锚升帆,稍稍离开北岸,继续观察敌人的前锋部队。
</br> 黑甲骑兵见没有在气势上占到任何便宜,也奈何不了这条船,只好悻悻地归队。接下来的几天,这只敌人的前锋部队开始考察沔水与汉江的北岸,显然是在挑选渡河的地点。
</br> 再过了几天,敌军的大部队就开始进入南阳平原了。李傕和郭汜似乎丝毫不介意暴露他们军队的行踪,故意在他们的前锋被发现的那条路上行军通过。
</br> 周梁认为这反应了李傕郭汜嚣张的战争风格。这和他俩没吃过败仗有关。李傕郭汜和反董诸侯打过几仗,都占上风,后来在关中无论是打马腾韩遂,还是镇压羌人叛乱,也都赢了。此时他们自信心爆棚,在他们眼里,天下已经没有哪支军队可以对抗他们的西凉铁骑。
</br> 甘宁仔细地观察着李傕郭汜的部队,估算人数至少有八万人!他将情报传回筑阳后,众人都沉默了,八万人几乎等于关中倾巢而出了啊。
</br> 过了一会儿,郭嘉说:“这是不要关中了吗?还是觉得荆州势在必得?”
</br> 周梁想了想,发现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出现,竟然让李傕郭汜等人团结起来了。他说:“我认为他们是觉得没有后顾之忧,才出动这么多人马来打荆州的。沿江的船只已经被我们全部集合到南岸来了。他们无船可用,接下来只能伐木造船,估计至少也要两到三个月,才能有足够的船只渡江。所以,他们选择这个时候出兵,目的和抢掠颍川不同,他们是想占领荆州的。按照他们的计划,打下襄阳和筑阳,在时间上就刚好到秋天收成的时候。”
</br> 倾巢出动,劳师远征,必定是下了极大的决心。这么说来,不知贾诩是否在对方军中,周梁虽然知道李傕郭汜善战,但是真正忌惮的人物,还是贾诩。
</br> 贾诩这个人,在复杂的环境中还能够洞若观火,出谋划策都直击人心。他在董卓被杀,李傕郭汜打算逃回西凉的时候,担心自己在逃亡途中遭遇不测,就献策在逃走前先攻打长安,干一波大的,不成功再逃不迟。这个建议帮助李傕郭汜一举扭转形势。后来他辅佐张绣时候,张绣有一次追击曹操,看出何时追击曹操必败,何时追击必胜,两次都被他言中。他还在张绣面临困境的时候,说服张绣跳出常理,去投靠曹操这个死敌,而不是投靠无冤无仇的袁绍。张绣杀死过曹操的长子曹昂,但贾诩笃定曹操一定会接受张绣的投降,而且还会善待张绣。不得不说,贾诩的脑子太敏锐了,看问题极为透彻。这样的人在敌方阵营,是一个不确定因素,是一个大麻烦。</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