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与之缠绵 > 2 记忆 高h
</br> 他们要干嘛!
</br> 眼前的视野陷入一片黑暗,后穴被异物侵入的感觉并不好受,凌清宴整个人坐在一根粗大的肉棒上,双腿被迫圈在男人腰间,身体小效率开始摇摆,龟头一下又一下的戳着她的子宫,令她全身止不住的发抖。
</br> 眼泪止不住的流淌,记忆中,那时他不过也才十多岁,他在乞丐堆里捡到这个奄奄一息的小孩,他那时躺在那肮脏的小巷中瑟瑟发抖,手中唯一的食物被抢夺走,唯一可以给他续命的半块面包被人踩在混合污水的缝隙里,他拖着那残破的身体,还试图去舔地上那已与污泥的食物。
</br> 纵使它被人践踏,但是我还是对此心甘情愿,对你趋之若鹜,哪怕你只是一块面包。
</br> 一块已经被玷污的面包。
</br> 凌清宴见不得那世间的疾苦,明明自己也是陷入泥潭中人,却看不得其他人与他一样满身污秽。
</br> 出身在这残酷世家的凌清宴从小就被培养着杀人,他记得,他以前明明是一个见到小动物被打死都会哭泣的人,现在的他却可以轻轻松松的举起那锋利的刀刃刺破人脆弱的心脏,割开他们的喉咙,看着他们鲜血喷溅的模样而无动于衷。
</br> “你叫什么名字。”凌清宴朝他伸出了手,七八岁大的孩子见状本能将头藏在臂弯里,身体止不住的瑟瑟发抖,凌清宴停下了动作,他歪了歪头。
</br> 那是常年被挨打而养成的本能反应。
</br> 他蹲下身,剪裁得体的衣服被溅满了大片泥水,他递给他一块干干净净还未开包的面包。
</br> 小巧精致的糕点是他从未见过的模样,他狼狈的从那肮脏的泥水中抬起他那伤痕累累的小脸。
</br> “给,我的……?”男孩纵使早已经饥肠辘辘,但是他还是未粗暴的抢夺中凌清宴手里的面包,口水开始在喉中分泌,他曾经看过一些人因为吃了一个完美的食物而被打的遍体鳞伤,气息奄奄的死在那黑夜中,再也看不到第二天冉冉升起的希望。
</br> 但是现在,他却觉得那些事都不重要了,要是可以吃到一块完完整整只属于他的面包,那下一秒等待他的是死亡又如何?
</br> 纵使你现在的日子很黑暗,但是你今后所有的日子都会比今天光明。
</br> 一块面包无法填充他饥肠辘辘的肚子,但是他不敢奢望更多,齿间还有那酥软面包残留下的香味,他从未吃过如此美味的食物,和这么得体的面包。
</br> 在他的认知里,那些面包都是不成型的,混着泥水的。
</br> “你叫什么名字。”
</br> “什么,是名字……?”
</br> “那他们叫你什么?”
</br> “垃圾,下贱的老鼠,肮脏的爬虫动物?”男孩不明所以,这些难道就是叫名字吗,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很讨厌那些人这么叫他,但是除了这些,他再也没听过其他的。
</br> “那我给你起个名字,你跟我走怎么样?”男孩看着眼前这个长得好看的男人,至于为什么他觉得他长得好看,那可能是因为他很干净。
</br> “有吃的吗”
</br> “有”
</br> “好”男孩听见他听见他说好了。
</br> “就叫你黎皓明,如何?”不用渴望光明,不要怕置身于黑暗,因为你已经得到了这个世界的光明,不用去等待漫长黑暗才会出现的黎明和曙光,因为他们总会出现在你的世界中,照亮你的人生。
</br> 黎皓明不懂这是什么意思,直到凌清宴一笔一划教他写出时,他才知道,这是黎明,是曙光,是代表那冉冉升起的太阳,是希望,也是光明。
</br> 回想起数年前那风雨交加的夜晚,他总会庆幸自己在那被打的遍体鳞伤,不然也不会遇到凌清宴,也不会有个人给他这么一个可以堂堂正正当人的机会。
</br> 凌清宴被顶的上下乱晃,两只纤细的手奔溃的抱着黎皓明的肩膀,花穴被撑到极致,子宫被大力粗暴的对待:“啊啊啊……轻点……啊,要死了……啊哈……黎皓明……!该死的,轻点……!”
</br> 极致的舒爽与痛苦相互交缠,她从未感受过如此使人奔溃疯狂的,她双眼翻白,系在她眼睛上的丝绸早已被她甩掉,指甲陷入他的肉中,抓出一道道血痕。
</br> 黎皓明挺入她身体的最深处,身形一愣好像听到这女子叫他的名字,他停下抽插的动作,眼里闪过一丝戾气,这房间里出现个女子本就奇怪,好似是知道他们会中春药一样提起安排好了。
</br> 黎皓明强行抬起她的下巴,多年以来的在暗处潜伏的他不敢对任何人掉以轻心:“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br> 下巴被人狠狠的捏住,凌清宴疼的发出一阵呻吟,她眸子里含着春水,她回想起自己被一枪打在额头的那一瞬间,泪水就止不住的流淌:“我是谁……我也不知道我是谁啊……黎皓明……我死了,我被人杀死了……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人用枪指着脑袋……”
</br> “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到底是谁啊……!”黎皓明心里咯噔了一下,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就听女子继续道:“我是凌清宴,我死了,然后又复活了,然后一醒来就在这个女子的身体里了
</br> 。”
</br> 黎皓明怀疑自己听错了,还在源源不断进入凌清宴后穴的水涨的她难受,她不知道自己有一天竟然还会含着自己捡来的小崽子的肉棒,双腿大开的被他按在怀里肏弄。
</br> “老,老大?”眼前这个目光带着狠厉的女子逐渐和那个英俊俊郎的男子重合在一起,他整个人有些不知所措,下体的肉棒竟然在她的眼神下又硬了几分,好似此刻含着他肉棒的是凌清宴本身的身体,正用着这个眼神,这个面容看着他。
</br> 凌清宴明显的察觉到黎皓明明显的变化,黎皓明低着头在他脖颈出嗅闻,他慌不择路的避开凌清宴的目光。
</br> 是了,是那个眼神,那个他再清楚不过的眼神。
</br>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像……
</br> “老大……我……”黎皓明咬牙,在知道对方是凌清宴的那一刻,他心中下定了一个决心,后穴的管子被拔掉,凌清宴被迫按在马桶上,比之前愈发强烈碰撞,更狠厉的抽插入暴风雨疯狂袭来。
</br> “啊……啊……好痛……啊哈……不要,不要这么……这么用力……啊……”凌清宴原以为对方知道他是谁后不会继续肏干,只是没想到对方不但没有停下肏干反而是越发猛烈的进攻!
</br> 凌清宴被抱回床上,她下体被清洗的干干净净,两条大腿被压至胸前,粗大的阳具,在她惊恐的目光下进进出出:“老大……老大,对不起,对不起我受不住了……兄弟们都被那杀千刀的下了药……我实在是……”
</br> 原本是想草草干完后就射,但是当他知道这具皮囊下的人是谁后,他变控制不了他那汹涌澎湃的浴火。
</br> 周遭几人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他们面面相觑,看着床上被压的女人不由自主的将她与凌清宴的身形重合。</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