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今天的朝堂一定会很乱。
</br> 纷纷扰扰,各方诉求。
</br> 这些年来的婉转周旋,攻辩争论,终有结局。
</br> 她能预感到,所有的矛盾如沸腾的汤水,翻滚不止,就要一触即发。
</br> 所以她正在收拾,准备,整理。
</br> 李策进来了。
</br> “他结党谋私!”
</br> 李云容一惊:“你知道了…你怎么知道的?”
</br> 李策不屑道:“朕自有法子。”
</br> 又咒骂,“这个反贼,这些个乱臣贼子!”
</br> 他也长大了,不再是小孩子了。
</br> 的确,小孩一旦过了某个年龄,就长得飞快,无论是身形还是心智。
</br> 李策恨得牙痒痒,欲先杀之而后快。
</br> 李云容将他劝住。
</br> 毕竟这些大臣身居要职,且才能出众。
</br> 杀光了,这个国家更没人撑了。
</br> 她说,看她安排。
</br> …
</br> 朝堂果然很乱。
</br> 李策每提出一句话,都有人顾左右而言它,或是劝说,或是不理,总之没把他的话当回事。
</br> 他们的意见也各不一致。
</br> 吏治,民生,外交,军事,各有各的想法。
</br> 最一致的意见,就是必须重用李凌白。
</br> 早就知道是这样的局面了。
</br> 李云容缓缓走到幕前。
</br> …
</br> 上方的女子端庄而肃穆,年轻却深沉。
</br> 大臣们心里暗惊。
</br> 辅政公主居然现身了。
</br> 说实话,他们只是知道一直有个人垂帘听政,但没见过,她从来不到前面参政。
</br> 只能远远看见,帘后隐约有个影子。
</br> 她只会听完朝堂内容后分析情况,教李策怎么做,是完全的幕后。
</br> 朝夕相处之下,人人都看得出李策没有才能,不知事更不会处理事。
</br> 那么,最近几项还算不错的国策颁布,自然出自他人之手。
</br> 推想可知,这位幕后之宾是有点东西的。
</br> 因此,朝臣对她还算有几分敬重。
</br> 朝堂暂时安静了。
</br> 她正要开口。
</br> “报!北方大捷!”
</br> 高昂又兴奋的声音,一个人影飞快地跑进来,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去了。
</br> 这位哨兵兴奋地高喊:
</br> “我们赢了!
</br> 兵出奇道,一路猛进,敌人节节败退!
</br> 凯旋人马随后就到!”
</br> 众臣大喜!
</br> 李云容闭眼长叹。
</br> 完了,覆水已成定局,再收不回了。
</br> 众议之声越来越响,局面越来越乱。
</br> 很多人纷纷向李凌白道喜。
</br> 到后来,众臣齐声上奏:
</br> “臣等,恳请墨王协理朝政!”
</br> 李云容目光冰冷,寒冰般扫视下方。
</br> 李凌白的目光却穿过了千万道他人的视线,直直投向她。
</br> “你一直,坚定地要守护他,而我,一直都可以被随意放弃,随便牺牲。
</br> 只要触及了李策的利益,你是如此地毫不犹豫…”
</br> 目光相触,她顷刻回想起这段话,立刻避开这道目光。
</br> 却来不及了,像一道利刃割过,伤口已成。
</br> 她大口大口地呼吸。
</br> “你们干什么?”
</br> 李策跳脚,激动且愤怒,几乎要冲出位子去搏斗了。
</br> 李云容按住他。
</br> “让我来。”
</br> 只能用最后一个办法了。
</br> 唉。
</br> 她无声地朝外面做了个手势。
</br> 然后高声喊道:
</br> “请各位往窗外看。”
</br> 大臣们先后往外看,都被大吓一跳。
</br> 肃威的禁军,正端着白银枪头,黑压压站在门外。
</br> 十足的压迫感。
</br> 舆论已经镇压不住了,只好动用武力。
</br> 她是真的别无他法。
</br> 同时也无奈。
</br> 其实她很清楚,这些人一点事都没做错,真的没做错。
</br> 他们很勇敢,很有理想。
</br> 她是痛苦的,痛苦为什么命运非要自己扮演这个角色。
</br> 甚至她连伤感都只能是一小会儿,因为情势不会给她多少时间。
</br> 她必须还是那个严肃的,威势慑人的长公主。
</br> 收起痛苦,只能继续扮演。
</br> “往以后各位,谨言慎行,莫要再提起什么协理朝政的话了。
</br> 皇位是皇上一个人的,各位须摆正自己的身份,弄清楚自己的斤两,越了界,可不好。
</br> 秃鹰坠入深渊,可是回不了头的。
</br> 这次,就请各位大人在禁军的护送下回家吧。”
</br> 枪头直指咽喉,所有大臣一动不敢动。
</br> 动了的,也是因为控制不住地发
</br> 抖。
</br> 整个大殿寂静无声。
</br> 压抑又肃穆,只有一个个人相继退场的步伐,在空旷的大殿上响起的踢踏声。
</br> “至于王爷,王府路远,就留在宫里做客吧。”</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