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医路官途 > 190
    ,最快更新医路官途 !

    其实我自己知道,那是因为我对曹小月的那种感情太深了。她可是我的初恋啊。

    “你别说了。我已经答应了今天和他见面。”我摆了摆手说道。

    “我知道你已经答应了。不过我希望你能够平和地去与他谈,带着一种尊重去谈。不然的话效果不会好的。凌大哥,我说过,我是真的想帮你。因为我觉得你这样的人才应该坐在领导的位置上去,因为我觉得你这人还是非常的正直的。我们国家也需要你这样的干部。呵呵!凌大哥,你是不是觉得我说这话很可笑?你可能会想:你这样一位奸商,怎么关心起国家大事来了?凌大哥,其实你可能并不了解我。我对我的生意是这样看的——在目前的情况下,很多生意我不去做的话其他的人一样的会去做的,不过我去做了至少我还会拿我赚到的一部分钱去回报社会。比如以前江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事情、比如现在三江县人民医院的事情。但是其他的生意人就不一定会像我那样去做了。他们也许会将赚的钱拿去包二奶、拿去赌博,拿去进行各种各样的挥霍,但是很多的人却不会去回报我们的社会。所以,我认为我和你有着一个共同的地方,作为你,你应该尽力地去到达一定的位置,然后通过你的权力去为老百姓做事情;作为我呢,我就应该多赚钱,然后用我的钱去帮助那些需要我帮助的人。你说是吗?凌大哥。”他继续地说道。

    我点头。“你说得太好了!”我叹道,心中的郁郁顿时一扫而空。

    “凌大哥,你想通了就好了。我很是为你感到高兴。”他的神情确实是很高兴的样子,“对了,你不是说有什么事情要找我吗?”

    刚才他一直在对我说话,我也一直在仔细地思考他话中的道理,这让我差点忘记了那件事情。

    “是这样,”我说道,“昨天晚上我们一起吃饭的那位闵局长出了事情。他在宾馆嫖娼被警察抓住了,据宾馆保安讲,他被抓的时间是我们在皇朝夜总会唱歌的时候。因为这个人以前冲撞过我,所以我担心别人认为是我为了报复他而干的这件事情。还有就是我不想让人知道我昨天进了娱乐场所,所以我在向明书记汇报这件事情的时候就说我一直在宾馆睡觉。”

    “对了,这个闵成钢是我们三江县常务副县长车铭的内弟。”我补充道。

    “问题是,他究竟是不是你举报的?”他想了想,问道。

    “我那时候不是正与你们在一起吗?”我说道。

    他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下我着急了,“你什么意思?难道你也怀疑我?”

    他叹道:“我相信不是你干的。不过你不应该说你在宾馆睡觉的,你应该说和我们在一起喝夜啤酒什么的。”

    我这才猛然间发现自己确实犯了一个错误。

    “不过这件事情也反映出来了你的一个缺点。凌大哥,我可就直说了,你别生气啊?”他说道,满脸的严肃。

    “我当然不生气啦。你说吧。”我也认真地说。

    “这件事情其实很小的,你完全没有必要太过认真。幸好是我,如果是其他人的话,肯定会怀疑你的。就这件事情而言,你完全没有必要去过多地向别人解释什么、说明什么。如果是我的话,我就什么也不管。怕什么呢?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局长吗?车铭也不算什么的,你今后肯定比他级别高多了!你怕他个卵!”他笑道。

    我点头道:“是啊,我怕什么呢?反正又不是我干的。”

    我觉得他说得对极了。不过我的目的达到了,至少我和他已经通了气。即使他怀疑我,我也无所谓了。

    不过我决定不再去向秦连富打招呼了,这确实就如同皮云龙说讲的那样——我似乎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了。

    皮云龙离开后我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到了五点钟了,可是我却没有接到关于钟野云找我谈话的任何信息。我不知道时间和地点。这让我忽然有了一种烦躁不安。

    我心里很是愤恨自己的这种烦躁不安的情绪,但是却无法克制。

    十分钟后仍然没有得到消息。我去看手机上面是否有短信进来,但是没有。

    再也克制不住自己地去给秦连富打电话:“你还没有告诉我今天晚上的时间和地点呢。”

    “哦,我今天太忙了,我忘记告诉你啦。钟书记说让你到他家里去。到时候我来接你。你在宾馆是不是?”他问我。

    “是啊。我在我房间里面呢。对了,皮总刚才离开。”我回答。

    “我马上到了。”他说道,“你下来吧。”

    我直接怀疑秦连富现在根本就在宾馆的大堂里面。他肯定已经到了很久了!

    他或者钟野云其实一直在等着我主动打这个电话。肯定是这样的!我心里想道。因为我觉得秦连富根本不可能犯这种低级的错误。而且他的办公室离我所住的酒店还是比较遥远的。可是他刚才却说的是:“我马上到了,你下来吧。”

    他这是故意的,他故意没有告诉我今天我和钟野云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同时也是故意地让我知道他的意图。目的就是让我低下我那颗高傲的头颅。

    对了,刚才秦连富说的什么?到钟野云家里去?为什么要安排到他的家里去呢?难道钟野云上次发现了我和颜晓的事情?

    不,不会的!除非他在我那套房子的卧室里面安装的摄像头。可是,他为什么今天会安排在他的家里和我见面呢?为什么?!

    想到这里,我忽然后悔了,我后悔自己答应了钟野云。但是现在我又能怎么办呢?

    我只有去面对。我告诉自己,逃避是不可能解决任何问题的,既然一切都已经发生了,自己现在唯一的选择就只有面对、勇敢地去面对。

    或许钟野云只是怀疑呢?也许他让我到他的家里去的目的仅仅是一种考验!他可能是在看我敢不敢去而已。

    下楼后发现秦连富果然在大堂里面等候我。

    “你可真够快的。”我朝他笑道,语气中带着一种奚落。

    他却仅仅是朝我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走吧。麻烦你啦。”我意味深长地朝他笑着说。

    “感谢理解。”他却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一个高档小区。一处中型独栋别墅。我跟着秦连富走到了别墅的大门前。他开始在摁门铃。

    门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位中年妇女。

    “秦处长来啦?”中年妇女热情地问道。看来秦连富绝对不是第一次到这里来。

    “钟书记回来了吗?”秦连富问道。

    “回来了,在书房里面呢。你们进屋坐吧。颜老师也在的。”她回答道。

    进屋,然后换上拖鞋。

    “海亮,你怎么来啦?”颜晓迎了出来,她看到我的时候很惊奇的样子。

    “钟书记约了他。”秦连富在帮我解释。

    “哦,这样啊。他怎么没给我讲呢?阿姨,你今天多做几个菜吧。来客人了。”颜晓去对那位中年妇女说道。

    颜晓依然是那么的美丽。我看见她第一眼的时候忽然感到自己的心脏猛然间一阵颤动。我的脑海里再次浮现起了她那种满足的笑容,还有她那洁白的牙。

    不过她的表现却很正常。她是那么的从容和亲切,她的表情就好像姐姐忽然看见了自己就位的弟弟一般的慈祥和惊喜。

    “海亮,你可真不象话!这么久了也不来看姐一眼。我还以为你把我忘记了呢。”颜晓不住地在责怪我。

    “颜大姐,我上去叫钟书记。”秦连富道。

    “不用。”颜晓说。随即便看到她在对着楼上叫道:“钟颜,叫你爸爸下来。来客人了!”

    “哪个来了啊?”我听到一个孩子的声音在楼上叫道,同时传来了“啪、啪、啪”的跑动的声音。

    “谁来了啊?”一个孩子出现在了楼梯的上面。他长高了许多,脸上却仍然是那种调皮与纯真的表情。

    “原来是秦叔叔来了。”孩子看着秦连富说道。

    “我呢?你不认识我啦?”我问道,我知道自己这时候最需要的就是自然与镇静。

    “你是?”他歪着头问道,“我怎么看你这么熟悉呢?”

    他歪着头的样子很可爱。我忽然明白了漂亮女人为什么喜欢歪着头对男人笑了——为了可爱、为了表现出一种纯真的模样。

    男人都喜欢纯真的女人。很少有男人喜欢荡妇的。

    “你居然不认识我了!哼!我今后再也不给你买玩具了,也再不带你去吃肯德基了!”我“不满”地看着他说。

    “啊,我想起来了!你是凌叔叔!”他大声地道,同时快速地朝楼下跑来。

    “看来孩子也得采用经济的手段刺激才行。”我看着颜晓和秦连富大笑道。

    “小凌来啦?”楼梯处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声音柔和而威严。

    是钟野云。他正站在楼梯口处朝着我微笑。

    “钟书记。”我叫道,心里惊讶于自己竟然叫得如此顺溜。

    我却感觉到了,我眼睛的余光感觉到了颜晓诧异地看了我一眼。

    “钟书记,颜大姐,我回去了。”秦连富却忽然说道。

    “别走啊。吃了晚饭再回去吧。”颜晓道。

    “对,你别走。小凌和你是朋友,你应该留下陪陪他。”钟野云也说道。

    “好吧。”秦连富朝我笑了笑。

    钟野云招呼我们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颜晓去给我们泡茶去了。

    我现在心里完全踏实了,我已经完全地相信钟野云并不知道我和颜晓那次发生的事情。这得益于我和颜晓高超的演技。我在心里暗自庆幸。

    “怎么样?还习惯现在的这个工作吧?”钟野云和蔼地问道。我没有敢直接地去看他,准确地讲,我没有去看他的眼睛。不过我心里还是很欣慰的,至少他表现出了一种亲切,就好像我和他之间从来没有发生过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一样。

    “习惯。政府部门的工作也蛮有趣味的。”我回答道,尽量让自己的心境平和。

    “哈哈!是啊。不过那可是有能力的人才可以干的活儿啊。”他笑道,“我听说了,我听说你在那里干得不错。不过可惜你不是党员,这很影响你的前途呢。”

    “我争取。不过我觉得自己离组织的要求还差得很远。”我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