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医路官途 > 132
    ,最快更新医路官途 !

    在市中心的步行街上,我远远地就看见了颜晓和她的孩子。

    她没有什么变化,反而地,我发现她变得年轻了许多。她依然是那么的美丽。

    “姐,你把我害苦了。”一见面我就责怪她。

    她一愣:“怎么啦?”

    我忍住自己的笑,说道:“你说你长胖了,结果我到这里后满街去朝那些胖子看,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你,后来我才发现一位漂亮的小姑娘原来就是你。”

    “油嘴滑舌的!最近去骗了哪些小姑娘了?”她瞪了我一眼,随即却笑了。

    “什么哪些啊?就骗了一个,准备马上结婚了呢。”我笑着说。我真的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姐姐了,我发现自己在她面前很自然,什么话都想对她说。

    “你们两个人老说话,怎么不理我啊?”孩子却在旁边提意见了。

    我急忙蹲了下去:“颜仁,你还记得我吗?”

    “记得,你是凌叔叔。你今天怎么不给我带好玩的玩具来啊?你太财迷了。”他不满地对我说。

    我“哈哈”大笑道:“是叔叔不对。走,叔叔带你去买,你看上了什么叔叔就给你买什么。”

    “太好了。”他高兴得蹦了起来。

    “走吧。”我去牵他的小手。

    这时候却听孩子忽然道:“妈妈,那个人好像是我爸爸哦。”

    我一惊,急忙朝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

    远远的一个背影,那个背影很像钟野云。

    “是他吗?”我问颜晓。

    她微微地在点头。

    我叹道:“他是来看孩子的。”

    我发现她的眼眶已经红红的了。我在心里不住地叹气。

    带着孩子去买了玩具,然后带他去吃了肯德基。孩子早已忘记了他刚才看到的那个背影。他今天很快乐。虽然我不大习惯肯德基的口味,但是我仍然去买了三份。

    “孩子需要父亲。”我对颜晓说。

    “我知道。但是他更需要母亲。”颜晓叹道。

    “原谅他吧。男人都会犯错误的。我曾经也犯过很多错误。”我说道,我发现自己现在的心态已经完全平和了,似乎自己已经不再恨那个人了。

    “他的错误不可以原谅。我已经给了他很多机会。”她郁郁地说。

    “你还爱他,是吗?”我问道,刚才她红红的眼眶已经告诉了我那个事实。

    她不回答。

    “还有爱就会有一切的。”我劝慰她道。

    “不!我不爱他,也不恨他。为了孩子,我绝对不和他在一起了。我不喜欢自己的孩子今后变成他那个样子。”颜晓的眼神忽然变得坚决了起来。

    孩子在旁边欢快地跳跃。他不懂得什么是烦恼。

    我离开了颜晓母子。

    我发现自己很喜欢她的孩子,我可以从这个孩子的身上看到我童年的影子。自己曾经也是那么的欢快,那么的无忧无虑。但愿他将来永远是这样。

    正准备给柳眉打电话,我却发现进来了一个电话,号码我不熟悉。

    犹豫了一下然后摁下接听键。

    “我想和你谈谈。”听到电话里面传来的声音,我大惊。

    我没有想到他会给我打电话。虽然刚才颜晓确定那个背影就是钟野云,我以为他仅仅是来看看他的儿子而已,但是却没有想到他在看到了我以后还会给我打电话,甚至会约我谈话。

    我拿着电话怔住了,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答应他。

    “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他继续在说,语气永远是那么地高高在上。

    我生气了,因为他的语气:“什么地方?”

    “帝豪大酒楼三楼的茶楼。”他说。

    “我马上来。”我说,“你觉得还好意思见我吗?”

    “哈哈!我是谁?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真是笑话!”他似乎被我激怒了。

    挂断了电话。开车直接前往。

    在帝豪大酒楼车库里面的时候我给柳眉发了一则短信:钟野云约我见面,帝豪大酒楼三楼茶楼。

    我内心还是有些惧意。

    “你去吧。他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柳眉打来了电话。

    “我觉得也是。”我说,“他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

    帝豪大酒店的三楼确实是茶楼,这里的装修典雅,但是人却不是很多。我估计很多人都坐在雅室里面。在这个地方坐大厅的话会很没有面子。

    “我到了。”我朝着那个已接电话拨打过去。

    “我在一号雅室等你。”他说。

    “一号雅室。麻烦你带一下。”我过去对服务员说。

    她微笑着应答了。

    “你们这里看了生意不怎么样啊?”我搭讪道,目的是引起她的注意,万一我出了什么事情她能够记住我来过这里。

    “平时很好的,现在临近春节了,所以人就不多了。”她微笑着回答。

    “你一个月收入多少?”我继续问道。

    “我可以不回答你这个问题吗?先生。”她笑道。我一怔,自嘲地道:“是我多言了,你当然可以不回答。”

    “先生。就是这里。”服务员将我带到了一号雅室并敲门。

    “请进来吧。”里面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是他,钟野云。他正坐在宽敞的雅室里面。这地方不像一个茶楼的雅室,更像一间小型的会客厅。他还是那么的喜欢讲排场。

    “来了?坐吧。茶已经泡好了。”他淡淡地道。

    我发现他似乎衰老了许多。他的两鬓已经出现了白发,脸上的肌肉也开始在松弛了。最明显的就是他的眼袋变得比较明显起来。以前那个意气风发、风度翩翩的副省长竟然成了这副模样。我在心里既感叹同时又觉得解气。

    “茶我就不喝了,你叫我来干什么?我今天还要回老家去,有话快说吧。”我冷冷地道。我发现自己在他面前再也没有了那种惶恐的感觉,这让我感觉很舒服。

    他看了我一眼,点头道:“不错。成熟了许多。”

    “是吗?那得感谢你的恩赐呢。”我冷笑道。

    他叹息道:“我知道你恨我。但是我还得感谢你。谢谢你照顾了她们母子。你这人心肠好,为人也不错,但是你太冲动了。曹小月的事情我很抱歉……”

    听到他提到那个名字,我顿时怒从心起:“住口!别提她!”

    他看着我,忽然笑了:“看来你还是很爱她的啊。可惜她不值得你爱。如果我告诉你,是她主动来勾引我的,你还会那样喜欢她吗?”

    我的眼睛里面差点喷出火来:“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人!你不要说你身边的女人都是她们在勾引你!你以为你是谁?皇帝?国王?哈哈!真是好笑!”

    他摇头,道:“我不是什么皇帝、也不是什么国王,但是我有权力。权力这东西对女人有着极大的诱惑力,它可以满足女人所需要的一切!金钱、美丽、虚荣,一切的一切都能让她们得到满足。那次我到云阴见到她以后她给我留下了一个不错的印象,我在心里暗自夸奖你找了一个很不错的女朋友。说实话,在那个时候我根本就没有想到会去与她发生什么关系。我老婆在你们医院住院、生孩子,你帮了那么大的忙。我内心很感激你。我怎么会去做那样的事情呢?我又不缺女人。”

    我在心里不住地冷笑,我发现他说谎话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得,你少在我面前装成一个君子的模样了。你不是派人跟踪颜姐和我吗?哈哈!有你这样感谢人的吗?”我坐在藤式沙发上面忍不住地“哈哈“大笑起来。我发现这个世界上最无耻的人就是自己现在面前的这位了。

    “不错。是那样。但是结果却是并没有发现你和她有什么特殊的关系。这更加地让我从内心感激你。所以你每次来找我帮忙的时候我都是在尽心尽力地帮你。你以为我是谁?你以为随便哪个人我都会去帮他?你们那位范院长的画就可以收买我?哈哈!简直是笑话!我告诉你吧,他的那两幅画根本就是赝品!我当初一看就知道是赝品!你们那位范院长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傻子,他根本就不懂什么书画。如果不是因为我要感谢你,我会帮他吗?简直是笑话!如果是其他的人给我送假东西的话,别说给他升职,降职还差不多!”他连连冷笑。

    我心想:鬼才知道你他妈的说的是不是真的!你把东西收下了,现在却说别人送的是赝品,骗鬼呢!

    “于是你就觉得很亏,于是你就去和曹小月苟合!于是你的心理就平衡了?!”我冷冷地道。

    他“哈哈”大笑起来:“你别说,我当时还真有那样的想法。”

    我愤怒地看着他:“你很无耻!你知不知道你非常的无耻?!”

    “无耻是什么玩意儿?我不知道。”他没有生气,反而地笑了,“不过我告诉你,是曹小月和我一起喝酒,我喝醉了,是她自己要来服侍我的。其它的我不想多说了。我只是想告诉你,那个女人根本就不值得你那么去爱她。”

    “骗鬼去吧,你!”我恨恨地道,“你居然派人来杀我,你的心也够狠的了。你哪像一个官员?你就像一个黑社会!”

    “你错了。我怎么会想到要杀你呢?”他忽然叹道,“所以你还是年轻啊。我怎么会那么去干呢?不过这也得怪我,我叫的人我没能控制得住,那些人居然想因此来控制于我。嘿嘿!可能吗?我是谁?”

    看着他桀骜自负的样子,我感觉自己像吞进了一只苍蝇般的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