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医路官途 > 117(下)
    ,最快更新医路官途 !

    我们说了这么久的话,但是却一直没有谈到正事上面。我相信他今天把我叫来绝对不仅仅是为了和我聊天。不过我只有耐心地等待、等待他主动谈及正式的事情。

    “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他忽然敛住了笑容,叹息着说道。

    我的神色黯然了起来。“都过去了。”我淡淡地说,“我很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

    “上次朱浩同志给我讲了你的事情,还提到了你的想法。我随即向我们县委书记明天浩同志汇报了。”他看着我,我发现他的目光忽然变得炯炯起来。

    他说的朱浩就是朱院长。他终于谈到了正事上面来,我忽然开始紧张了起来——我现在非常希望自己能够一直过现在这样的生活,因为我已经完全厌倦了省城的那种喧嚣与浮躁。那是我的伤心之地。

    我即刻就问:“他怎么说?”

    “他特地到市里和省里面去了一趟,还到了江南医科大学。”他回答道,“其实你们单位对组织上对你的评价还是很高的。但是他们都非常理解你现在的情况。作为我们来讲,我们当然是非常欢迎你回到家乡来工作啦,因为你是一位杰出的人才啊。一个地方的发展,人才将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我们非常需要像你这样的优秀人才。”

    “我不是什么优秀的人才,不过我觉得自己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对这一点我很有自信。”对他的话我感到很惭愧。

    “江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与九阳药业的合作这件事情人们虽然又不同的看法,但是我认为你在这一点上做得很好。什么是改革?改革就是去做别人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只要思路正确、符合政策,成功的把握超过百分之六十,我们就应该去尝试!从你干的那件事情来看,现在已经显现出了改革的效果了,你们医院的外科大楼已经竣工、内科大楼项目也开始在启动,这样的成就就已经说明了你的能力了。”他忽然激动了起来。

    “这件事情可不是我……”我刚说到一半却被他的手势止住了。他继续说道:“当然是你的功劳。这件事情我可是是看得很清楚的,你做这件事情说到底就是将以前那些医药公司的利润进行了重新分配,其中最大的收益者就是你们医院。如果仍然按照以前的方式,你们医院的新大楼可得你们自己花钱才可以盖起来。这是什么?这就是改革!你这个思路真的值得我们学习呢。呵呵!我们不谈这件事情了,我们谈正事。凌海亮同志,我今天请你来就是有一件事情想和你沟通一下——经过请示上级、经过与江南医科大学沟通协调,我们同意你回到家乡工作。”

    “真的?这太好了!”我很激动。自从回到家乡这么长时间以来,我还是第一次出现这样激动的心情。当我治疗好了病人在病人和家属感激不尽的时候没有出现过,在我讲课的时候被同行们用一种钦佩的目光注视着我的时候没有出现过,在电视台举办讲座获得成功的时候仍然没有出现过。但是现在,我真的激动了。

    我明白,这是自己对如今这种生活有了一种依赖与渴望。

    “不过有一件事情我们感到很惭愧,因为我们无法安排一个与你以前同等级别的位置。”许县长说道。

    我急忙道:“我不要什么级别,只要让我在县人民医院上班就行。如果县人民医院不好安排的话,妇幼保健医院或者中医院也行。”

    他“哈哈”大笑了起来,道:“那怎么行?!那还不把他们美死了?凌海亮同志,你现在的级别是正处级,我也就一个正处级而已,但是目前组织上还没有准备将我调离的意思。所以明书记对我讲了,只能暂时先考虑让你当县人民医院的院长,同时还安排你在县政府挂一个正处级调研员的头衔。这样的安排你看怎么样?”

    我大吃一惊,忙道:“这怎么可以?哦,我不是说安排得不好,而是我觉得这样安排得太高了。我怎么能当得了那样的职务呢?我的想法就是当一个医生就是了。更何况老朱这院长当得很不错的啊。”

    他摆了摆手道:“朱浩同志本就是卫生局局长,他兼任医院院长的事情很多人有看法。现在这样安排的目的就是让他安心干好卫生局局长的工作。”

    我仍然摇头:“您说我还要挂一个什么调研员的头衔,这样一来我不就成了老朱的上级了吗?卫生局局长可是县人民医院的上级啊,这不乱了吗?不行,这绝对不行。而且这个院长我也不一定能够当得下来,我连党员都不是。”

    他忽然笑了起来,道:“你连江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院长助理都干得轻松自如的,更何况我们这个小小的县人民医院的院长了。据我说知,你这个助理可比附属医院的某些副院长都干得好呢。你们范院长都讲了,你如果仍然留在附属医院的话,不久就会当上附属医院的副院长了呢,他对你可是大加称赞的啊,他说他的能力都不如你呢。所以,这件事情你就不要推辞了。还有就是政府调研员头衔的这个事情,这仅仅是一种待遇、政治上的待遇而已,我相信你不会因为你有那样一个职务而不服从朱浩同志的领导的。而且卫生局对人民医院仅仅是一种业务上的指导而已。另外一件事情,你现在不是党员,但是这并不妨碍你当医院的院长啊?又不是让你担任医院的党委书记。呵呵!小凌,我们现在正缺像你这样的党外干部呢。这可是你的优势。”

    他说了一大通,但是我仍然感到惶恐,因为我实在不想再去担任任何的行政职务,以前的经历让我太过刻骨铭心了。曾经的伤痛让我害怕自己会再次地去经历那一切。

    我摇头道:“许县长,我还是请求你们就让我当一名医生吧,这绝对不是矫情,这是我的真实想法。”

    他点头叹道:“我知道的,你心里有一个结没有打开。但是我希望你能够振作起来。你要想到一点:你的家乡需要你,组织上也需要你。我希望你再好好考虑、考虑。过几天县委组织部再来找你谈话。”

    他的话让我不能再在口头上拒绝了。我站了起来,“请允许我再考虑一下吧。”

    “凌海亮同志,我很喜欢你这样的人。你很能干、也很有正义感,像钟野云那样的人你都敢去面对面地与他斗争,这一点我很钦佩你。说实话,我很不喜欢那个人,这一点我和你一样。那个人根本就是我们党内的败类,他还在当秘书长的时候就有好几次要求我给他安排女学生到县政府去参加舞会什么的,我非常反感。那时候我还是学校的团委书记,为此我也不少得罪他。”他伸出手来将我的手握住说。

    这一刻,我的心中波澜微惊,但是忽然想到自己那些可怕的过去,我微微激动的心顿时就像风中的蜡焰一样地被熄灭了。我的心随即又回复到了沉寂的状态。

    我没有再回到医院,直接回了家。

    “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母亲诧异地问我。

    “许县长找我谈话。”没有了父亲,我会将自己的一切都告诉母亲。

    “许县长?他那么大的官找你谈什么?”母亲的神色有些惊慌的样子。我估计她是误会了,她在担心我以前的事情重演。

    我急忙道:“县里面已经同意我回来工作了,但是却非得要我当县人民医院的院长。我现在很为难。”

    “就是,当一个医生就行了,干嘛非得去当那个什么院长呢?你以前当那个劳什子助理吃了那么大的亏。你告诉他啊,我们不当那个院长!”母亲的态度与我惊人的一致。

    我苦笑道:“我说过了。但是他说这是组织上的安排。”

    母亲道:“哦,这样啊。不过组织上的话你还是应该听的。”

    我的父亲和母亲都是同样的人,他们对组织都有些盲从,甚至把她奉为神圣。我承认自己在骨子里面有着这样的遗传。

    “那就听组织的?”我笑着问自己的母亲,其实有一种开玩笑的意味。

    “听!当然得听啦!”母亲严肃地对我说。

    “妈,中午吃什么?我饿啦。”我忽然不想再说这件事情了。

    “马上就好了,小亮,你等一会儿啊。对了,晶晶不是说她昨天晚上值夜班吗?怎么现在还不回来呢?”母亲问我。

    “妈,你干脆认她当您的干女儿算了,您对她这么好,我可要吃醋了。”我笑着说。

    母亲瞪了我一眼:“什么干女儿?!我要她当我的儿媳妇!”

    我的心里猛然间一痛,默默地朝自己的房间走去。我听到母亲在我身后叹息。

    我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看书,我得准备下一次的教案,还有讲座的内容。

    但是我看着书上的文字却总是感觉它们都是模模糊糊的,我的眼睛始终不能聚焦到那些文字上面去。我的思绪很飘忽,不住在想着许县长的那些话。

    不,我不能当那个院长!那样就太对不起老朱了!我在心里对自己说。

    猛然间我心里一惊:难道自己心里还是想去当那个院长?难道自己仅仅是因为害怕对不起老朱而已?

    我对自己这种又在开始骚动的内心感到深恶痛绝。

    我没有想到我正准备吃午饭的时候朱院长却来了,他和张晶晶一起到了我的家。

    “哈哈!看来我今天运气真好啊,我正说到什么地方去吃饭呢,这下好了,我可以尝到阿姨做的美味了。”朱院长看着桌上的饭菜说道。张晶晶在旁边直笑。

    “朱院长请坐,我去给您添饭。”张晶晶对他说。

    母亲看着张晶晶的背影在笑。

    “阿姨,您这个儿媳妇不错。”朱浩轻声地对母亲说。

    母亲笑得很幸福。我忍了忍,没有去反对他的话。我不忍让母亲失去这片刻的幸福。

    “朱院长,您慢慢用。”张晶晶双手捧着一碗饭到他的面前。朱浩接了过来,笑道:“小张啊,你准备什么时候搬到这个家里来住啊?”

    我大窘:“老朱!”

    张晶晶看着我,满脸通红。我发现她的眼神中带着一种哀怨。我急忙躲避了它。

    “是啊,你们都老大不小的了。晶晶,我们家海亮我还是了解的,他是一个好孩子。”母亲接着说。

    我急忙道:“妈!您别说了,我配不上她。”

    “这话得有小张说。”朱浩笑着说道,随即将脸转向张晶晶,“你说是不是啊,小张?”

    张晶晶勾着头在笑。

    “小张,你告诉我,你喜欢凌海亮、凌院长吗?”看来老朱今天是诚心想做这个媒。他叫我凌院长我没有怎么在意,因为他以前也是这么称呼我的。

    不过他这样直接地去问她却让我的心头忽然一跳。

    “人家都不喜欢我。”张晶晶抬起头来、哀怨地看了我一眼。是的,她的眼神带着一种哀怨,我看得清清楚楚。

    我不由得一阵慌乱:“不,不是的。”

    “哈哈”老朱大笑了起来,“这不就得了吗?阿姨,您家里有没有酒?我们祝贺一下。”

    母亲连声说“有!有”,即刻就乐呵呵地朝里面去了。

    是茅台,我以前带回来的酒。看着这酒,我的心里顿时感慨万千。

    朱浩给我们每个人都倒上了。我记得张晶晶好像说过她是不喝酒的,但是今天她却没有反对的意思。

    朱浩端起了酒杯,他开始说话:“来,我们喝一杯,为了两件事情。第一,祝贺师弟和师妹正式确立恋爱关系;第二,祝贺凌海亮同志担任三江县人民医院的院长,同时还兼任三江县人民政府正处级调研员。”

    我大吃一惊,忙道:“老朱,别乱说。我还没有答应呢。何况你是院长,我答应了不就是鸠占鹊巢了吗?还有那个什么调研员,我可不愿意去任那么多的职务,何况我还很年轻。调研员好像是临近退休的人才干的吧?”

    我没有去反对他前面的那一句话,因为我实在不忍去反对。可是我的心中已经没有了对爱情的向往,我想。自己恐怕再也不会感受到它的甜蜜了。

    “师弟啊,我就是怕你这样想才专门来找你的。你不知道啊,我在医院副院长的位置上坐了很多年了,现在又是院长、又是卫生局局长的,早就有人对此不满了。我为什么一直不愿意让出这个位置?不是因为我想在这个位置上面谋取什么,而是我对接任的人不放心。三江县人民医院能够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很不容易,我不希望自己的下一任让医院回到过去。师弟,现在好了,你去当这个院长我非常放心,因为你的能力、你的水平都比我强。至于那个调研员的职务,那仅仅是一个政治待遇而已,组织上对你的问题已经有了结论,所以他们不能随随便便将你的级别去掉或者降低。这也是组织上对你的关心啊。呵呵!师弟,今后你还是我的领导呢。阿姨,您儿子马上就是我们县的县级领导了,您说着杯酒该不该喝啊?”他说着,却把脸转向了我的母亲。

    “小亮,组织的话你得听。朱院长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了,你就不要再拒绝了。今后好好工作,多为老百姓办事情。”母亲说道。

    “是啊,凌老师,我觉得朱院长说的很有道理。”张晶晶也说道。

    “怎么还凌老师、凌老师地叫啊?”母亲责怪她道。

    “伯母!”张晶晶的脸再次变得通红。

    “好吧。我不多说了。不过我内心确实不想再搞行政了。”我将杯子在朱浩的杯子上面一碰,顿时喝下了。

    朱浩随即也喝下了。母亲笑眯眯地去看着张晶晶。张晶晶试探着慢慢地去喝那杯酒,随后猛然地喝下。她叫道:“咳咳!这酒好辣!”

    母亲急忙去给她拿纸巾。我发现张晶晶的整个脸连同脖子在一瞬间都变成了红色,这让她看上去更加的可爱。

    “不能喝酒就别喝了吧。”我对她说。老朱在旁边笑。

    “师弟,以前的事情就让它都过去吧。有的人当官是为了发财、为了个人的私欲,你如果痛恨那样的人的话就应该自己去做那个官!你可以通过自己的权力去为老百姓服务,你可以通过自己的权力去惩治那样的贪官。这样不但可以体现你的人生价值,还可以让老百姓生活得更好。”老朱再次敬我酒的同时在对我说。

    我大悟:“对,你说得很对。谢谢你老朱,你让我豁然开朗。”

    “这就对了。”他很开心。

    我忽然想到了一个事情,“师兄,你今天是帮许县长当说客来了吧?”

    “哈哈!确实如此!”他大笑着说,随即小声地道:“师弟,我看得出来,许县长很欣赏你。你可要把握好啊。”

    我永远记住了今天朱浩对自己讲的这些话,他的话让我更加地尊重他这个人了。但是不久以后我却发现他并不是我一直认为的那样一个人。我没有想到自己当上三江县人民医院院长不久就面临着一个巨大的难题,这个难题让我非常地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