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医路官途 > 112
    ,最快更新医路官途 !

    开车回去的路上,我的心情一直很沉重,仿佛有一股无形的气凝结在我的胸口处但是却无法将它驱逐出自己的体外。

    我的手机响了。是颜晓。

    “我给你发了一条短信。”她说完就压断了电话。

    我急忙去看:我到北京去找中纪律反映他的问题。姐已经想好了,只有那个人下了台你才会真正安全。光盘在我手上,我还有其它的证据。看后即删。”

    我恍然大悟:她到北京原来是去办这件事情!

    将车停靠在马路的一旁,我再也忍不住地匍匐在方向盘上失声地痛哭了起来。后来,我在车上睡着了,是电话将我吵醒过来。

    “那张光盘是不是你让那个人给我的?”王波在问我,声音里面没有任何的感情色彩。

    “什么光盘?”我让自己的声音保持着迷糊的状态。

    “哦,我随便问问。”他随即挂断了电话。这个电话让我心痒难搔,开车回家后一整个晚上都让我难以入眠。

    该来的是一定会来的。

    第二天一早我照常去上班。

    从妇产科出来后直接到了行政楼的那个办公室。

    像往常一样地去给自己泡了一杯茶,然后打开电脑浏览新闻,心里却在想着:不知道颜晓现在怎么样了?我忍住不让自己去给她打电话。

    我办公室的茶叶是从家里带来的,是好茶。虽然自己喝不出其中的所有好处来,但是我觉得喝起来感觉很舒服。一口茶下到胃里面的时候全身的毛孔都会微微地张开,让我有一种通泰万分的愉悦感受。

    有人说喝茶喝的是一种心情、一种意境,但是我没有感觉到。

    “凌助理,有人找你。”医院办公室主任敲开了我的门,旁边站着我们医院的党委书记。

    我站了起来,笑着去向书记问候。这时候我才发现还有几个人在他的身后。那几个人我不认识,他们身穿藏青色的西服,看上去很威严的样子。我朝着他们微笑:“请坐。”

    “你是凌海亮吧?”我不认识的人中一人问我道。

    我笑着点头,心里隐隐地感到了一种不安。

    那人从公文包里面取出一张纸样的东西来对我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监察法》第二十条第三款的规定:‘责令有违反行政纪律嫌疑的人员在指定时间、地点就调查事项涉及的问题作出解释和说明’凌海亮,经过查明,你涉嫌违反行政纪律、有受贿嫌疑。根据江南省人大常务委员会研究决定,对你实行‘两指’。请你在这份文件上签字吧。”

    我不明白什么叫“两指”,但是我大概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情。我心想:终于来了!

    我看了看那张纸,只见上面写着什么什么关于对凌海亮实行“两指”的决定,我没有细看,直接在下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书记,我说我没有受过贿赂,您相信吗?”我对白发苍苍的书记说道。

    他叹息着摇头:“有没有问题你去说清楚就是了。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就行。虽然我愿意相信你,但是我更相信党的组织和国家的法律。”

    “谢谢!”我朝他深深地鞠了一躬。

    从办公室出来后我发现行政楼的很多人都在朝着我们围观,我忽然有了一种奇异的感觉——有一种像《红岩》里面许云峰走上刑场的那种悲壮情绪。可惜我现在的身上没有脚镣手铐。

    钟野云,你终于采用了其它的方式对我动手了!我在心里冷笑。

    我被他们带上了车,车开出了医院汇入了马路上的车流之中。车里面异常地沉闷,所有的人都没有说话。

    现在,我完全冷静了下来。我太疲倦了,我想睡觉。

    我真的睡着了。

    “呵呵!想不到你这人还蛮沉得住气啊,居然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还睡得着。”后来,我被他们叫醒了。

    我淡淡地道:“我没有什么问题,当然睡得着了。”

    “很多人进来的时候,开始都这样说。”一个人笑着对我说道。

    我苦笑。

    进到楼里面后我才发现这个这个地方是一处招待所,或者是一处宾馆,因为房间是我熟悉的标间。

    指定时间、指定地方让我说清楚问题,我记得那个人当时是这样对我说的。原来是这样指定的。住宾馆也不错啊。我心里想道。

    就是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自由。我估计很困难。不过我不相信他们是黑社会,因为今天我们医院的书记在场。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代表的也许并不完全是组织,我更相信他们把我带到这个地方来代表的是钟野云的意志。

    我顿时对这些人产生了一种难以克制的抵触情绪。我这人从骨子里面还是很单纯的,我相信组织,但是我对钟野云采用组织的手段将我带到这里的行为极为反感。

    最近几天以来我发现自己的思维非常混乱。现在我回忆起这几天自己的所作所为,自己也不能完全理解自己。

    我曾经认真地思考过,我将那东西交给王波真的就是为了他婚姻的幸福、仅仅是为了他的面子吗?不是!我告诉自己说,我希望的是通过他去对付钟野云!自己的那种想法仅仅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体面的托辞罢了。只有我自己明白我自己。

    我现在一直怀疑一件事情:我手上的那些东西真的有用吗?

    也许完全没有用处!它们只能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

    但是,有它们总比没有的好吧?我想道、侥幸地想道。假如某一天我能够到那个人的位置,我会像他那样吗?思考了良久,却不能回答自己的这个问题。

    我忽然发现自己真的很好笑:你都被“双指”了,居然还在想那样的一些问题。你都这样了,你还在梦想自己可能会达到他那样的地位!你可真是傻到家了!

    不需要我自责,现实的噩梦已经开始——

    两名穿着藏青色西装的男子走进了“我”的房间。他们一瘦一胖。

    “谈谈你的问题吧。早点说清楚早点出去。”他们中的胖子对我说。态度既不严厉也不温和,完全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我没有问题。”我淡淡地道,“你们不是说经过调查了吗?你们把你们掌握的东西直接拿出来就是。”

    “我们拿出来性质可就不一样了。你自己说出来叫自首,我们讲出来就是罪证了。”胖子说道,满脸的严肃。

    我心里想道:骗鬼去吧!我可是懂心理学的!

    “我没有问题。”我淡淡一笑,懒洋洋地说道。

    “那好吧。”那两人随即站了起来,然后离开。

    “马上到午餐时间了,你对我们提供的饭菜有什么意见可以随时提出来。”瘦的那个人走到门口处转身对我说。

    我没有想到自己在这个地方居然还会享受到这样的待遇,心里顿时有了一种感动。

    还别说,饭菜确实不错。三菜一汤。青椒肉丝、炒土豆片、凉拌萝卜丝、番茄鸡蛋汤。味道也还马虎。

    我风卷残云般地吃了两大碗饭,菜也被我消灭得一干二净。

    “嗯,不错。胃口倒是很好。”刚才那两人又进来了。

    “我心里无鬼,所以就吃得香了。”我砸吧着嘴巴,笑着说。

    “少嬉皮笑脸的!说吧,说你的问题!”他们又开始问话了。

    我苦笑着道:“我真的没什么问题啊。你们要我说什么呢?要不你们给我提醒、提醒?”

    “你当医生这么些年了,难道你没有接受过病人的红包?”胖子问道。

    我哭笑不得。“我可是妇产科医生啊,红包的事情你们得去问外科医生才是啊?”

    “你没有收受过病人的什么礼物?”

    “我一个妇产科男医生,很多病人都不找我看病呢,我还收受礼物?不被病人的老公殴打、打就是好的了。”

    “你是设备处处长,你就从来没有接受过医疗器械公司的回扣?”

    “你们是纪律检查部门,你们就会接受贪污腐败分子的贿赂吗?这个问题太滑稽了吧?”

    他们对望了一眼,顿时满脸的寒霜。

    “我们在你家里发现了几瓶极品茅台,你可千万不要说那是你自己买的。”他们继续问道。

    我摇头道:“我买得起,但是我舍不得花那钱。”

    他们似乎有些兴奋了:“告诉我们,谁送的?”

    “一个叫王波的煤矿老板送的,你们可以随时去问他。他可是单身,他是男人。”我回答。

    “他为什么要送你那些东西?他钱多了没用处了?”他们显然不相信。

    “我不知道,这件事情你们得去问他。”

    “经过我们查实,你在省城有多处房产,这你怎么解释?”

    “我在很多年前就开始炒房了。几年前房产的价格与现在比较,你们应该很清楚的。”

    “你银行卡上有那么多钱,按照你的收入不应该有那么多吧?这叫巨额收入来源不明。”

    “我兼职在外面做生意。这个解释合理吧?”我忽然笑了起来。

    “哦?那你给我们讲讲。”

    “我在一家矿产公司还有股份呢,你们可以去查实。矿产公司每年的利润可是好几千万啊,我那点钱不算什么的。”

    “我们查过了,你有一笔钱是君威药业划给你的,那笔钱怎么回事请?”

    “那是君威药业委托我捐献给我家乡的敬老院的钱,我已经替他捐了。你们可以去查实。”

    “我们问了,君威药业的老总却不算这么讲的。”

    “哦?他怎么说的?”我装作很诧异的样子。

    “是我们问你还是你问我们?”瘦的那个人开始有些气急败坏了。

    “那笔钱到了我家乡的敬老院没错吧?”我笑着说,“你们不就是怀疑我受贿吗?请问这个世界上有我这样受贿的吗?”

    他们顿时哑口无言。我很是得意。

    “你出去一下。”胖子对瘦子道。

    “这……”瘦子犹豫地看着胖子。

    “出去吧,我问他点其它事情。你放心,我知道我们的规定。工作上我们必须得两个人一起讯问,但是我不谈公事。”胖子说。

    瘦子出去了。

    我发现胖子的眼神忽然变得狰狞起来,我的心顿时一阵哆嗦。

    “说吧,颜晓到什么地方去了?”他问道。

    我奇怪地看着他:“你说的是钟副省长的夫人吧?她到什么地方去了我怎么知道?”

    “你少在我面前装蒜!她到北京去了!她坐飞机使用了身份证,我们随时可以查到!告诉我,她现在的联系方式是什么?”他问道,脸上带着奚落的表情。

    我心里暗喜,看来他们没有找到她,她一定没有再使用她以前的电话号码了。

    “那你们得去问钟副省长,她又不是我的老婆。”我忽然笑了起来。

    “你要不要我将机场的录像资料调出来给你看?我看你真是到死了还在嘴硬。”

    我明白了,那天晚上的一切都被他们发现了。我应该想得到的。

    不知道是怎么的,我居然没有感到害怕。也许是自己的心里早已经有了准备。

    “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可以去翻看我的手机,我的手机上面只有她那个号码。那天晚上她说要去坐飞机,要请我送一下她。她是我姐,她的这个简单的请求我总要满足吧?你说是不是?”

    “看来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他脸上的肥肉在颤动。

    “我真的不知道。”我苦笑着说。

    “你手上有什么诬陷钟副省长的材料?”他忽然转移了话题。

    我仍然苦笑道:“我哪有啊?”

    “嘿嘿!”他忽然冷笑了起来。我吃惊地去看着他。

    我看见他从裤兜里面摸出了一个像手电筒一样的东西,他摁住了那东西上面的一个地方后,那手电筒一样的东西的前面发出了“啪啪啪”的声音,一道蓝色的电弧在那东西的前端闪现。我顿时明白了这是什么东西了。

    “你要干什么?!”我恐惧地看着他。

    “你说呢?!”他狞笑着将他手上的高压电棒朝我身上戳来。

    那一瞬,我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像被捏紧了似的,它猛然间收缩了,收缩得让我的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炸裂开来,一种难言的痛苦顿时传遍了全身。

    痛苦来得很快,但是消失得却非常的缓慢。

    “要不要再来一下?”他在狞笑,我身上刚才的那种痛苦又开始出现。

    我的思维停止了,眼前开始模糊起来。

    “快告诉我!你手上有什么东西?颜晓到北京去干什么?”我听到一个遥远的声音在问我。

    我说“我没有、我不知道”但是却听不到了自己的声音。

    “你在干什么?”忽然听到了一个怒吼的声音,随即感到眼前一黑便陷入到了无边的黑暗之中去了。

    远处一个光影在微微地闪烁,我发现那里有着无数影影绰绰的人影。

    “好了,他活过来了。”我听到一个遥远的声音在说,意识到那个声音说的就是我。

    我感到全身有一种难言的疼痛,这种疼痛深入到了我的骨髓里面,它让我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像即将被吹破的气球一样胀痛得难受。

    我还活着。我对自己说。

    缓缓地睁开双眼,我忽然感到自己的双眼一阵刺痛。我无奈地将它们闭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完全地清醒了过来。肉体已经不再疼痛,但是我的大脑里面却全是那道可怕的弧光。

    还是那两个人,一胖一瘦,藏青色的西装,满脸的威严。

    “说吧。”胖子在说。我看着他,心里充满着憎恨。

    “我终于明白什么叫走狗了。”我看着胖子那张猪头似的脸,说。

    “你!”他发怒了。我“哈哈”大笑起来。

    “我如果死了,你们也跑不掉。但是你们的上级却仍然可以继续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他一样地会神气地出现在大大小小的场所上,仍然会在讲台上大讲反对刑讯逼供、反对贪污腐败。你们算什么?和我一样是小人物罢了。现在你们折磨我、审讯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们会和我一样的下场呢。”我神经质地大笑着说。

    “让他休息一下吧,他刚刚恢复。”瘦子叹息着说。

    “不行!”胖子怒声地道。

    “你的事情我就不向上面汇报了。但是如果这个人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我可不陪你承担责任!”瘦子开始生气了。

    胖子看了瘦子一眼,然后站起来走到我面前。他在瞪着我。

    “来啊,把你那玩意拿出吧。我觉得很爽、很刺激!”我朝着他大笑。

    “你疯了。”胖子竟然退后了两步。

    “疯的是你们。”我冷笑着说。

    我很佩服我自己,我相信自己如果生在以前那个年代的话,一个会是一个英雄,就好像《红岩》中的许云峰一样。我绝对不会是那个叛徒甫志高。

    “你出去一下。”胖子对瘦子说道。

    “不行!”瘦子这次没有听他的了。

    我表面上很冷静,但是我的心里却很害怕,我的心脏在开始痉挛。

    “你们要我说也可以。但是我必须得见一个人。”我忽然说话了,我发现自己这样死扛确实很不值得。

    “哦?你告诉我们,你想见谁?”胖子顿时兴奋了起来。

    “秦连富。钟副省长以前的秘书,现在某县的县委书记。”我回答说。

    “你为什么要见他?”瘦子问道。

    我摇头,不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