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医路官途 > 062
    ,最快更新医路官途 !

    我将市中心那套小户型的房产证交给了皮云龙。

    “你可以用这个作为首付。但是你每个月可得向银行交钱。”他笑着对我说。

    我急忙道:“我付钱。你核算一下。”

    “何必呢?”他笑道。

    我正色地道:“必须这样。”

    他看着我半晌,忽然笑了起来:“我发现大哥你挺好玩的。”

    我拿出一张卡递给他:“这里面的钱你看着处理吧。密码是XXXX。”

    我计算过了,里面的钱应该是够了。

    他叹息着接过了那张卡:“行。大哥,我发现你和其他人不大一样。”

    我笑了笑:“我就一妇产科医生而已。”

    “别提‘妇产科’三个字。”他看着我,“哈哈”大笑起来。

    我向范其然请了一个假,我告诉他我想去看看小月,同时顺便回趟家。他没有说什么,马上就给我批了半个月的假。临走的时候他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早点回来,这个暑假我对你有安排。”

    先到了小月那里。她把我安排在一家宾馆里面。她笑着对我说:“我们还没结婚,我们住在一起影响不好。”

    “你在柳华的时候怎么不这样说?”我很是郁闷地问。

    她笑道:“那时候是挂职。现在不一样了。”

    “那我半夜悄悄地跑到你的住处去?”我有些按耐不住自己。

    “那也不好。”她却依然拒绝了我。我很生气,但是却无可奈何。

    她上班去了,她的秘书来接的她。她的秘书是一位漂亮的姑娘。

    “领导好!”她秘书恭敬地朝我打招呼。

    我没好气地指着小月道:“你的领导是她!”

    小月笑了起来:“怎么像小孩子似的?”

    她秘书在旁边浅浅地笑着。

    我很是无聊,只好独自一人在街上闲逛。这个城市很小,街道也很窄。一些现代化的建筑穿插在老旧的房屋之中显得有些突兀。也许有人认为这是一种发展的象征,但是我却认为它是贫富差距的体现。

    这个地方产煤,听说近些年发现了锰矿。城市也显示出了这里矿产资源的固有特征——到处都是灰蒙蒙的,地上和马路边的栏杆上面都布满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我不喜欢这个地方。

    中午的时候小月给我打来了电话,她告诉我说她要下乡去检查煤矿安全,让我自己在街上随便吃点东西。我有些生气地说我下午回老家去了。

    她不住地向我道歉并安慰我,我顿时就觉得自己好像确实是有些小孩子脾气了。

    但是我还是决定离开,这个地方让我感觉到太憋闷。我不想吃东西,感觉自己的胃里面胀胀的,并不住地打嗝。

    回到宾馆刚躺下就听到有人摁门铃。难道小月回来啦?我急忙起身去将房门打开。

    不是小月,也不是她的秘书。门口处站着的是一位中年男人。

    “您是凌院长?”来人满脸堆笑地问。

    我疑惑地看着他,因为我可以肯定自己并不认识他。这个人全身穿着名牌,头发梳得溜光,脸上还架着一副漂亮的眼镜。

    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觉得他脸上的那副眼镜不是他本人的,因为我怎么看怎么都觉得那副眼镜都与他的脸以及他整个人的气质不协调。

    “你是?”我问,没有立即让他进门。

    “我姓王。我可以进来吗?”他仍然笑容可掬。

    我朝他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去穿衣服。

    他朝我递过来了一张名片,我看了看上面:美华能源公司总经理 王波

    我更加奇怪了:“你找我什么事情?”

    “我听曹市长的秘书说,您到我们这里来了,我想今天中午请您吃顿饭,您看……”他谦卑地说。

    “曹市长?”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您爱人是曹市长吧?”他问。

    我这才忽然想起他说的是小月,急忙回答:“哦,她下乡去啦。”

    他笑道:“我知道,所以我才来请你吃饭啊。”

    我觉得这人有些诡异——我都不认识你,你干嘛来请我吃饭啊?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疑虑,忙又说道:“我在这个地方有几座煤矿,曹市长分管我们呢。”

    我狐疑地看着他:“是曹市长的秘书让你来找我的?”

    “是啊。”他回答。

    这人开的是一辆路虎,我坐上去的时候却感觉和我那辆越野车差不多的感觉。汽车在一座大楼前停下了。这座大楼看上去是全新的,我估计它在这个地方算是最高的建筑了。

    “这个地方条件太差,您原谅啊。”他有些歉意地对我说。

    我礼节性地道:“太客气啦。”

    就我们两个人。他要了一个大包房,点了一大桌的菜。

    “太浪费了吧?”我看着桌上重重叠叠的那些盘子,说。

    “条件太差、条件太差。”他连声说道。

    我不好多说什么,毕竟别人是一片好心。

    “今天我们都没有什么事情,我们慢慢喝酒。”他对我说。

    我现在很想喝酒了,我点头:“行。”

    他叫来的是茅台。我现在忽然觉得有些饿了。

    “你们家曹市长可真是一位女强人呢。不过她也很不容易,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天天去检查煤窑的安全,有时候还要到煤窑里面去钻来钻去的。唉!可真够辛苦的。”他边给我倒酒、边说道。

    “煤窑里面安全吗?”我担心地问。

    “大部分时间倒是安全的,有时候出现透水或者瓦斯泄漏可就危险啦。”他回答。

    我顿时在心里怜惜起小月来,喃喃地道:“好好的医生不当,干嘛到这个地方来受这个苦啊?”

    “当领导不容易啊。”王波叹道。

    我不想再谈论小月的事情了,因为这会让我更加担心。

    “王老板,你可发大财了啊。现在煤炭的价格可是在节节上升啊。”我笑道。我们医院锅炉房的用煤情况我还是了解的。

    他笑道:“这都是党的政策好啊。”

    我大笑。

    他也有些不好意思:“这句话说惯了。呵呵!”

    “你是不是经常参加政府的座谈会?”我笑着问他。

    他大笑道:“就是啊。”

    “你们其实也不容易的。”我有些感叹。

    “凌院长,为了您这句话我就要敬您一杯。”他似乎很激动。

    我急忙道:“我不是什么院长啊,只是院长助理而已。你年龄比我大,别再用‘您’字称呼我,我听了很不习惯的。”

    他笑道:“那不是迟早的事儿吗?您,哦,你这么年轻都是正处级了,和我们这里的正市长一个级别呢。”

    我抬起双手摇晃道:“这可不能同日而语,级别虽然一样,但是权力可就差远啦。”

    “一样的、一样的。”他笑道。

    我总觉得自己和他谈话很吃力。我明白这是因为生疏的缘故。

    “凌院长,”他还是这样称呼我,“我这人呢你不了解。我的经历其实是很丰富的。”他忽然自己介绍起情况来。

    我很感兴趣。一个有钱人的经历往往是非常精彩的。我心里想道。于是主动去和他碰杯:“你说说。我倒是很喜欢听这方面的故事的。”

    他笑道:“你把它当成故事听好了。我父亲是本地的一名教师,我们国家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他就感受到了国家政策的变化,于是便将家里那一楼一底的房子的一楼改成了一个小饭馆。那时候这个地方还没有改成市,就是一个小县城。很快他就成了本地的第一批万元户之一。当时的情况你可能是知道,人们的工资也就是一个月三十来块的样子,所以那时候的万元户可不得了。可是在这个时候父亲却立即关掉了小饭馆并辞了职,当时很多人都认为他疯了。我母亲也因此和父亲大吵大闹了一场。但是父亲却没有一丝的退缩,他花了五百块钱去贿赂了当时的建设银行的行长就承包到了他们准备修建的大楼的土建部分,于是他就开始当起了了包工头,几年时间不到他就拥有了几十万的资产,成为了本地最有钱的人。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却忽然放弃了建筑行业,转而去开矿,他是我们这个地方第一个开煤矿的私人老板。可是那些年他也被累坏了,结果在一场大病过后就离开了这个世界。父亲去世的时候我刚刚初中毕业,为了继承父亲创下的基业,我只好辍学。其实呢,我读书时候的成绩极差,我正好就此逃避读书。呵呵!来,我们边吃边聊。”

    我们共饮了一杯酒,他继续道:“一个人调皮有好处。我读书的时候仗着家里有钱经常和社会上的那些人交往,当时人们将社会上那些没有工作、整天四处游逛打群架的人称为‘二流子’。我在读初中的时候 就成了我们这个地方二流子的一员。接手了父亲的煤矿后,煤矿周围有人看见我年龄小就想来欺负我,结果还是我那些社会上的朋友帮我忙才让我在这个地方站稳了脚……”

    我笑道:“这个帮忙可能就是去打架吧?”

    他笑着点头道:“是啊。那一场架打得好厉害!煤矿周围有一个人的手被我们这群人当场砍断了。帮我的有一个人当时就被抓进了公安局,我也被拘留了几天。这件事情让我有了深刻的教训,从此我尽量地不去触犯法律。但是很多事情是自己不能预料的。几年前,我的一个煤矿,呵呵,那时候我就已经有了好几个煤矿了。我的那个煤矿发生了瓦斯爆炸结果死了好几十个人,这可是天灾人祸。我的钱被赔了个精光,同时还被判了刑。你说这人奇怪不奇怪?我年轻孟浪的时候倒没有出这么大的事情,结果后来战战兢兢怕触犯法律却反而地被关进了监狱。”

    我顿时有些顾忌起来:“你蹲过监狱?”

    他似乎没有注意到我神情的异常,点头道:“是啊。蹲了三年监狱。其实监狱里面并不像小说和电影里面说的那么可怕,监狱里面的警察对人也很不错的。出狱的那天,监狱的政委找我谈话,他问我:‘你出去后怎么生活啊?’我回答说:‘只要我出去了,就会找到钱的。我相信自己有这个能力。’政委还很怀疑,他说:‘但是你不能乱来啊。’我说,那是肯定不会的。

    从监狱出来后不久我就离开了本地。因为我知道自己的那种身份在本地是很难得到发展。我首先回了一趟家找到了我以前的那些哥们。那些被人们称为‘二流子’的人虽然被正统人士看不起,但是他们却有着一般人没有的品格,那就是豪爽。他们轮番地请我喝酒并给我凑了一笔钱……经过思考,我直接到了广州。那时候广州可是我们改革开放的最前沿啊。但是我只有初中文化,去找了很多工作都没有人愿意用我。说起来你可能不相信,在那种情况下我一点都没有着急,在那段时间,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看报纸。”

    “看报纸?看招聘广告?”我问他道。

    “最开始是。但是我后来便不再去看那些招聘广告了,因为我知道自己是很难从那上面找到合适的工作。我主要是去看各种供货消息。直到有一天,我在一份报纸的中缝看到了一则广告,从此我的生活就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征婚广告?我忽然想到岳洪波给我开玩笑的那句话。

    “那是一则代理广告,上面只有略略的几个字:本公司寻药品代理商。就这几个字。我当时看了后便知道自己找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了。我当时的分析是:这个公司肯定很小,而且没有什么实力,不然他们是不会登这么小的一个广告。最关键的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往往不会过多的去选择客户的身份。

    根据广告上的联系电话,我找到了那个公司。其实那不是一个什么正规的公司,也就是在一个非常偏僻的地方有一间破旧的房屋在办公罢了。那个公司的人热情地接待了我,我说明了来意后他们便给我拿出了他们产品的资料。

    据他们讲,那是一种治疗癌症的药物,名字叫白细胞介素-2。这个药你应该知道的,是吧?”他问我。

    我点头道:“知道,它的作用主要是抗病毒。这个药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用于抗肿瘤的治疗,而且一度使用得较为普遍。但是效果却很难说。”

    他笑了起来:“是那样的。不过癌症病人却总是对自己的生命抱有一线希望,这就决定了那种药物使用的量将会很大、市场前景很好。我当时就意识到了这一点。经过谈判,他们给我的价格是每一支三元。而它用到医院的价格却是九十元!我将身上的大部分钱都换成了药品然后回到了江南省。”

    “你不怕那药是假的?”我问。

    “我看了他们所有的资料并询问清楚了他们药品的来源。原来这个公司的人全部是一家生物制品研究所的职工,他们每天从单位偷偷拿出一些药品出来结果就积少成多了。他们几个人当中有人偷药品,有人偷包装和商标,还有相关的宣传资料。这样一来,那个药品就和生产厂家出来的就一模一样了。”他解释说。

    我大为惊讶,想不到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顿时对他的故事更加感兴趣:“然后呢?你是怎么把那些药卖出去的?”

    “那时候的医药市场和医院的管理可比现在混乱多了。如果是放在今天,我是不可能做到当时的那种成绩的。”他继续说道,“那个时候医院的科室是可以悄悄进药的,他们只需要对病人讲,有一种药可能会对癌症的治疗有一定的效果,那些病人就会迫不及待要求使用。当然了,科室只能收现金。对于那些癌症病人来讲这可是救命的一线希望啊。我到了江南省省城后便分别去找到了各大医院肿瘤科的主任,私下许诺每一支药给他们五十元的回扣,他们都欣然同意了。结果是可想而知的。这种药用在病人身上的剂量是每人每天十支。呵呵,那段时间我的工作除了按时给医院送药以外就是喜滋滋地数钱了。”

    我仿佛听到了一个神话般的传奇故事,不禁就开始神往起来。同时我也想不到自己面前的这位现在的煤矿老板居然还有过卖药的经历。

    我笑着问他道:“我们医院你当时也去了的吧?”

    他没有回答,端起酒杯朝我示意了一下,眼里的神情却已经说明了一切。

    酒喝下后他继续说道:“这个药品我只做了一年的时间就没有继续做下去了。我带着赚到的钱又回到了这里,我的家乡。”

    我很奇怪:“为什么啊?难道被查处了?”

    他摇头道:“那倒不是。任何东西到了一定的时候就会出现恶性竞争,特别是暴利行业。在做了大半年时间后,我就发现市场上出现了大量的不同厂家的同类药品,而且价格被慢慢地被压了下来,给医院科室的回扣也越来越高。我又坚持了两个月便果断地放弃了,因为我知道,再做下去就已经毫无意义。

    但是煤炭和矿产资源却不一样,它们是属于不可再生的资源。我相信只有它们才是永远暴利的东西,而且还不怕竞争。你说是不是这样的?”

    我直点头。我想不到这个初中毕业生居然会有如此的见识和胆略。

    我忽然对他产生了一种尊重。一个有本事的人是永远值得尊重的。

    “凌院长,我今天给你讲我的故事就是想说明一个问题。”他又对我说。

    我看着他,等待他的下文。

    “我们做任何事情都要去抓住最开始的机会。我的父亲是如此,我后来的经历也告诉了我必须如此!”他说得简洁明快,掷地有声。

    一个我不认识的人,他绝对不会这么唐突地、随便地来给我讲他这样的故事的。我肯定他一定还有下文。

    我主动去敬了他一杯酒然后道:“说吧。有什么事情?”

    他很高兴:“跟你们这种高级知识分子打交道就是好啊,我还没有说出来你就知道啦。”

    我朝他微笑,心想鬼才知道你的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呢。

    “我们这个地方发现了银矿,才勘探出来的。”他神秘地告诉我说,“而且矿床还很不小,矿石中的含银量也很大,所以我觉得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我不解地看着他,心想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市里面是曹市长在分管这一块。但是我不大敢去找她……”他说。

    我顿时明白了,他是想通过我去给小月讲这件事情。

    我摇了摇头,道:“我是不会去干涉她的工作的。”

    “没关系,我不会过分为难你。其实曹市长才到我们这个地方不久,她也不会轻易地答应别人办这样的事情。不过我和市里面的其他领导的关系都还不错,我相信办这件事情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他随即说道。

    我更加地迷惑了:“那你是什么意思啊?”

    他笑道:“凌院长,你和曹市长这么年轻就到了现在的位置,这说明你们上面有人关照你们啊。我都打听过了,曹市长可是省委组织部安排下来的人呢。”

    我有些不耐烦了:“别说半截话,有什么就说完吧。”

    他叹道:“最近国家的政策发生了变化,矿产资源的批复权被收到了省里面去了,现在是由省国土局下面的矿产资源处在管这件事情了。我刚才讲了,我们本地的事情很好办,只要到时候曹市长不反对就行了,关键的是省里面。我知道你在省城有着各种各样的关系,所以我想请你帮我这个忙。”

    我不得不佩服他的聪明。此人能够有今天绝对不是侥幸。

    “省国土局?我不认识里面的人啊?”我摇头道。

    他却不管我的态度,继续说道:“我不会让你白帮忙的。喏,这是五十万,你拿去跑上面的手续。事成之后我再给你两百万,还有今后银矿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你看怎么样?这个钱不算受贿吧?”他说着便从身上拿出了一张银行卡放到了我的面前。

    我没有想到他居然就这样把这五十万随手地放到了我的面前。唯一的解释就是:他相信我不会拿了这钱不去办事,还有就是,他相信我能够办得到。

    他的这种魄力确实让人佩服。

    他开出的条件确实不错,很诱人。去找钟副省长?我顿时在心里摇了摇头。

    我忽然想到了两个人:秦连富和皮云龙。秦连富就不说了,以他在省政府那么多年的工作经历应该是可以办得到这件事情的。皮云龙的父亲是本省房地产的老大,也应该和国土部门有着非凡的关系。

    但是我仍然有些犹豫:“我问了再说吧。”随即将那张卡朝他推了回去。

    “你先拿着。办这么大的事情不花点费用是不可能的。”他却再次将那张卡朝我推了过来。

    我想到了一个办法:“你等等,我给钟省长的秘书打一个电话后再说。”

    “钟省长?你认识他?”他欣喜地问。

    我自得地笑了笑,然后开始给秦连富打电话。

    “秦县长。”他一接电话我便叫道。

    “兄弟,怎么这么客气呢?难道你对我有意见?”他在开玩笑。

    我急忙改换称呼:“秦大哥好!最近在忙什么呢?”

    “唉,瞎忙呗。县里面的事情太繁杂了,搞得我整天焦头烂额的。”他叹息着说。

    “得,你那么能干,哪还有什么事情让你为难的啊?”我奉承他道。

    “有事吗?我马上得开个会。我下周回省城我们再聊行不行?”他说。

    “太好了!那你到时候一定给我打电话啊,我们好好聚聚。”我很高兴。

    “你肯定有事情找我。说吧,简单说说。”他确实很聪明。

    “你认识省国土局矿产资源处的负责人吗?”我直接问他。

    他却笑道:“我从来不去找他们那里的什么处长,我要找的话就直接找他们的局长。”

    我大喜:“找局长当然好啦。行,你开会去吧。我们在省城见面后再说。”其实这句话我是说给身边这个人听的。

    “太好了。这位秦县长就是钟省长的秘书?”他问。

    我点头道:“是啊。是钟省长以前的秘书,现在在一个县当正县长呢。”

    “太好了。今后有机会介绍我认识一下,可以吗?”他高兴地问。

    我高深莫测地道:“以后看机会吧。”

    这顿饭我们吃到下午接近四点钟才结束,离开的时候他将那张银行卡强行地放在了我的上衣口袋里面。

    回到宾馆后我狠狠地睡了一觉。酒后的睡眠真的很舒服。

    小月将我从睡梦中叫醒了。

    “你中午去喝了酒?”她问我。

    “是啊。”我睡意朦胧地回答。

    “你一个人还去喝酒?”她坐到了我床边。

    “不是。和一个姓王的老板。”我发现她显得很憔悴。

    “这里的老板?你怎么认识的?”她疑惑地看着我。

    我没有说出她秘书的事情,因为我看见她的脸色不大对劲。我回答道:“他自己找上门来的。”

    “你怎么能这样呢?你连认都不认识人家你就去和他喝酒!他有什么目的你知道吗?他还不是冲着我的权力来的?我看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她勃然大怒。

    我没有想到她会生这么大的气,但是我实在不能忍受她对我的这种态度。我也发火了: “我到你这里来,你说你忙、不陪我也就罢了,可是你凭什么这样批评我?我告诉你,那个人根本就不会找你什么麻烦的!好,你忙吧,我走!我走还不行吗?”

    随即,我怒气冲冲地就去收拾自己的东西。当我背着自己的包朝房间的门口走去的时候,我是多么地希望她能够叫住我啊。但是她没有。

    带着悲愤的心情我独自走到了街上,然后打车去往火车站。一路上我都拿着自己的手机,非常希望它能够传来那熟悉的响铃声。但是,它让我失望了。

    下午的火车站很冷清,几个商贩在不住地叫卖着他们的东西,这些声音让我听上去很烦闷。

    到售票口去询问后才得知,下一趟车得到晚上十一点过才有。

    我站在火车站的外面看着那些忙碌的人群,更加地感受到内心的孤独与烦闷。头上的天空忽然变得阴沉沉的了,仿佛它也知道了我此刻的心境。

    顿时想起了今天中午和自己喝酒的那个人。王波。拿出他的名片然后照着上面的电话给他打了过去:“你好,我是凌海亮。”

    “是你啊,凌院长。”他很惊喜。

    “我有急事得马上回老家一趟。但是火车却要晚上十一点过才有。你公司还有其他的车吗?可不可以借给我用用?”我直接问他,心里却有着一种报复小月的情绪——你不是很不高兴我和这个人接触吗?我偏要!你能把我怎么样?

    “有!三菱越野车怎么样?自动挡的。”他急忙说。

    “太好了。”我很高兴。

    “我让驾驶员送你?你现在在什么地方?”他问。

    “我在火车站呢。我自己可以开的。”我回答,心想驾驶员和我一起麻烦得很。

    但是我怎么还车啊?我忽然想到了这个问题,急忙又道:“让驾驶员送吧,我回省城的时候直接坐火车。”

    “这样吧,你自己开回去就是。我过段时间让驾驶员道省城来拿车。”他说。

    我对他很是感谢,心想此人做事确实很大气。

    半个小时不到,车就开过来了,王波也开着他那辆路虎跟在后面。

    “对不起,耽误了一会儿。我让驾驶员去加满了油,简单地检查了一下车况。”他直向我道歉。

    “太感谢了。”我很感动。

    “要不你把我这路虎开走?”他问。

    我急忙道:“完全用不着。你这车太高级了,我开着害怕。”

    他“哈哈”大笑。

    车刚开出城不就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小月打来的。我赌气没有去接。

    手机却一直、反复地在响着。我叹了一口气将车停靠在了路边。

    “在什么地方呢?”她的声音很温柔,听上去也很疲惫。我的心顿时开始在融化。

    “我已经走了。”我心里仍然有一丝的生气。

    “对不起。”她的声音里面带有一丝悲声。

    我没有说话。心里的那丝气愤开始在增大……一声对不起就完啦?

    “我太忙了。你不应该现在来的。”她继续在说,我的气愤继续在增大。

    “你如果觉得我对你已经不再合适,那我们就分手吧。”我狠了狠心,对着电话那头的她说道。

    电话里面忽然出现了忙音。我顿时呆在了那里。

    难道她真的想和我分手?难道她已经对我不满意了?想到这里,我顿时悲从心来,趴在方向盘上大声痛哭了起来……

    但是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她会变得这么快。一定是她最近的工作太累了,或许我真的不应该来?

    汽车在空旷的山地里面行驶,天色慢慢变得阴暗下来,夜幕已经开始在向大地笼罩。一个人开车很孤独,我的思绪已经慢慢从悲苦中挣脱了出来,现在,我满耳都是“呼呼”的风啸声和汽车的轰鸣声。

    下雨了。雨点“啪啪”地希希落落地打在挡风玻璃之上,我闻到了空气中一丝泥土泛起时候特有的土腥味。打开雨刮,但是却发现雨已经停了。

    转过一道山梁,这里的地面却是干燥的,但眼前却是雾蒙蒙的,很多不知名的小飞虫成团地在我车前飞舞,它们中的许多被我汽车的挡风玻璃撞成了一个个小小的浆点,就好像小小的雨点似的洒落在玻璃上面,我不知道究竟是我在撞它们呢还是它们在飞蛾扑火。

    看着前面的那一团团飞舞的小虫,听到玻璃上传来的轻轻的“哒哒哒”的飞虫们死亡前那一瞬间的破溅,我的心里顿感生命的脆弱与无常。

    对于它们的死,我却是最大的凶手。我不知道在这段不到一公里的路程中扼杀了多少的小生命,但是我却不想让自己和车停下来。我的心中即使有了悲悯之心但是却也无可奈何。这难道也是一种现实?

    从云阴到我家乡的路程并不长,但是山路崎岖而且又是在晚上,我不敢将车开得太快。

    黑夜已经将车和我完全包裹住了,到了一座山顶上后我将车停了下来。

    我的前后都没有其它的车辆,除了一些虫鸣传到耳朵里面的声音外四周没有其他的声响。天空黑黑的,远处几户农家透出的微弱灯光。这些人正在做晚饭吧?他们劳作了一天过后一家人正在其乐融融地谈笑吧?

    我回去干什么?我顿时想到了这个问题。

    难道我要告诉父亲和母亲,我和小月的关系破裂了,到了这个年龄却忽然变成了一个光棍汉?难道要让他们再次提起我和赵倩的事情?

    我犹豫了。

    站在山顶之上,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是继续往前面走还是调转车头去返回。

    犹豫了很久,我将车掉了个头返了回去。我不会在云阴停留,我准备把车开回到省城。

    小月……我不想再去想她。

    一直到晚上十一点过才在另外一个小县城住了下来。洗完澡、拿出手机才发现上面有好几条短信。都是小月的。

    “我今天心情不好,人也很累。向你道歉。”

    “你不了解这个地方的情况,这里比医院复杂多了。你要理解我。”

    “别生气了。乖!我下周回省城。我父母要过来。”

    我心里顿时软了下来。是啊,她一个女人,刚到一个新的地方,工作上又累,她说自己几句又有什么呢?

    我现在很是惭愧。想了想,即刻给她回复了一则短信:是我不对。那人不会找你办事情的。

    写完后忽然觉得有些不对,急忙把后面那句话改成:那人来和我喝酒不是为了找你办事情。

    随即给她发了过去。

    我不想和她通话,因为自己觉得那样的话会很没有面子。

    她也再没有给我打电话过来。难道她也是怕失掉了面子?或者是已经休息了?

    看着自己的手机许久,它静静地在那里没有发出任何的声息。我顿时笑了起来——看来我们都像小孩子般地喜欢赌气啊。

    我没有上街去吃饭,因为宾馆的房间里面就摆有方便面,上面标明的价格是五元。我这才感觉自己已经饿极,在吃完一桶方便面后我随即又去泡了第二包。

    第二天我又将车朝着老家的方向开去。我自己也为自己的这种折腾而感到好笑。

    我心情极为愉快,出发前主动给小月打了一个电话:“我回老家了,我准备把父母接到省城去。我想这样也好让你的父母和他们见见面。我的父母还没有看见过你呢。”

    “他们住什么地方?”她问。

    “我单独给他们安排了一套房子。”我回答说。

    “好吧。我下周回来。你可要早点回去啊。”

    我连声答应。仿佛昨天的一切并没有发生。曾经听说过一句话:夫妻吵架,床头吵了床尾和。现在看来确实是这样。

    白天开车可比晚上感觉好多了,一路上的风景让我的心情非常愉快,从车窗吹进来的空气也让我感觉到了一种甜丝丝的味道。

    在进入家乡境内不久却出现了堵车的情况,这让我感到非常地奇怪。在这样一条国道上是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况的,除非是塌方。

    我下了车,朝前面看了看,见很多人正在往前面跑去。

    “出什么事情了?”我问道。

    “前面出车祸了。”有人说道。

    我急忙跟着那些人朝前面跑去,因为我是医生,心想或许自己能够帮上一点什么忙。

    转过一个弯道后我就看见了车祸的现场,我快速地朝那个地方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