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医路官途 > 035
    ,最快更新医路官途 !

    我抑制不住心头的激动回到了妇产科病房,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呆呆地看着前面的那本新版《妇产科学》,脑海里不断地想着自己将要坐到医院处长办公室后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

    让我痛苦万分的是自己对这件事情却不能声张。这种感觉比我买了房子后的那种压抑尤为痛苦。

    这种痛苦一直持续了几天一直到装修公司的经历打电话叫我去验收房子,我跑去看了后大为满意。

    “小月,我们下班后去商场逛逛吧。”我第二天早上起床后对她说。她吃惊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跑到窗子出去看了看外面。

    “你看什么?”我很奇怪。

    她转身笑着问我:“我看今天的太阳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

    我“哈哈”大笑。

    她挽着我的胳膊去上班。我们很久没有这样了。

    到医院不远的地方她忽然将手从我的胳膊里面抽了出来。我顿时有了一种空荡荡的感觉。

    进入医院,我们碰到了傅余生。

    “你们好!”他笑着朝我们点头。

    “好久没有看到你了。最近在忙什么呢?”我过去亲热地问他。

    “瞎忙活!”他笑着说,随即却将眼光投向了小月,“曹医生,曹书记,你现在可要多组织我们搞一些活动啊。”

    我很是吃惊、张大着嘴巴看了看小月,然后又看了看傅余生:“曹书记?什么书记?”

    傅余生奇怪地看着我道:“你都不知道啊?你们曹医生现在可是我们医院的团委书记了。你们这两人,真是奇怪!”他摇了摇头走开了。

    我转身去看着小月,心情很是复杂。

    小月却笑了:“一个医院的小团委书记,值得你那么吃惊吗?”

    我忽然也笑了,她说得对啊。自己马上还设备处副处长了呢。

    我忽然感觉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左右着自己的命运。自从自己研究生毕业以后似乎什么事情都很顺利,别人梦寐以求的很多东西对我来讲却是不求而至。

    “什么时候得去算一下八字,看我是不是真的有贵人的命相。”我现在时常在心里对自己说。

    医院的门前有许多算命的小摊,但是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要去找他们。我知道那些人不一定有什么真正的本事,他们只是代替了医院的心理咨询业务而已。我们很多人都是这样,宁愿去相信那些摆摊算卦的也不会去找医院的心理科,所以我们医院的心理科常年地处于门可罗雀的状态。

    我不愿意去找那些算命小摊的原因其实还有一个——自己是本院的医生,万一被同行或者医院领导、认识自己的病人看见可就闹笑话了。

    我忽然想起了岳洪波。 那家伙不是对这方面有研究吗?我顿时有了一种心痒难搔的感觉。

    下班的时候小月过来问我:“走吧,到什么地方?”

    科室的其他人都羡慕地看着我们。我们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故作生分了。我们逐渐地在医院、在科室以情人的状态出现和表露。这样的感觉真好。

    “何必呢?睡都睡到一起了。”我以前对小月说过但是她却说在科室里面被别人看见我们太亲热了不好,但是现在她却主动了。

    “我先带你去一个地方。”我神秘地对她说。她狐疑地看着我。我朝她笑了笑道:“我今天要给你一个惊喜。”

    进入小区。

    “你真的买房啦?”小月问我。我微笑着朝她点了点头。

    可是她却忽然生气了:“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征求我的意见?”

    我:“......”

    她站在那里不动:“你说话啊?”

    “你是我没有过门的媳妇,我要娶你总得先准备准备吧。”我忽然找到了一个理由。起先我是想告诉她我们还没结婚呢,我们的财产还不是属于共同的呢。但是这句话我可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她听懂了我的话,于是不再责怪我。脸上的笑容又开始绽现:“你这人,真是!”

    “顶楼啊,要是停电怎么办?”从电梯里面下来她又开始抱怨。我向她解释道:“顶楼的楼顶可以很便宜地买下来,我在上面做了一个花园。这样我们不就可以浪漫了吗?”

    她顿时笑了,“呸”了一声道:“谁和你浪漫啊?你不怕别人拿望远镜看啊?”

    我过去将她拢在自己的怀里道:“浪漫是浪漫,又不是色情。你这个小色女!”

    她在我怀里笑得全身发颤。

    打开门然后开灯。

    “哇!我喜欢这种色调!”小月忽然惊叹起来。我心里的石头顿时落了地。

    带着她看完了除了主卧室的所有房间,她一直在赞不绝口。

    “我们的卧室呢?”她忽然想起了这个关键的事情。

    我朝她笑了笑,揽住她的腰:“小月公主,这边请!”

    她笑得弯下了腰、让我也跟着将自己的腰弯了下去。

    “你笑什么?”

    “你的话像古代酒楼的店小二!哈哈!”

    打开主卧室的房门,开灯...... 她忽然转身看着我,满脸都是春色。

    看着空荡荡的主卧室,我急忙道:“走,我们去吃饭!我饿了。”

    她的嘴唇却在这一刻忽然印到了我的唇上!

    “不行,地上太硬了,我的膝盖受不了!”我感觉到了她身上发出的热度、急忙推开她便朝空旷的客厅跑去。她在我身后大笑。

    吃完饭我们到了商场。“看看你喜欢什么样的东西,周末的时候我们来把它们买回去。”我问她。

    “除了化妆台我自己选以外,其他的你自己看着办吧。”她回答说。

    我很为难:“万一要是你不满意怎么办?”

    她笑着说:“我相信你的眼光。你不是找到了我了吗?”

    我一时间没有明白她的话。

    “看你那傻样!”她忽然笑了起来。我猛然间明白了,心里却在嘀咕:我们究竟是谁找谁呢?

    我心里一直在想着算命的事情。

    第二天我给岳洪波打了一个电话:“哥们,今天晚上有空吗?我们聚聚怎么样?”

    可是他的回答却让我非常地失望:“我在外地呢。我回来再说吧。”

    我忽然想到了那个庙宇,明月寺。可是总不能我自己独自一人去吧?

    小月?她肯定会笑话我迷信。

    黄杏儿?我不想再与她有过深的交往了,因为黄主任、还有小月,这太危险了。

    柳眉?她可是警察,她会怎么看我?唐小芙?对了,就是她了!不过好像还有那对双胞胎可以选择...... 不好吧?带着一对双胞胎去寺庙?唐小芙好像也不恰当,我和她那种关系到那里去不是污染了佛门了吗?算啦,还是唐小芙吧!

    “明天有空吗?陪我到明月寺去一趟吧。我明天休息。”

    “嘻嘻!你一个当医生的,怎么还有兴趣到那种地方去哦。”

    “偶尔到那些地方走走可以让人的心灵得到净化。”

    “行,我陪你去就是啦,别那么高深莫测的了。”

    我发现她现在在我面前说话随便多了,男人和女人之间只要有了那种关系以后就会变得自然起来。中国人传统的观念中把“性”与男女之间那种特别的感情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女人一旦与某个男人产生了那种关系以后就会有一种自然的归属感,而男人在这种情况下却往往会在潜意识里面会对这个女人产生一种归属于自己的那种类似的感觉。很多人应该就是如此,当然小姐除外。

    至少我现在就有了一种这样的感觉,这种感觉会让人产生醋意。这种感觉很奇怪。

    假如赵倩和黄杏儿今后有了她们自己的男人后我会产生醋意吗?我想应该不会的。但是如果她们在除了与自己准备结婚的男人以外还有其他的男人的话那可就难说了。

    明月寺。

    还是那个地方,即便不是周末这里仍然香火很旺。

    “你到这里来做什么?”唐小芙问我。

    “抽签。”

    “遇到什么为难的事情啦?”

    “没有。我只是觉得自己最近以来太顺利了,顺利得让我感到惶恐。”我笑着说。

    她疑惑地看着我道:“我从来都是认为那些不顺利的人才来求神拜佛。没想到你......”

    “就是出来散散心。别想那么多。”我笑着说。

    进入到明月寺的大殿,我往功德箱里面放进去了一百元钱。磕头,心中默念:求菩萨保佑我一直这么顺啊。

    我并不懂参佛的具体要求和步骤,只是想到心诚则灵或者用过这种方式让自己能够得到心安而已。其实在我的内心深处还是不大相信这些东西的——泥塑的雕像真的会那么灵验吗?

    唐小芙也在我身边跪了下来。

    这一刻我却更加地惶恐了,这就好像我们这一对奸夫淫妇在这里祈求菩萨恕罪似的。

    然后到后殿去抽签。再往功德箱里面捐了一百元钱,然后在佛前跪下,让自己的头脑清静下来,拿着签筒开始一阵猛摇。

    “啪!”一只签终于从签筒里面掉到了地上。我将那支签拿给旁边的和尚。

    和尚随即给了我一张薄薄的纸,我接过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因名丧德如何事,欲恐吉中变化凶。酒醉不知何处去,青松影里梦朦胧。

    唐小芙也骤过头来看。我问那和尚:“这是什么意思呢?”

    和尚说:“施主,我们不解签的。”

    忽然,我感觉手上的那张纸猛然间从我手上脱落了出去。

    “佛是过来人,人是未来佛!苦海无边,回头是岸!阿弥陀佛!”待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却看见一个和尚远去的背影。

    “他是谁?”我问旁边的那个和尚。 那和尚摆头道:“我们庙里的疯和尚。整天都是这样。”

    我“哦”了一声。看不懂签,现在那签也掉了,顿时便没有了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