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郝耽的兰博基尼以180码的速度在芦城机场立交上奔驰,这条路他最熟悉,车也不多,驾驶起来最为轻松。
</br> 他放了一首小时候拉过的那首提琴曲,旋律从车里的音响飘出来时,让人紧绷的神经休憩了半分。
</br> 郝耽跟着哼了两句,有意无意地看向后排的第五玥。
</br> 她看着好像不太开心。
</br> 她不开心,郝耽也跟着担心起来,在想,不会是在想赵子延吧?
</br> “玥玥,听过这首曲子吗?”
</br> 第五玥正在神思,因为这首曲子加上郝耽叫她“玥玥”的缘故,不由让她脸上的表情惊诧几分。
</br> 许久,她把脸别过去,低着头道:“没听过。”
</br> 郝耽透过后视镜瞥了眼愁眉不展的第五玥,接着自顾自地说:“我小时候去朋友家做客,爸妈非要我表演小提琴,还要我和同龄一般大的小孩比赛。我没办法,就演奏着现在这首曲目,你猜怎么着?我啊,吸引到了邻居家一个特别漂亮的小公主。”
</br> 第五玥被郝耽这段描述吸引过来,有点恍惚:“你说什么?”
</br> 郝耽不再伪装了:“没错,辛玲都告诉我了。不过你心仪错了人,玥玥,你一开始看到的那个侧影,是我,不是赵子延。”
</br> “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
</br> 第五玥越来越疑惑:“可是赵子延他,从没否认过……”
</br> “可能连他自己也记不得了吧!又或者说,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br> 其实郝耽很清楚,赵子延不说那个拉提琴的人是谁,大概率是因为忘记了,况且他们面对面,第五玥看到的是谁真的也很难讲。
</br> 但郝耽太妒忌,他不能把事情往不好那一面引。
</br> “玥玥,现在我们……”郝耽话说一半,突然被前方冲出来的一辆大货车打断。
</br> 他急忙踩刹车,虽然没有大碍,但车头还是撞向前方的货车。空气气囊在弹出来的那一瞬间,第五玥和郝耽都因为撞击到侧面位置晕了过去。
</br> 不巧的是,他们没有被送去医院,而是被带到一个废弃工厂里面。
</br> 再醒来时,已经是一个多小时过后。
</br> 为首的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已经塌陷的双眼皮搭在黑眼圈上面,戾气很重。
</br> “赵小姐,你醒啦?”他把手中的棍子挥一挥搭在肩上。
</br> 第五玥刚醒来就发现手脚全被捆起来,她想大喊,但身体剧烈的疼痛让她使不出力气。
</br> 她又看向身旁同样被捆住的郝耽,用肩膀撞了撞他,“郝耽,郝耽?你还好妈?”
</br> 郝耽醒过来,双眼从无神到惊恐:“你,你们是谁?”
</br> 这时,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才慢悠悠地走进来。
</br> 第五玥仔细辨认了下,“牟叔?怎么是你?”
</br> “小姐,又见面了。”
</br> “牟叔,这是什么地方,发生了什么事?”
</br> 牟震还没说话,一旁围着的几个中年男子纷纷围上来,其中一个光头大声怒喊道:“牟哥,别跟她废话,先让我们几个爽了再说,等半天了!”
</br> “是啊!”另一个开口道:“没想到我也有一天能弄到老板的千金,真是不可思议!”
</br> 二人说着绕到第五玥身旁,猥琐的眼神像是已经撕破了第五玥的衣服。
</br> “牟叔,要我命可以,总得让我知道个原因吧?你是为了赵腾?”
</br> 牟震沉着脸,许久才开腔:“是也不是。”
</br> “小姐,赵氏养了几万人的大集团,被你搅得股价跌到破产。你是报仇雪恨了,可你不想想,这些落魄的工人怎么办?他们拿什么糊口?”
</br> “所以你想怎么办?要钱?”
</br> 牟震冷笑:“如果辛小姐办理的那份遗嘱没错,我记得,赵总留给你的钱并不多。”
</br> 第五玥知道,赵腾把大部分钱都留给了赵子延。
</br> “小姐你放心,我跟了老板几十年,背叛他这件事我做不到,所以我不会伤害你。但兄弟们也都是跟了赵氏几十年的,我不能看他们吃亏。”</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