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赵子延站在台下愣了好久,反应了很长时间才回过神。他望着台上那个陌生的身影,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可笑。
</br> 人群散去,直到灯光从闪耀变成暗淡,第五玥才慢慢悠悠地从台上走下来。
</br> 她路过赵子延,被赵子延一把抓住小臂。
</br> “刚才你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吗?”
</br> 第五玥没回应,她也知道,自己在赵子延心里是个什么样的人,赵子延应该很清楚才是。
</br> 他能这么问,无非就是想给这段残存的关系找个说法。
</br> 后面怎么办?还要不要在一起,都取决于第五玥。
</br> 如果第五玥想,她完全可以告诉赵子延,刚才那些都是骗人的,给官方一个说法,既有热度,又把锅都推了出去。赵子延信不信是一回事,只要他还想和第五玥在一起,就必须要假装这是真的。
</br> 可第五玥偏偏就要承认,她点头,说是。
</br> 她坦白:“从一开始就是一个精心的布局,让你从一开始对我感兴趣,直到不可自拔地爱上我,都是我的计划而已。”
</br> 赵子延站在一旁静静地听着,他从前多么高贵一人,如果遇上这种事,一定会暴跳如雷。
</br> 但现在的他不会了。
</br> 即便眼前的人不是第五玥,他也不会像从前一样。
</br> 他开始学会低头,学着伪装,学着掩饰。
</br> 这本来是一件好事,至少赵子延成长了,只是这成长的代价太大。每一次,几乎都要了赵子延半条命。
</br> 从他知道赵腾不是他亲生父亲,到入狱,到知道第五玥上了陆裕的床……
</br> 每一次的撕心裂肺,都足以让赵子延逃避这个世界。可他没有。
</br> 遇见第五玥之后,他就觉得自己不能死了。
</br> “死亡”对他而言,意味着对这个世界没有牵挂。
</br> 所以他特别惜命,一定不会像陆裕那样,为了救谁而搭上自己的性命。因为他不敢死,也不能死。第五琪不在之后,他这个信念更加坚定。
</br> 一切都是为了第五玥。
</br> 可是现在呢?
</br> 赵子延不知道。
</br> “辛玲帮我找了一个学历升级的机会,这个事情过后,我可能会去国外读书。”第五玥如是道。
</br> “这也是你早就计划好的?”赵子延冷笑一声:“真没想到我的妹妹,是一个计划如此周全的人。”
</br> 对第五玥而言,一切都是计划,只有爱上赵子延是个例外。
</br> 但她不能说。
</br> 以前,第五玥觉得“爱”这个字很纯粹。一生一世只能爱一个人。
</br> 但后来,她慢慢发现也不全是这样。
</br> 比如第五琪爱赵腾,但她也会为了女儿伤害赵腾。赵腾爱杜美玲,但他可以闷在心里和另一个女人如胶似漆。而她一直以为自己爱的是赵子延,却也在一次又一次的陆裕攻占下,为他动过心。
</br> 或许爱不是一个简单的生物学工程式,爱恨复杂,掺杂了太多利益。
</br> 只是第五玥觉得,他们回不去了。
</br> 她现在这样的心境,也配不上赵子延孤注一掷的爱。
</br> 赵子延转过身,孤单的身影消失在芦城黄昏的余韵中。
</br> 第五玥的眼眶红了,一个男人从她身后出来,为她递了一张纸巾:“真的决定好了吗?”
</br> 第五玥接过纸巾,擦干眼泪:“总要和过去告别吧。”
</br> 男人笑了笑,把第五玥轻轻搂在怀里:“我们会好的,会开启新生活。”
</br> 第五玥推开他,询问是否找到赵腾的位置。
</br> “找到了,就在郊外的一个底下别墅,什么时候过去?”
</br> “现在。”第五玥想了想,停住脚下的步子:“你就别去了,郝耽,这件事和你无关。”</p>